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总裁喂我一颗药》给我一颗药我就 Mary 总裁喂我一颗药H文

更新时间:2020-03-23 12:10:40

《总裁喂我一颗药》给我一颗药我就 Mary 总裁喂我一颗药H文 连载中

《总裁喂我一颗药》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宇宙小乖乖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何之柔,路之涣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总裁喂我一颗药》的小说,是作者宇宙小乖乖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也许是上了岁数的人大都特别固执,作为一个说一不二叱咤风云三四十载的老人,有的时候刻板保守到不近人情,有的时候却又古怪反常得不合情...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也许是上了岁数的人大都特别固执,作为一个说一不二叱咤风云三四十载的老人,有的时候刻板保守到不近人情,有的时候却又古怪反常得不合情理。

所以,即便何家人都同在一屋檐下,却能照样我过我的,你活你的,十天半个月的不碰面都是常态。

何家豪宅之大,不是这个圈子里的人几乎难以想象,路之涣同何季白坐了车来到何东的住处,结果却被何东的其中一位秘书挡在外头。

唐秘书道:“董事长上午见了客人,下午血压就有点高,杜医生说现在不适合会客。”

何季白习以为常地耸耸肩,转头对路之涣道:“明天再来碰碰运气吧,走吧,咱们也很久没一起吃饭了,就我们两个人,今晚上开瓶好酒,对了,我那里还有几幅字呢……”

他越说越高兴,冷不丁地被路之涣打断,“晚上约了妈妈,刚下飞机的时候就约好了。”

何季白一怔,随即苦笑道:“好吧,她就是这样永远抢在我前面,去吧去吧,你们也很久没见了。”然后继续回他的办公室,把玩那些收藏品。

路之涣看着他渐行渐远的背影,微不可查地叹了口气。

何季白大抵算得上是个温润如水的谦谦君子,他生在何家这样的家庭,却对何家的商业帝国毫无兴趣,这个在家族中显得格格不入的小儿子,却从来没有违背过父亲的意愿,一辈子都生活在父亲给他框定的世界里。

路之涣揉了揉胳膊准备下楼梯,一转身就看到从何东房间里出来的何之柔。

何东或许对谁都没好脸色,说不定总统突然到访,都有可能吃到闭门羹,但何之柔是个例外。

如果何之柔是个男孩,也许今天的何家完全是另外一副光景了。

没错,这就是何东的做派,在这个现代文明高度发达的时代,竟然还固执地保留着“传男不传女”的观念。很难想象,这样一个刻板守旧的男人,一手缔造了东霆这样的商业帝国。

更奇怪的是,何之柔竟然也坦然接受,这些年来云淡风轻,安之若素。

“lucas!好久不见啊。”何之柔眯着眼睛微微一笑,走过来同他打招呼,“最近怎么样?”

她一边打着招呼,一边仔细地查看佣人送上来的餐盘,点头打发佣人进去后,才重新抬头笑道:“一起下楼吧,我要去趟市区。”

他们两人一同下了楼梯,刚走出回廊,何之柔突然说了一句,“董事长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大稳定,小晖又刚才来过,这次不凑巧。”

路之涣转头看她,看她有些瘦削的侧脸微微低垂着,平淡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情绪。

何之柔冲他一笑,“下次你先打电话给我。”

路之涣在心里微微叹息,他今天叹气的次数比任何时候都要多。

难道一向超然的何之柔都要卷进来吗?东霆真的能让所有人都为之疯狂吗?

“还有,你和小树的事……“何之柔咬了咬唇,再次开口,”真的要弄得这么僵吗?”

“这是董事长的意思?“路之涣反问。

何之柔无奈一笑,叹息着摇了摇头,“好了,我不该问的。”

目送着何之柔上了车,路之涣又回到何季白的酒庄里选了一支酒,坐上车赶去城市的另外一边,柏宣女士的住处。

柏宣再婚的丈夫来自于一个古老家族的旁支,据说这个家族的历史可以追溯到17世纪,这栋位于郊区的古堡就是仿造当年的建筑而造,不像何宅那样的豪奢,却也足够让人喟叹。

几百年下来,直系子孙开始落破潦倒,旁支却是风生水起,家族内最值钱的物件很快易主,全部被这个旁支搬到了这里。

路之涣一下车,就见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孩子骑在马背上,欢快地冲他打招呼。

“lucas!”小女孩一边急不可耐地跳下马,一边喊道:“你看见我刚才骑马了吗?”

路之涣点点头,露出笑容,“骑得很不错,进步很大。”

Je

ey比了比自己的脑袋笑道:“你看,我长高了不少,当然骑得比以前好了,我爱死了骑马了!”然后搂过路之涣的手臂道:“谢谢你送我小马,要不然妈妈肯定不同意,你知道的,她讨厌所有长毛的动物!”

这对同母异父的兄妹两一边说着笑,一边携手走进大厅,一进门就遇到了斯达克先生——Je

ey的爸爸,算是路之涣的继父。

斯达克先生身材高大,体型标准,一头红发来自家族的遗传,看上去很是风度翩翩。白人容易显老,斯达克先生年过半百,看上去要比同龄人年轻不少,想必是在身体管理方面投资了不少钱。

他热情地拥抱了路之涣,遗憾地道:“公司临时有个重要的会要开,我不得不出席,唉,这些该死的股东!”

“祝你们晚上愉快。”他吻了吻Je

ey的额头,然后就告辞了。

斯达克先生的临时缺席并没有影响Je

ey愉快的心情,她吐了吐舌头道:“我要赶紧上楼洗澡换衣服了,趁着妈妈还没下楼。”

Je

ey一蹦一跳地上了楼,路之涣一个留在宽敞的大厅里。

斯达克家族的古堡远离市区,主人一家平时并不常驻这里,只是偶尔才过来小住,虽然有一直都有专业人员进行维修保养,依旧给人一种空旷悠远的沧桑感。

高高的屋顶下悬挂着巨大的蜡烛吊灯,这房子里的陈设据说跟当年鼎盛时期时的一模一样,两旁悬挂着一排家族肖像,昭示着斯达克家族高高在上的悠久历史。

其中一幅穿着红色衣裙的女士画像吸引了路之涣的注意。

也不知道是斯达克家族的哪位先祖,一头小卷毛垂在脸庞两侧,像挂了两串小灯泡,白胖的脖颈带着一条漂亮的蓝宝石项链,一双微微下垂的蓝眼睛看着路之涣,露出迷茫地笑意。

这个眼神让他一下子想到了谢君予,那种冒着傻气的表情跟这个画中的女人何其相似,怪不得他一眼就注意到了这幅画,不过他无法想象谢君予烫了一头小卷毛会是什么样子?

……

反正他是绝对不会再看第二眼!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