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宠不休》霸道总裁天价前妻安宁 强强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宠不休出柜

更新时间:2019-11-08 16:06:38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宠不休》霸道总裁天价前妻安宁 强强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宠不休出柜 已完结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宠不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茶青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钱诗瑜,梓寒

《天价前妻:霸道总裁宠不休》由网络作家茶青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钱诗瑜,梓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昊焱哥哥,昊焱哥哥,你还在吗?” 许久没有听到电话另一端有动静,钱诗蔓刚才那点慌乱很快被失落代替。 “不早了,睡吧!” 冷昊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昊焱哥哥,昊焱哥哥,你还在吗?”

许久没有听到电话另一端有动静,钱诗蔓刚才那点慌乱很快被失落代替。

“不早了,睡吧!”

冷昊焱重新把手机放在耳边,低沉磁Xing的声音传到电话另一端,仿佛他人就在钱诗蔓的耳边说话,令钱诗蔓耳朵有些痒痒的,她忍不住揪揪耳垂,心中一漾,脸也慢慢涨红了。

“好。。好!”

钱诗蔓摸着已经烫起来的小脸,有些结巴地低声应道,眼波流转间难掩她的羞与怯。

她老老实实地躺回了床上,只是小手一直抓着手机,贴在耳际,还没等她开口说话,电话另一端就响起了轻音乐,柔和的催眠曲缓缓在房间流淌。

冷昊焱把手机放在一边,静静地向后靠在沙发上,抱着双臂,仰头轻吐烟圈,一举一动间都彰显男Xing迷人的魅力。

钱诗蔓听到音乐,眉眼弯成了月牙型,心里一软再软,不过还是忍不住贪心地问道,“昊焱哥哥,你会一直对蔓儿这么好吗?”,她好想永远跟她的昊焱哥哥在一起。

冷昊焱深邃的眼眸眯了眯,薄唇动了动,终是一个字都没有吐出。

他,还是不忍伤害她!

一直到钱诗瑜抗不住那阵阵的睡意进入梦香,电话另一边也没有再传来他的声音,只有那柔和的催眠曲伴着她入眠,而钱诗蔓这一整夜一直唇角含笑,睡颜是那么的甜美!

。。

对于她刚进房间,手机就响了起来,钱诗瑜并没有太过惊讶,说不上从什么时候起,她身边一直有那么一个人,陪伴着她,关心着她,每天的电话都会准时响起!

她说不上什么感觉,只是在国外那些孤独的日子里,在那么多异国人的包围下,每天能够有“同类”跟自己聊天,这或许是她在国外唯一的慰藉!

宋梓寒是钱诗瑜在国外认识的,当时钱诗瑜本来在异国街头漫步,结果自己的钱包被人偷了,她也是听到后面有人喊抓小偷才发现的,可想而知,一句抓小偷的威力有多大。

那名小偷听到这声音,立马飞蹿,而钱诗瑜扯下一名英国朋友的手,当即就追了上去。尤记得当时情况很混杂,一群人追了上去,可只有钱诗瑜整整追了他几条街,也许,看不惯小偷是个黄皮肤的人吧,钱诗瑜也许没有多大的爱国情怀,只是身处异乡,对于此尤其的愤慨。

当时那名小偷终于抵不过把几个钱包丢向了后面,还狠狠地啐了她一口,恶狠狠的模样仿佛想吃了她,钱诗瑜一个气恼,骤然加快了脚步,那小偷本来也恼了,就要停下,结果不知看到谁,吓得慌不择路,一头撞到了墙上,之后只听到后面传来一声:“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宋梓寒的出现很是令人意外,钱诗瑜也是转身才看到,还有另一个人也追了上来,只是相较于她的狼狈,他则是悠悠闲闲的慢跑过来,而在她转身的时候,那名小偷也趁着两人不注意,跑掉了。

钱诗瑜那时才恍然,那小偷明明是个成年男子,怎么会那么怕她一个小屁孩子?也在想,也许没有他的出现,她会很惨吧!

钱诗瑜道过谢,拿了钱包就想走,结果愣是被他缠了好久,还一路随着她原路返回,很是自来熟的跟她聊天,顺便把她冷嘲热讽了一顿,临分手前还要了她的手机号。

在国外,即使有不少的黄皮肤的人,也有不少中国人,可是从没有让她有种心心相惜的感觉,也许是因为他说的那句古诗,也许是他的死缠烂打,她就鬼使神差地就背给了他,这对于一直警惕心很强的钱诗瑜来说是没有的事!

所以说,一切都是缘分!

宋梓寒虽然之后就回了国,只是却每天给她打电话,虽然有时只是最平常的问候,可这么多年,两人都已养成了习惯!而今天她回国,没惊动任何人,也是因为他的帮忙!

“诗诗,你怎么样?没人为难你吧?”

宋梓寒此时在医院走廊,项仕勇刚做完全身检查,那是半点事也没有,不过惊动了姨夫姨母,愣是让他住院观察,还盘查了他一晚上,他好不容易才抽身出来,打这通电话。

钱诗蔓听到他的声音,嘴角翘了翘,其实她刚开始对诗诗这个名字表示接受无能,只是那位英国朋友汉语太差,又只会“诗”这个音,才会人前人后这样叫她,恰巧宋梓寒听到了,也就这样叫她,从刚开始的毛骨悚然到现在的心安,不得不说,习惯真是个可怕的东西!

“没事!”钱诗瑜随意地把包包丢到床上,鞋子蹬掉,歪躺到一旁的沙发上,两条腿搭在沙发扶手上,“你也不想想我是谁,那些妖魔鬼怪岂是我的对手?”

“是是是,你是无敌超人!”

宋梓寒当即低笑出声,当时还是个半大的孩子就敢独自一人抓小偷,还有什么事是她不敢做的?

钱诗蔓轻哼一声,傲娇的扬起小下巴,凉凉地鄙视:“知道就好!”

宋梓寒再次噗笑。

“今天的事谢谢你了,对了,再替我跟你朋友说声谢谢!”

钱诗瑜收起与他开玩笑的心思,头枕在手臂上,真诚地说道。虽然说她回来让人提前知道没什么,可她就是不想被人监视。

“咳咳,你想谢就谢我吧!来个以身相许怎么样?”

“我呸!”

钱诗瑜当即就对着手机不屑地来一句,“就知道不能跟你客气!”

“嗷,我的玻璃心碎了!”

宋梓寒又是一声恶搞,引得旁边一位经过的美女护士差点把他当成神经病,用非人类的眼神边走边警惕地盯着,实在是他一俊美青年捏着嗓子撒娇太有违和感!

偏偏,当事人还丝毫没有感觉!

钱诗瑜不由自主地抖了抖,明明刚见他时是那么风度翩翩,怎么现在是越来越无节Cao了?钱诗瑜下意识地脑补这人是不是长丑了,刚想让他注意点形象,电话那一边又传来了另一道声音。

“小寒?”

身后传来一道声音,宋梓寒手一抖,条件反射地就把电话挂了,回神就觉得自己莫名其妙,又不是做了见不得人的事,低头看到显示通话结束,嘴一抽,任命地收起电话。

钱诗瑜听到嘟嘟的声音,把手机从耳边拿到面前,眨巴眨巴眼睛,歪头思考:声音怎么有点耳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