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绕天涯》绕天涯678oui 大叔受 绕天涯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1-05 00:09:24

《绕天涯》绕天涯678oui 大叔受 绕天涯免费阅读 连载中

《绕天涯》

来源: 作者:宝兄荒陌 分类:宫斗 主角:俞非晚,萧莫负

主角是俞非晚,萧莫负的小说《绕天涯》此文是宝兄荒陌原创的宫斗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她眼波一转,顿时明白了几分,拉过柳尽颜软若无骨的手,笑得春暖花开:“好好好,是非晚的错,非晚这就伴着尽颜,今夜共醉一欢。” “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她眼波一转,顿时明白了几分,拉过柳尽颜软若无骨的手,笑得春暖花开:“好好好,是非晚的错,非晚这就伴着尽颜,今夜共醉一欢。”

“公子!”看着那二人走远,僮仆跺跺脚,一副不甘心的模样。

那白衣公子却温润一笑:“走吧。”今日来,已比想象的收获得多。

非晚?真是冤家路窄。

春风得意楼,云深阁。

这阁中却无其他阁中的纱帐缭绕,显得清爽许多。红松木的矮几上,青花瓷盏中陈年普洱的茶香袅袅。

矮几旁的软垫上,坐着一名深紫长袍的男子,长发束以玉冠,眉宇清朗,目中温润,笑得温柔如许。

忽而那烛火抖了抖,熄灭了。待再点起时,面前多了一人。

那时一名女子,一袭红衣,红得张扬,金线绣图,软缎轻衫,多了几分飘然,又偏生是孤傲。那么热闹的颜色,在她身上,诠释的竟是孤傲。那青丝是高高束起,便多了几分英气与清爽,而那面上又覆着银色面具,诡媚异常,只露出柔软的下颚轮廓与一双清艳温软的唇。

“二皇子。”她出声,声音竟是嘶哑难闻,令那萧锦生一愣,随即不动声色地收回目光:“萧某冒昧了。这次的事,便多谢你们了。”

“不必言谢。”她那令人惊艳的唇勾起一抹笑,“银货两讫,童叟无欺,这是云深门的规矩。二皇子此次来,恐怕不是亲自道谢这么简单吧?”

萧锦生一愣,那唇如此诱人,声音却难以入耳,果真是天不厚待啊。他浅尝一口茶水,道:“这次当然还是有事麻烦云门主。”

“请说。”那女子笑了笑,抬手示意他继续。

萧锦生从怀中取出一叠银票:“这是十万两。事成之后,萧某再奉上二十万两作为酬谢。”

“三十万两?”女子抿唇,似轻笑似嘲弄,“二皇子大手笔。”

“银货两讫,不是么?”萧锦生温柔一笑,起身推门离开。

女子取过桌上一张叠好的纸条,缓缓展开,一愣,而后轻轻一笑,收入袖中。

“莞尔。”她将指尖药丸吞入口中,而后开口,声音竟是清冽动人。

她抬手取下脸上面具,映入眼中的赫然是一张不施脂粉的脸,眉宇清冽,目似寒星,竟是俞非晚。

她将手置于唇边,几声猛烈的咳嗽之后,指缝间染了几许血迹。

“门主。”莞尔唤了她一声,奉上一碗浓稠的汤药。

“不要吧……”她扯扯莞尔的袖子。

莞尔不为所动:“若是不要,门主便少服诗音。这诗音已对门主的咽喉造成不小损伤。”

“知道啦知道啦,真是。”俞非晚无奈地接过那药碗,仰头饮尽,紧蹙眉尖的样子像极了孩子。莞尔不由得微微一笑,是啊,自己的门主,毕竟不过是个孩子。

“门主,那个……”柳尽颜叩门而入,面有难色,“楼下有位公子,进来了不点姑娘不点酒,只要了壶茶……”

“哦?”俞非晚来了兴致,“带我看看去。”

换了一身锦蓝苏绣长衫,又以玉冠束了青丝,赫然是个粉面俊俏的公子,她揽了柳尽颜的腰,一步一步向楼下大堂中走去,不时转过头与柳尽颜调笑,实则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大堂中的情形。

很容易便找到了那个人。一袭白衣与周围的觥筹交错和光怪陆离格格不入,仿佛是在那污浊之中平添的一抹亮色,令人一看就移不开目光,如同最深刻的黑夜中的清冷月光。

而那粉面娃娃般的僮仆依然置气的模样,抱臂不语。

转眼间她已到了那人面前,笑道:“我能坐这里吗?”

