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鬼才》鬼才导演 穿越文 鬼才傲娇受

更新时间:2020-02-29 08:02:26

《鬼才》鬼才导演 穿越文 鬼才傲娇受 已完结

《鬼才》

来源: 作者:阿良阿良 分类:悬疑 主角:潘楠楠,那条河

主角是潘楠楠,那条河的小说《鬼才》此文是阿良阿良原创的悬疑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那条河呢?那可是唯一的出口啊?”我道。 蟋蟀摇摇头,饶是他胆大此时也是冒了一头冷汗。我和蟋蟀不甘心,决定继续走,我们又走了大概...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条河呢?那可是唯一的出口啊?”我道。

蟋蟀摇摇头,饶是他胆大此时也是冒了一头冷汗。我和蟋蟀不甘心,决定继续走,我们又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仍旧处在洞的中央。无论往回走还是往前走都是一样。

我和蟋蟀彻底绝望了,这太诡异了,这比碰到僵尸更让人心惊,僵尸至少看得见摸得着,这算怎么回事?

我说:“不要着急,或许是幻觉呢,我门冷静下,过一会就好了。”

蟋蟀也只好点点头。我和蟋蟀坐在地上,开始讨论解决这件事的办法。我一直觉得是什么东西对我们使了障眼法,还有于鬼打墙,其实我们看到的都是假象,我们前面根本就没有什么洞壁和黑影,都是幻觉。

蟋蟀不这么认为,蟋蟀觉得他很清醒,拒绝承认自己被障眼了。

我说蟋蟀你别犟,要不是障眼法,那我们身后那条河怎么不见了?或许那条河就在我们身后,只是我们看不到。

忽然蟋蟀斜着眼珠,目光呆滞,面无表情的嘿嘿一笑:“我们死定了。”

“蟋蟀,你怎么了?你别吓我啊,你知道我胆小的。”我猛摇蟋蟀。

忽然蟋蟀猛地一个激灵,眼神恢复了光彩。

“你怎么了?”我问道。

此时,蟋蟀已是满头大汗:“我刚才忽然感到很害怕,非常害怕,不知道怕什么,但就是害怕,我感觉周围布满了让我恐惧的东西,怕的我都快疯了。”

我猛吸了一口凉气,好吧,我承认我是胆小鬼,眼下蟋蟀是我唯一的精神支柱,他要是挂了,我可该怎么办啊?

忽然,蟋蟀“啊——”地一声惊站起来,使劲的跳着拍打着屁股:“肉,肉,有肉。”

蟋蟀从未像现在这样被吓得魂不附体,我觉得有什么东西渗进了他的内心,要不然光凭外界的刺激,蟋蟀不至于这样。

“什么肉?”

蟋蟀指着他刚才坐着的一块石头:“那块石头就是块肉,它是活的,软的。”

我小心翼翼的上前摸了摸,顿时我呆住了,那的确是一块肉,不过那块肉是活的,我清楚的看到它在动。

他肯定不是我们所认知的那些动物,因为它没有腿没有嘴没有脸,什么都没有,只是一大块扁扁的灰色的肉,就算这样,它竟然也会动。

“这……是什么东西?”我颤抖道。

蟋蟀的精神已经有些好转了,他开始变得愤怒:“奶的。老子还怕你们了。”

说着蟋蟀一刀砍了下去,那块肉痉挛似地一颤,浑身立即变成了细细米黄色,立即忽然一下子跳到了我的腿上。忽然肉变得像是一坨稀泥似地,把我的脚裹在里面,我正想要挣开,却发现那块肉变得如橡皮糖一样死死地粘住了我的脚,我只能抬起半步又被那块肉拉了下来。就像是踩进了沼泽。

“这东西到底是什么?蟋蟀,救我啊。救我!”

蟋蟀道:“叫什么叫,看你吓得那逼样.不就一块肉吗。”

我在心里问候着蟋蟀全家。

蟋蟀也不犹豫,挥起刀用尽全力砍向那块肉,可是没用,那块肉和之前不一样了,它迅速的变硬了,变得像石头一样,它刚才就是一块石头。

“这是什么东西?竟然能变软变硬。”

现在那个东西变硬了,我的脚就像是嵌在了已经凝固的水泥里面了我忽然想到什么:“既然物理攻击它不怕,那就用魔法,你点火烧它。”

蟋蟀迅速的掏出火机,可是怎么打就是打不着。

“擦,刚才下水弄坏了。““我这里有一个。”我打开我的包,掏出打火机,还好能用。我把火苗对准肉,大概过了半分钟,忽然那块肉像刚才那样痉挛了一下,一下子变得稀软,颜色也变成了肉色,然后一滩水似地滑到了一边。

我这才松了口气:“吓死爹了,我还以为我要交代这里了呢。”

蟋蟀说:“你别高兴太早,你看看你的脚。”

“我的脚怎么了?”我低头一看差点叫了出来,我的脚白瓷瓷的,上面还带着粘稠的透明粘液,像是在水里跑了几天几夜。

“那是胃酸,你的脚刚才被那块肉吃到胃里了。差点就被消化了。”

我心底一寒:“这不会有事吧。”

“能有什么事,大不了我出钱给你买个棺材,或者轮椅什么的。”

我赶紧把那些胃酸擦掉,等了一会发现没事,这才放下心来。那块肉不知道已经跑到哪了,或许又变成了石头,就在我们身边,我们看不出来罢了。

我还是想知道那个东西到底是什么。蟋蟀却不以为然,蟋蟀说既然都过去了,你在去想只能给自己带来压力和恐惧。我却忍不住,我觉的把它弄清楚了,下次在对付它的时候,就简单多了。

我找蟋蟀问:“会不会是太岁?”

