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离王独宠:鬼眼萌妃很倾城》邪王嗜宠医妃很倾城 强受 离王独宠:鬼眼萌妃很倾城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19-11-07 08:11:47

《离王独宠:鬼眼萌妃很倾城》邪王嗜宠医妃很倾城 强受 离王独宠:鬼眼萌妃很倾城免费试读 连载中

《离王独宠:鬼眼萌妃很倾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佳凝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叶锦堂,叶兰沁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佳凝原创的玄幻言情小说《离王独宠:鬼眼萌妃很倾城》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叶锦堂,叶兰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松柏院乃是将军府老太君的屋子,因松柏乃是长青之物暗喻长寿,老太君自五十岁时便住在了这里,平日里养花喂鱼过得逍遥自在。 “母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松柏院乃是将军府老太君的屋子,因松柏乃是长青之物暗喻长寿,老太君自五十岁时便住在了这里,平日里养花喂鱼过得逍遥自在。

“母亲!”张氏从院外进来,看见老太君杵着龙头拐杖正往鱼池里撒着鱼食,脸上虽然皱纹密布但精神饱满忙满脸带着笑容迎上去。

“你怎么有时间过来看我这朽木一般的人儿?”老太君笑眯眯的坐在院子里的老松树下,一阵风吹来仿佛传来涛声听着格外磅礴。

张氏连忙苦道:“母亲这是要怪罪媳妇了?您老人家在这里闲情逸致,我却在外面忙得脚不沾地,恨不能多出那么两双手来。”

老太君听了张氏的话也不恼,用手戳了戳蹲下身子的张氏眉心道“我听明白了,你这是在怪我!”

“母亲……”张氏乃是老太君从小就看中的儿媳,多年来深得老太君宠爱,两人早已感情深厚,所以在老太君面前张氏依旧保持着小女儿般的模样,偶尔也说些混话撒撒娇。

“说吧,你这主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定然是有了什么棘手的事情解决不了吧?”老太君是何人?乃是一品诰命夫人,大风大浪都已经经历了不少,还曾经与丈夫一同上过战场,从张氏进门便看出了端倪。

张氏脸上一红,说道:“果然是瞒不过您的法眼,如今媳妇正有一件事情拿不定主意,还希望母亲帮我一把。”

老太君看着张氏,她相中的媳妇品行自然是没得说的,就是读了许多圣贤书Xing格说好听了那叫豁达,说难听了那叫懦弱不争,今日她主动寻到这里来,只怕是又遇见刺头了。

所谓刺头,何尝不是老太君心里的刺,那雪姨娘她早已看不顺眼,偏偏自己那个儿子却偏喜欢那柔柔弱弱的模样,放着自己正经的发妻不疼,偏偏被那妖精狐媚了去。

早年间老太君还是姑娘的时候就被家中的庶女庶兄赶出了家门,流落街头衣不蔽体多亏了老将军收留,两个人跟着太祖南征北战,这才有了今日的家业,对于庶出是特别的反感,可是碍着面子也不能多说什么。

一来是怕家中的人丁凋零,二来若是自己定了不能纳妾的规矩生怕别人说自己的儿媳度量狭小,只得默不作声当她的闲散老人。

“对了,沁姐儿如何了?”老太君不等张氏开口,忽然想起自己那孙女来,因前几日发着高烧怕过了病气给她,下人们拦着不让她去瞧,忙开口询问。

“托母亲的福,这孩子已经快大好了,等她能下地了我便叫她给来给您请安。今儿要说的事情也和沁姐儿有关。”张氏就坡下驴,忙开口往正事上引。

“沁儿丫头又出什么事情了?”老太君的心刚刚发下,一下子又悬了起来,这叶家嫡出的就只有叶兰沁和她弟弟两个人,都是她的心头肉。

张氏故意叹了一口气,说道:“沁姐儿那丫头是个大大咧咧没心眼的,我这几日在她房中守着,无意中瞧了瞧屋子里的东西,发现自己给她的好几件首饰都不翼而飞,问她身边的人也不知道去了何处,心里便起了疑惑。等我回了房便留了心眼暗中把家里的东西暗暗的清查了一遍,发现少了不少的小东西,虽然看着不值多大点钱,可媳妇怀疑这家里有人的手脚不干净。”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怎么不动手?还等着我帮你收拾不成?”老太君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让张氏脸色红一阵白一阵。

