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毒医傻妃》毒医傻妃 笑寒烟 小说完结版 毒医傻妃Twink

更新时间:2020-01-10 08:04:58

《毒医傻妃》毒医傻妃 笑寒烟 小说完结版 毒医傻妃Twink 连载中

《毒医傻妃》

来源: 作者:鸿淞 分类:架空 主角:叶耀宗,平妻

《毒医傻妃》为鸿淞最新力作,本网站免费提供“新书发布!”在线阅读,无广告,无弹窗,欢迎阅读。精彩内容: 叶锦溪出门准备回院子,结果看见正厅里伺候的大丫鬟梅香走过来:“大小姐,老爷让您去正厅。” “哦,什么事?”叶锦溪问。 梅香微微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叶锦溪出门准备回院子,结果看见正厅里伺候的大丫鬟梅香走过来:“大小姐,老爷让您去正厅。”

“哦,什么事?”叶锦溪问。

梅香微微一笑:“老爷在给大小姐讨公道。”

叶锦溪扫了梅香一眼,看样子她是少数不喜陆姨娘的人。

来到正厅就看见陆姨娘跪在地上,叶耀宗面色不悦的坐在上首。

“父亲唤女儿来有何事?”叶锦溪施礼后问道。

叶耀宗严肃地道:“溪儿,今日我们便来算算你有多久没领到过月钱!”

叶锦溪扫了眼有些瑟瑟发抖的陆姨娘,不由暗笑。摇头说道:“爹爹,可千万别为了这样的小事而和陆姨娘生气了,自从娘亲去世女儿的院子里就没有添置过物件儿,女儿都习惯了,这也没什么的,爹爹不常说,家和万事兴吗?”

阴人就要挖坑,表面上还得要装得大方得体,一切为了你好这样。叶锦溪好歹也是有十几部宫斗小说傍身的人。

于是便见叶耀宗怒不可竭,一脚便踢在跪着的陆姨娘身上,怒喝:“贱、人,你就是这样管理宅府的?”

陆姨娘立即喊冤:“老爷婢妾是真的不知情啊,肯定是账房那边出了差错。”

叶锦溪立马便开心地问:“爹爹,如果是这样是不是帐房就会把这些年的银子全都结给溪儿了?”

她故意顺着陆姨娘的话往下走,一会再怂恿便宜老爹把帐房叫过来问问,这陆姨娘啊,今日不掉一层皮只怕是收不了场了。

闻言,叶耀宗怒喝道:“去,把帐房给我叫过来!”

陆姨娘眼底寒光直射向叶锦溪身上,恨得咬牙切齿将叶锦溪生吞了般。这小贱种!

突然,叶锦溪好像突然想起什么事来,天真地问:“爹爹,女儿听说您要扶持陆姨娘为平妻对吗?女儿还没恭喜爹爹呢,虽则京城里有很多大家闺秀都想嫁予爹爹作正妻,虽则陆姨娘是外室生的庶女,但陆姨娘为了咱们家操持那么多年,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这话里话外,一是提醒叶耀宗,京城里很多大家闺秀想嫁给你呢,二是提醒他陆姨娘是外室生的庶女。

叶耀宗眉头微皱,他确实是曾经想过要纳陆氏为平妻,可今日女儿这样一提醒,倒是清醒了几分。他堂堂一朝之相,招一介外室庶女为平妻,传出去只怕同僚会笑话。

叶锦溪打量着父亲的表情,便知陆姨娘消想那么多年的事,只怕是要泡汤了。

于是叶耀宗不由恼羞成怒:“陆晚媚,我何时说要提你为平妻了?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这话若是传出去我丞相府的脸面何在?”

陆姨娘脸色惨白,身躯微微颤抖着:“老爷,那晚,那晚你明明有说过……”

“荒谬!”叶耀宗打断,这床上的话,哪能句句作真?

叶锦溪心里冷笑,装可怜还是装无辜?这事儿还没完。

“既然陆姨娘不是正妻,何以语容妹妹头戴凤头钗外出招摇?如此一来旁人便会嘲笑我们丞相府教导不严,嫡庶不分了。

父亲身居高位肯定有很多人心生嫉妒,若是被他们歪曲事实,说父亲有不轨之心便不好了。”

陆姨娘有些懵,这戴个金钗怎么就成了有不轨之心,她看向叶锦溪的眼神如同淬了毒:“胡说,不过是金钗而已,戴的人那么多怎么偏偏就说我们丞相府有不轨之心?”