蟋蟀果然没见识:“什么是太岁,哦,我知道了,有句话说的好,别在太岁头上动土。可是太岁是什么?”

我说:“传说太岁就是一块肉,没有嘴没有脸没有四肢,就是肉,它能活很长很长时间。我觉的那个就是太岁。”

“你说是太岁就是太岁吧。”蟋蟀根本不配合讨论。

我只有自己想了:如果是太岁的话就是一重大发现,人家都说太岁什么都没有,其实太岁什么都有,四肢健全,只是它可以变软变硬,形状多变,它的一切都被裹在肉里面了,而且肉又没有缝隙,所以从外面看不出来。刚才它不就是把我吃到它的胃里了吗?想想都可怕,再迟一会,说不定,我拔出来的脚就只剩一堆骨头了。

好了,不去想了。忽然蟋蟀凑近我的耳朵压低声音道:“你看。”

蟋蟀没有指明要我看什么地方:“看什么啊。”

“全部都看,所有地方都看。”

我看了看,没什么东西可看的啊,忽然,我呆住了,我发现了一些微小的痕迹,那些石头好像都微微挪动了位置,而且它们还在不停地挪着,石头们活了,它们似乎变得很软,虽然还保持着刚才竹笋的样子,但是下面却像是蛇一样的移动。他们在走路,而且是在朝我们走来。

我们身边的石头越来越密集了。

“太岁!全都是太岁,这‘竹笋’都是化成石头样子的太岁,都是活的。”我大叫。

蟋蟀说:“叫什么叫,死了娘了。”

“你才死了娘呢,这种情况能不叫吗?它们都在朝我们走来,马上我们就会被包围的。我可不想被它们吃掉,我宁可被你吃掉。”我说。

“打火机,烧,把它们都烧的变软的,我再拿刀砍,我就不信杀不死。”

我立即掏出火机,点离我最近的太岁,那个太岁像刚才那个一样,一见到火就变软成一滩泥水一样的东西。蟋蟀立即用尽吃奶的挥刀刺去,刀身一下子陷入太岁体内,太岁立即喷出一股黏糊糊的乳白的液体,还带着不知道是什么味的难闻的味。太岁挣扎了几下,蟋蟀看还有动静,又是一刀,太岁这才老实交待了。

可对付一个容易,这洞里的太岁保守估计还有五百,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了,我不停地打着火机,蟋蟀不停地挥刀刺着,不一会就杀了一二十个,可还是太慢,太多的太岁已经围了上来,我们已经施展不开了。

忽然一个太岁一下子化成一滩泥水,把蟋蟀的脚裹住了,我见状,立即点火把太岁赶走。

“跑吧,我们打不过,太多了。”

善战的蟋蟀也软了:“跑!”

那些太岁虽然难缠,但移动速度确实很慢,我和蟋蟀冲出包围。我才发现我们错了,包围外面仍是无数的太岁。

我看蟋蟀彻底死心了,他武力没怕过谁,可是现在那些太岁实在太多了,把人累死也对付不了啊。

蟋蟀道:“怎么办?”

我想了想:“点火。熬一会是一会。”

我来时买的有垃圾食品,上面都有袋子,我把那些袋子全部都拆掉,然后放到一起点着,这样那些太岁就不敢靠近了。我的方法果然管用,可是一包食品能有多少塑料啊。

我说:“这些塑料袋差不多五分钟就着完了,所以我们要在五分钟之内想到办法。”

“能有什么办法?真刀真枪的干不过,跑又跑不掉,只能等死了。”

“气馁你就彻底输了,既然打不过,我们就想办法出去这个洞。”

“顺良,我早就看出你是个二逼了,没想到还真是,要是出去的了我们早就出去了。”

“你才二逼,你全家都是。”我回骂着,却不得不赞同蟋蟀的说法,我们出不去了。

“我们就像是一个关在笼子里的老鼠。没想到我蟋蟀英明一世,却落得个如此下场,不知道潘楠楠怎么样了,会不会已经……”蟋蟀忽然叫了起来“你说潘楠楠会不会已经被太岁消化完了?”

我心里也是一颤,一个弱女生进了这里不被吃掉才怪,但现在已经狗麻烦了,我可不能说不吉利的乱了军心:“不会的,我们没有看见潘楠楠,说明她不在这里,或许她已经从别的地方上岸了,根本没有进这个洞。”

蟋蟀这才微微松了口气:“但愿吧。”

忽然我灵光一闪:“刚才你说什么?”

“潘楠楠啊,怎么了?”

“不是,是之前。”

“呃,笼子和老鼠。”

我扬了扬嘴角:“没错,就是笼子老鼠,我们就是被关在笼子里的老鼠,我想到出去的办法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