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轩啸》轩小说 小说目录 轩啸YD

更新时间:2020-01-14 12:04:48

《轩啸》轩小说 小说目录 轩啸YD 已完结

《轩啸》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悼念贞操 分类:玄幻 主角:那轩啸,小贼

经典小说《轩啸》由悼念贞操所编写的玄幻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那轩啸,小贼,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轩啸获胜的结果无疑让九成弟子不满意,嘈杂一片,嘘声不断。三才身心受创,撑地而起,哭丧着脸冲高高在上的雷道子喊道:“师祖,师叔他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轩啸获胜的结果无疑让九成弟子不满意,嘈杂一片,嘘声不断。三才身心受创,撑地而起,哭丧着脸冲高高在上的雷道子喊道:“师祖,师叔他耍诈。”

雷道子不语,三才抱头朝天咆哮,“老天爷,你是要玩死我吗?”

三才的师父再忍不住,冲上那石阶,朝那雷道子行跪拜大礼,言道:“师尊,这里所有人看得清清楚楚,轩啸使诈,我那徒儿颇为憨实,见那轩啸避而不战,误以为他胆怯,这才不追,岂知那轩啸无赖之极,趁人不备之际,突然下脚,这哪能算是光明正大的比试?请师尊判那轩啸阵败,理当罚守山门!”

此话一出,苍松门中弟子跳出人群,为那三才鸣不平,师父都开了口,做弟子的肯定不能当哑巴。

三才在苍松门中不遭待见,但他输比试,许苍松老脸亦感无光,这已非个人荣辱。

苍松门中仅有一人从头至尾一句话也没说,那就是跟轩啸私交尚可的柳胥。

柳胥心道,师叔哪里是在耍手段?若是拿出一成本事,三才的下场比现在要惨十倍。不知师父心中在想什么,这已成定局之事有何可争辩的?

果然,雷道子猛地拂袖,许苍松身子微震,瞬时将头低下。只听雷道子怒道:“老六,你太不像话了,横竖活了百十载,言语如此幼稚!胜就是胜,负就是负,规矩早已言明,岂容你狡辩。你也想学那老二,面壁思过吗?”

被点名的老二就是雷道子的二徒弟,牛洪天。此时得雷道子敲打,脸上亦挂不住,将脸侧往一边,那背过的脸上闪过一丝阴冷的表情。

许苍松连道:“徒儿不敢。”

雷道挥手言道:“起身吧,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动不动就跪,当着众弟子的面,也不怕有**份。”

许苍松起身退往一旁,雷道子向前一步,自言道:“远到的客人,既然来了,何以鬼鬼祟祟?”

大笑声突起,一道身影由那流云大殿之顶飞身而下,身体离地不远时忽然改变方向,从雷道子头顶翻身而过,落于雷道子身前。这连续的套路做得是行云流水,看得众人先是一愣,旋地拔剑而出,瞬时便将那人围得水泄不通,剑影相向。

再看那人,面无惧色。这人整张脸呈铁青色,如中剧毒,一双鼠眼生得可笑,偏偏还是个光头,身高五尺差半寸。就这形象实叫人不敢恭维。

这人语带不屑,余光扫过众人,冲雷道子言道:“雷老怪,这就是你逸仙派的待客之道?”

雷道子来不及开口,弟子们沉不住,纷纷喝斥。

“放肆,竟敢对我派掌门无礼!”

“哪儿来的老妖怪?逸仙派岂容你撒野!”

......

自轩啸比试结束,他就一直坐在擂台之上,仿佛这一切与他无半点关系,只想看看掌门如何应对。

不想此人突然发难,脚尖立地,身子如陀螺般飞速旋转,本是一人,眨眼间便化作数道身影,冲进人群。

众弟子痛呼连连,手腕齐中一指,手掌乏力,拔剑弟子无一例外,手中长剑尽数落地,“铛铛......”声不绝于耳。

轩啸看得过瘾,若是友非敌,他定会拍手叫绝。

众弟子无不是握着手腕,怒意冲天。

雷道子手带袍袖,凭地横挥,劲气由身而发,落地长剑如认主一般,又各自回到弟子手中。

轩啸被雷道子完美的一招彻底折服,拔地而起,不停叫好。

两人各出一招,虽无对攻,可见实力相当,颜面皆有。

雷道子言道:“全老鬼,一别数年,怎的连一丝头发都没有了?不在你横连山待着,跑到我逸仙派来做甚?”

全老鬼显然对头发一事很在意,嘴上说道:“别拿头发说事,明日便你逸仙派大比之期,这等热闹,怎能不凑?”

雷道子明悟,言道:“果然是盟内派出的贵客啊,怎的你一人只身前来?”