“请便。”白衣公子笑得有些意味深长。

俞非晚随之坐下,而柳尽颜微微一笑便折身离开。

“还不知这位公子如何称呼?”她兀自斟了一盏茶,似是随口问道。

“莫负。”他只吐出两个字,便不愿再答。

俞非晚垂眸执杯,掩起惊诧瞬间。萧莫负么?那位萧国四皇子?看来也不尽如传言啊,果真有趣。

“莫公子到此处只是饮茶,未免寡淡了些。”俞非晚也不点破,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喂!关你什么事啊?”那僮仆长风气不过地指着俞非晚,“说起来,你这家伙还没有自报家门呢。”

“呵。”俞非晚轻笑一声,“虽是你无礼至极,但毕竟是俞某失礼在先,便不与你计较了。”

“在下姓俞,名非晚,是这春风得意楼老板的朋友。”俞非晚的眼不离那萧莫负,只见他低眸饮茶,未有异样。

“东隅已逝,桑榆非晚。”萧莫负置下茶盏,抬眸笑道,“俞公子好名字。不过莫某来此,实为寻人。”

“哦?说来听听。也许俞某能尽绵薄之力。”俞非晚有些好奇,传闻中萧国四皇子体弱多病,长年留宿宫中,甚至并未拥有自己的府邸。他又是何时有了要寻的故人?况还是在这春风得意楼中。

“此人甚是顽劣,是莫某在佛堂中遇见,不仅不禁荤腥,还顺走了莫某的玉佩。”萧莫负笑着看着她,一字一顿道,“巧得很,此人的名字,亦是非晚。俞公子广结豪杰,不知可识得?”

“咳咳……”

俞非晚咳红了脸,待好不容易顺过气来,她才略显尴尬地笑笑,道:“俞某定当尽力。”

雕梁画柱,汉白玉阶之上,立着一名女子。说是女子实则过了些,那鹅黄软缎轻覆于身,身量尚小,身上披着一件雪白狐裘,衬着她那清雅的鹅蛋脸,一双清透的眸子尚带稚气,一双水色的唇紧抿,似是苦恼着什么。

“更深露重,怎么还不去休息?”

她回过头,那一袭白衣的少年缓缓而来,那是摒弃一切黑暗的清亮,一双清润的点墨眸中是只对她倾泻的丝丝温柔。

“哥哥今天心情很好啊。”她微微笑着,举手投足都是清雅,“哥哥这样君心也很开心。”

“君心!”萧莫负加重了语气,已行至她面前,叹了口气,“此刻只有我们两人,想哭的话,就哭一场吧。”

“哥哥,君心哪里来的眼泪呢?”萧君心伸手,环住他的腰,闷声道,“哥哥比君心委屈,哥哥都不哭,君心就更不应该哭了。”

萧莫负伸手揉揉她头发:“乖,君心,你记住,哥哥会永远在你身边,哥哥永远不会让你受伤。”

“恩。”萧君心放开手,露出一个乖巧的微笑,“君心今天去试了嫁衣,嫁衣很漂亮呢。”

“别说了,君心。”萧莫负眉一凝,几分心疼。三日之后,她便会嫁与左相之子杨式定为妻,这是萧皇的赐婚,他无能为力。只不过,君心她还是个孩子,那些宦海的勾心斗角,腐败沉浮,本不该,由她来作筹码。她不该,作为权势和贪欲的牺牲品。

萧莫负叹了口气,拉起萧君心的手:“走吧,我送你会露华殿去。”露华露华,再过华丽,也不过露珠而已,美得惊心动魄,却捱不过天明。

这注定是我们的结局么?莫负君心,是那个早早弃我们而去的娘亲予我们的名字。只是,娘亲,你又负了谁的心?

春风得意楼。

这是属于夜的世界,白日里,是乖巧安谧的,却如蛰伏的凶险野兽。在所有人都沉入梦乡的时候,偏偏有人,辗转难眠。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