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元配之训妻记》元配之训妻记txt微盘 GAY吧 元配之训妻记GV

更新时间:2020-01-18 00:10:20

《元配之训妻记》元配之训妻记txt微盘 GAY吧 元配之训妻记GV 连载中

《元配之训妻记》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帘卷朱楼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丘如意,丘如海

《元配之训妻记》是帘卷朱楼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元配之训妻记》精彩章节节选: 丘如意也跟着站起来,问母亲道:“那府里大伯娘说的什么话?” 于氏心情平静下来,方又慢慢坐下,说道:“方家有些看不上你承大哥,所以...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丘如意也跟着站起来,问母亲道:“那府里大伯娘说的什么话?”

于氏心情平静下来,方又慢慢坐下,说道:“方家有些看不上你承大哥,所以这门亲事怕是不成了。就为这些,你承大哥准备出去游学呢。”

丘如意摇头道:“承大哥和我二哥最要好了,怎么没听他说过,是了,这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自然不愿说了。”

讲到这里,丘如意拍手笑道:“我承大哥哪里不好,她们还看不上。哼,如今被封了府,真是现世报,以后看谁看不上谁?幸好不成,不然这会子,说不定就牵扯到承大哥身上呢。”

于氏责备地看了女儿一眼,说道:“千里姻缘一线牵,成与不成,自有月老来管,到你这里,倒成了仇家了。况且他两家到底如何,尚不可知,其中细节,更不是咱们外人可知道的,你这里只见方家遭了难,就幸灾乐祸起来,却有些不厚道,也不知你这佛天天念到哪里去了。”

丘如意脸上便有些讪讪地:“也不知道方家到底出了什么事。说起来,方家大小姐一个闺阁女子,外面的事情一概不知,现在还不知如何遭难呢,覆巢之下无完卵,真是可惜了。不过若她也算是个好命的,只要与承大哥的婚约仍在,便算是咱们丘家人了,正好脱离了方家,等闲牵连不到她了,况且现在太平盛世,方家老爷定不是谋逆诛九族的罪。”

于氏心下冷笑:女儿还是太年轻了,哪里知道世态炎凉,世人从来都爱锦上添花,却极少雪中送炭,看宋氏的举止,这方家怕是自此便要倒了,再无起复的可能。

如果真是那样,结下这样一门亲事,娶那么一个宗妇回来,于丘如承仕途上无益,甚而会成了累赘,丘敬夫妻怎么会愿意,只怕多是作壁上观了,不然也不会如此未雨绸缪了,方家女儿只怕从此便要堕入泥尘中了。

于氏心中萧索,叹道:“这朝堂上的事情,谁又说的清,等你二哥回来,或许就能有点消息了。”

丘如意见母亲面色不悦,也不敢十分啰嗦,默默陪着母亲用过晚饭,直到家人来回城门已经关上了,母女二人知道丘如海今夜是回不来了,只得各自去睡了。

丘如意向来是个没心没肺的性子,虽然偶然去凤临郡的宅院里住几日,跟着母亲各处做客,也曾见过那方家大小姐方芸,却不过是点头之交,没有多大的交情,如今知道因为她家挑剔,使得与丘如承亲事不成,越发不相干了,故一夜酣梦到天亮。

丘如意梳洗完毕,便带着丫头婆子们前去给母亲请安,恰好于氏正一边梳洗一边对管事吩咐今天待客之事,见女儿进来,便命人送上早饭来。

丘如意却发现于氏面带倦容两眼发青,定是夜里没睡好,想来必不是为了今日请客之事,看来竟是担心二哥了。

丘如意心里便泛起酸来:“母亲也太疼着二哥了,只一夜未回,就担心成这个样子,必是一夜没睡好。要女儿说啊,他一个爷们,偶尔夜不归家也是正常,母亲何至于如此?如此倒是他的不孝了。”

“丘如意,好你个臭丫头,哥哥一夜未归,你也不担心,还在这里吃醋,落井下石,二哥真是白疼你一场。”

随着一阵清朗的声音,只见一位年轻俊秀的男子走了进来,正是丘家的二公子丘如海。

于氏顿时眼睛变得明亮,丘如意更是跳了起来,提衣跑到丘如海跟前笑道:“我也不是有意的,这不是本着一片孝心劝慰母亲呢。”

丘如海指着妹妹,摇头晃脑地说道:“我可总算是看明白你这个人了,哥哥还怕你担心呢,为了早点回来,昨天下午马不停蹄地赶路啊,谁知到底差了一步被关在城门外,不得已在外面露宿一夜,不然今天能这么早就回到家吗?哪知进门就听到你在这里进谗言呢。”

丘如意不由大惊:“你真睡在外面啦,这还是Chun天呢,夜里也够冷的,不会冻出什么毛病吧?赶紧叫郎中来看看。”

于氏在旁开腔:“如意,别听你哥哥胡说,他骗你呢。他身边伺候的人是摆设?就想不出个法子去借宿,况且城外边还有咱们家的庄子呢,怎么可能露宿野外。”又对儿子嗔道:“你也是,一天到晚没个正经事,净胡弄你妹妹。”

丘如海被母亲责怪一通,慌忙站直身子,脸上的吊儿郎当也没了,陪笑道:“我哪敢见天胡弄她啊,得罪这么一个女霸王,我还要不要命了。不过是气她方才给儿子扣个不孝的大帽子,才哄着她着急的。”

丘如意听到丘如海说自己是女霸王,便提了力气,给了丘如海一拳,笑道:“不打你这一拳,倒对不起阁下封在下一句女霸王了。”

丘如海一把捉住妹妹的手,作势要喊疼,瞥眼看到母亲皱眉,只得松开手,脸上也去了笑谑,正色道:“是儿子不孝,累母亲和妹妹担心了。昨天的事,想来母亲也知道了,儿子怕母亲担心,故此一早先过来请安,又因这事关着那府里承大哥,儿子必须亲自过去说一声才放心,恕儿子失礼,就不陪母亲和妹妹吃饭了。”

于氏忙拦住儿子,说道:“你先不用忙,这事儿根本不用你去说,那府里早就知道了,况且你承大哥也不在家,而且这门亲事,那府里早就吹了风,说是方家不愿意这门亲事呢,现在为不落人口实,他们巴不得是最后一个知道呢。”

丘如海一愣,奇道:“前几日还和承大哥一起喝茶呢,没听他说要出门啊。再说了,方家老爷前日里才被参,昨日刚有了一点眉目,被封了府,听母亲这意思,竟是你们早就知道了,倒是枉费儿子把昨日里刚收的租子都打点了大半出去,都还没捂热呢,竟做了个怨大头没处讨银子了。”

于氏淡淡说道:“银子事小,是你与承儿的兄弟情义,倒不必细较,你只想着早点知道情况,好去打点营救,却哪知他们想的却是如何抽身事外,所以这事,你不必去管,也管好下头的人,不要多嘴,咱们与方家没多大交情,只好等事情明朗了再说。”

丘如海倒不好往外走了,只得叹道:“我打听得,这方家老爷被参结党营私贪赃枉法,看着他蛮正直的实在不像。不过朝堂上的事,说不清道不明的,未必不是一桩冤案,丘家人向来利益最重,抽身事外也是正常。倒是承大哥却未必如此无情,儿子还是相信自己的眼光的。”

于氏摇头:“知人知面不知心,谁知方家到底如何?方家的事情不会这么快就完了的,你承大哥有的是时间知道,你倒也不急在这一时,非抢着去告诉他。”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