全老鬼言道:“我性子急,先行了一步,其余人都在后边,想来应该快到了。”

说话间,那广场断崖外,突然飞上来几道人影,不作停顿,脚一点地,贴着青石板便朝那大殿奔去,撞得众弟子东倒西歪,目中无人到了极点。

其中一人竟对着擂台冲了过去,若是照那几人的方法,这人定会将这挡路擂台撞得稀巴烂。好在他还没那般牛气,跃上擂台,转眼已到轩啸身后。

轩啸心生感应,嘴角翘得厉害,随手便伸了个懒腰。这人见轩啸此般不躲不闪,也是毫无顾及,朝轩啸背上撞去。

即刻全场静声,眼见这人倒飞而去,掉下了擂台,跟那凡人撞在铁板上亦没多大区别。

这人鲤鱼打挺,落地之时便跳了起来,张口便骂,“小贼,找死!”不想那轩啸看也不看他,朝雷道子行礼后,言道:“掌门既有要事商讨,我就先行造退。”

话音刚落,轩啸便朝那后山走去,留下吃惊的弟子及那些互瞪大眼的“贵客”。

待轩啸走远,雷道子吩咐道:“南华,你带三代弟子先下去吧,六门主随我与远到而来的客人入殿商讨要事!”

众人听令,“是!”

卫南华指人送了茶水去流云殿中后,便只身前往竹林之中,见那轩啸正用无伤剑削竹。

轩啸神情专注,卫南华不忍打扰,于他身旁静静安坐。不消片刻,一把精致的竹剑便被做了出来。

卫南华看得疑惑,问道:“要这竹剑做甚?”

“兵器无眼,动则伤人,竹剑无锋,更适合派内比试,分出胜负即可。”轩啸言语时,一直把玩着竹剑,这已为他的新宠。

卫南华无意再谈这竹剑,言道:“你与三才比试,将实力全部隐藏,为何最后关头却又当着众人的面露了那一手?”

轩啸拿出早已备好的布条,缠于剑柄,言道:“我自小长于山野,礼数之事知之甚少,可也知登门拜该在门外候着,得主人应允,方可入内。那第一人在我流云大殿之顶待了许久,实属偷鸡摸狗之辈。这后来几人更是欺人太甚,那等行径跟山里的畜牲有何区别?”

轩啸说得兴起,手上亦没停下,起身之后,就手中竹剑虚空斩出,劲气破空,竟将眼前七八根竹子震得东摇西晃。

卫南华心惊,言道:“你不是那姬家少主吗?怎会长于乡野!”

轩啸左右各挥一剑,甚是满意,不答反问道:“师兄,你知道我离家之前是以何为生吗?”

卫南华摇头,轩啸说道:“我是猎人,跟畜牲打交道的时间肯定比人多,遇上那些横冲直撞的畜牲,收拾它们的方法只有一个,剥皮抽筋。我今天若真是强出头,就轮不到他逞口舌之快了!”

旋即自言道:“小贼?小贼可是杀惯了畜牲。”

这哪里是什么姬家少主,他就是轩啸,不姓姬。卫南华心中已有定论,本有些防备,旋地一想,他既是我师弟,我管他姓甚名甚。

轩啸平是交流极少,完全可以忽略。而卫南华今日所见必是派中独一,不知为何,他竟开始有些欣赏这小师弟。因为这一面可能是他真实的一面,不为人知的一面。他毫不怀疑先前那人若是惹恼了轩啸,轩啸会不顾一切将他当畜牲一样宰掉。

轩啸说完后便笑得爽朗,那一丝狠色早已从脸上抹去,一丝俏皮取而代之,问道:“师兄,如何,我有没有一点高手风范。”

卫南华一个不苟言笑之人此时亦被轩啸弄得哭笑不得,心道,这小子哪一面才是真实?

常言,人上一百,形形色色;又道,林子大了什么样的鸟都有。

卫南华性格极为内敛,善于识人。此番竟将眼前的轩啸看不透彻。轩啸年仅十六,处事却比年长之人更稳重。可有时行若痴傻,吃亏受气亦是平常。拿刚才之事来说,谁也不会想到他竟会因人举止无礼,突然出手,虽不是正面为敌,那也是故意为之。还将那人比作畜牲,想宰便宰。

如此一来,卫南华连自己来这竹林的目的都给忘了,留下一句“明日再会”后,匆匆离去。

轩啸见四下无人,将那前三式剑诀以竹剑使出,虽然威力大打折扣,却使得柔韧有余,再无往日乏力之感。冲手中竹剑言道:“以后你便叫做‘无锋’!”旋地将它负于腰间。

轩啸拔出无伤剑,轻拭剑刃,言道:“不是我偏心,是你同那无底洞般,每次都将我体内灵气尽数吸走,纵使我有通灵之境,亦经不起这般消耗,若是遇上强敌,不消两下,我便只能束手。所以,只能暂时委屈你了。”

无伤剑轻吟一声,如听懂轩啸话语,这已不是第一次,直叫轩啸吃惊不已。

晚膳之时,谁也没见到轩啸。众人对他有意无意的一举大感快意,欲要结交,终不见其人。

此时,轩啸早已从后山跃下,嘴里正吃着刚刚烤熟的狸子。轩啸此举只为次日大比,以他的想法来看,要吃些肉,才有力气跟人动手。靠那粗茶淡饭,只能把人养成废物。

如果他诸位师兄得知这想法,定会与他大打出手。

......

次日,逸仙派大比如期而至,流云山巅在天明那一刻突然飘起雪花,轩啸出门之时,在院外以无锋剑写下十四个大字。

穹如鱼肚白胜白,不叫血花浸雪花!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