“这事情若是追究下来,府里恐怕要闹出大的动静,母亲也知道锦堂他最不喜欢我……”张氏低着头,不再多言老太君已经心知肚明。

“糊涂!这样的事情岂能压的?枉你读了那么多圣贤书,真是读傻了!忘了姑息养Jian这话的由来?”老太君说完,也不等张氏表态立刻就叫了身旁的大丫鬟吩咐下去,叫了人一个院子一个院子的搜屋子。

转眼间,整个将军府被弄得鸡飞狗跳人仰马翻,从中午一直搜查到了傍晚时分,叶锦堂刚好从外面回来,看见后院的光景皱了皱眉头,转身去了雪姨娘的房中。

“雪儿,这院子里是在弄什么?”叶锦堂一边让雪姨娘伺候他更衣,一边沉声开口,明显听出有些不高兴。

“听说是夫人的房里丢了东西,正到处搜查找东西呢!”雪姨娘看似漫不经心的开口,看见叶锦堂脸色又黑了几分心里暗暗得意。

“这个女人每天在这内院里是安生不了了,尽做些讨嫌事!”叶锦堂冷哼一声,刚准备坐下来好生休息忽然就听院子里吵嚷起来。

“这里不能搜!老爷在里面呢!”雪姨娘身边的丫鬟婆子们拦在门口,脸上正义凛然的拦住了张氏带来的人。

话音刚落还不等张氏开口,屋子里便走出了叶锦堂来,听他黑着脸吼道:“你闹够了没有!”

“老爷,家里出了手脚不干净的人,我这是办正事呢。”张氏心中憋闷,可是脸上却不显山不露水依旧是平静模样,可在叶锦堂眼里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正事?你能干出什么正事!不过就是仗着读了几本书就觉得自己比别人酸腐罢了,少拿那些冠冕堂皇的话糊弄我,这里没有你说的小偷,滚!”叶锦堂是军旅出生,说话不似那些贵族老爷们文雅,听着格外伤人。

“你堂堂一个骠骑将军说出这样的话,简直是让老身我大开眼界!”还不等张氏开口,老太君便已经在丫鬟们的搀扶下走进了院子,雪姨娘忙跪下来给老太君行礼,让叶锦堂的眼睛里流露出一抹怜惜之色。

老太君和张氏把这一幕看在眼里,心里都堵得慌,一个取了媳妇忘了娘,一个有了小妾忘了妻,都是苦涩滋味上心头。

“母亲,您怎么过来了,外面天凉您进屋好生歇着。”叶锦堂见母亲在这里,也不敢再为难张氏,忙上前去搀扶,被老太君一把推开。

“我若是不过来,还看不见你呢,你自己说说你有多久没有去松柏院看过我了?”老太君坐在婆子们端来的椅子上面色严肃。

叶锦堂面色微红,不做声了……

有了老太君的一声令下,雪姨娘的屋子照样被搜了一下遍,至始至终老太君都没有让跪在地上的雪姨娘起身。

叶锦堂心知母亲的脾气,也不敢贸贸然的开口,院子里一下子显得格外的沉闷。

搜了雪姨娘的院子,丫鬟婆子们又往叶琳琅的院子去了,一番搜索之后没找到什么东西,不由让人悬心起来。

“张妈,你给我再仔细找找,若是没有什么今天的事情便就这么了了。”老太君见大家都是两手空空的来,心中多多少少有些不高兴。

张妈得了令立刻便又把雪姨娘的屋子和叶琳琅的屋子都又查了一遍,这会儿倒是翻出了一些东西,无非就是一些妾室不能穿戴的物件,还是没有找到叶兰沁的首饰。

此时,叶兰沁在自己的屋子里躺着,一旁站着女鬼,两个人都默默的等待着。

“你确定香怜那东西藏在她屋子的地砖底下没有动过?”叶兰沁心里隐隐还是有些不放心,不免又多问了一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