叶锦溪点了点头,道:“也是,只不过是金钗罢了。只是我朝有规定,凤头钗得是官位二品之上的正室及嫡女、嫡媳妇才可以戴,庶出若是佩戴就是乱了尊卑。”

她故意顿了顿,打量一下陆姨娘然后故作惊讶的说道:“原来陆姨娘也带了凤头钗,难怪叶语容没什么顾忌呢。”

叶锦溪这么说就是要指出陆姨娘不懂尊卑,教育孩子也不行,这样的人上不了台面。

叶耀宗果然大怒起来:“陆晚媚你做的好事!”

陆姨娘双唇微张,满目含泪,透出无限委屈的说道:“老爷,这些首饰都是您赏给婢妾的啊,婢妾以为老爷允许戴的。”说着她缓缓低下头露出白皙的脖子,她知道叶耀宗最喜欢她这一身的白、嫩,安静哭泣比撒泼的哭闹更能让对方心软。

叶耀宗有些尴尬,他知道首饰的确是自己送的,是自己让陆姨娘产生误会所以这件事儿不能全怪她,又见陆姨娘楚楚可怜的样子当下就有些心软。

叶锦溪暗暗咬牙,自己还是高看这个便宜爹了,女人才哭诉那么两句,就不知所以然了。

此时,帐房的人带到,一见到叶耀宗行礼:“参见老爷。”

叶耀宗见到帐房便怒问:“我问你,大小姐的月银是怎么回事?都是你贪墨了?”

帐房立马便跪了下来大声喊冤:“冤枉啊老爷,大小姐的月银可是每月定时发放的啊……”

“陆氏,你个贱、人!”叶耀宗怒骂着一巴打过去,“你还有何话要说!”

“爹爹,既然是陆姨娘管这事的,那就让她还给溪儿便好了。至于这些年的利息什么的就算了吧,溪儿也不是个贪心的人。”

叶锦溪一副大方的样子让叶姨娘差点吐血一升,眼中寒光扫射着叶锦溪。

叶锦溪却故意冲陆姨娘一笑,然后挽着父亲的手说:“好了父亲,今日之事女儿也不和陆姨娘生气了,您看您风尘扑扑的回来,不如今日就让女儿亲手做些饭菜来孝敬您吧。”

叶耀宗神情一松,本来女儿不傻了就已经大为高兴了,现下更是喜悦“好,为父可要好好尝尝你做的饭菜。”

陆姨娘眼神闪过慌乱,现这叶锦溪住的可是最差最偏远的院落,里面既简洁又寒酸,让叶耀宗看到只怕又会掀起些什么浪来,于是眼珠一转就装晕过去。

“晚媚!晚媚,你这是怎么了?”叶耀宗立即紧张地将陆姨娘抱在怀里。

叶锦溪微眯一下眼睛便扑过去:“哎呀,陆姨娘怎么晕过去了,刚刚不是好好的吗。”她故作关心地上下探着陆姨娘,又是摸这又是摸哪的,实质手也没闲着,在叶耀宗看不见的位置狠狠的拧了陆姨娘的皮肉。

陆姨娘疼的一抽搐,也不好继续装晕,只能慢悠悠的‘醒来’:“啊~我这是怎么了?老爷,婢妾这是怎么了?”

叶锦溪开心地惊叫着:“啊,姨娘,你醒过来了?老天保佑,我还以为你怎么了呢!”

噗,只怕你再不醒来,今晚回去身上那青一块紫一块就不好看了。

想想,叶锦溪又开心地说:“还好你醒过来了,不然溪儿可担心死你了。陆姨娘现在身体不息需要静养,来人,送陆姨娘回房好好休息,再请个大夫来看看开个十来副药给姨娘补补身子吧,有病治病没病补身啊。”

“哦,对,肯定是最近天气干燥,姨娘内火盛重,你们,大夫来的时候叫大夫往药方里加些黄莲,下火的。”叶锦溪又关心地吩咐。

嘿嘿嘿,让你装病,十来副加了黄莲的药吃死你。叶锦溪挽着叶耀宗咧嘴直笑,不知情的还以为她有多欢喜父亲回府了。

然叶耀宗毕竟与陆晚媚生活了十几年,她这点小把戏根本就瞒不过他,放在平时也很乐意顺着,今日却打算给一个教训,毕竟她和叶语容犯的错不小。

“父亲,我们走吧。”叶锦溪说道。

叶耀宗点头:“嗯,好!”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