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理性爱情》保持理性的名言 猎奇 理性爱情蕾丝

更新时间:2020-03-25 20:04:28

《理性爱情》保持理性的名言 猎奇 理性爱情蕾丝 已完结

《理性爱情》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木柬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秦蹇,顾容

火爆新书《理性爱情》是木柬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秦蹇,顾容,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天下午,秦蹇收到了徐展发过来的邮件,是关于顾家那次车祸的消息。 不知怎的,她竟然有点害怕打开。 深呼吸了一口气,操作鼠标,点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天下午,秦蹇收到了徐展发过来的邮件,是关于顾家那次车祸的消息。

不知怎的,她竟然有点害怕打开。

深呼吸了一口气,操作鼠标,点开了文档。

然而,秦蹇失望了。

因为年代久远的原因,徐展也没有能查到什么。

文档里只列出了当时可能操纵这次事故的人选和执行者的名单。

看完文档,她标记了几个重点名字,将这些人都记在了脑海里,而后给徐展发了一条指令:继续查。

...............

两个月后,顾容与秦蹇正式乔迁新居。

所谓新居,其实是秦蹇的江边别墅翻新后。

归宁那日,顾先生表示对别墅的内部构造很满意,本着节约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的原则,当下拍板,将江边别墅重新粉刷装修一下,以后就住这儿了。

当然也经过了秦蹇的同意。

这栋联排别墅周边的邻居,都是自己的人,像是一座堡垒,秦蹇在这里也比较有安全感。

搬家这天,顾西洲硬是要两人办乔迁宴。

“那就去外面吃。”

顾容与被自己弟弟缠烦了,只好将就一下,奈何顾西洲得理不饶人。

“乔迁宴就是要在家里吃的。”

“你来做饭么?”

“当然不可能了。”

“那你在放什么厥词?”

“不是有你么?”

秦蹇闻言,抬眸望向容与,后者见她好像确实有些兴趣,刚想说些什么,又听顾西洲道:“嫂子还没吃过我哥的饭菜吧,很好吃哟。”

顾容与无奈地摸了摸额头,此刻只想把这个大嘴巴封起来。自己老婆常吃的可是岳父那种水准的饭菜,他自己这个水平,真的怕有点不入眼。

顾西洲又对着顾容与道:“你平常忙,很难有时间做饭,过了今天,也不知道嫂子什么时候有机会吃到你亲手做的饭菜了。”

他这一口一个嫂子的,让秦蹇甚是满意。

“你想吃么?”

顾容与没有理会自己的弟弟,只微微低头询问身侧老婆的意见。

“嗯,机会难得。”

秦蹇眯着眼睛回答。

顾先生只得答应。

秦蹇没什么朋友,顾先生的朋友都抽不开身,原本以为只有顾西洲一人来恭贺乔迁之喜,却没想到突然多了这么多人.....秦蹇的哥哥和嫂嫂,以及两人的孩子小宝;顾西洲也带了自己的女朋友,温南意。

顾容与觉得......压力山大。

“你不要觉得压力大,秦修他自己做饭就挺难吃的,不挑的。”

秦蹇把他们招呼进门以后就懒得管了,便跑进了厨房找老公。

“你这是在给我减压?”

“你猜?”

秦蹇喂给他一个洗好了的苹果,他顺势咬了一口,“有点酸。”

“是么?”

她收回手,自己尝了一口,“不酸呀。”

“顾先生,你怕酸?”

“怕。”

看着他薄唇轻抿,衬衣袖子挽上去了十公分,露出结实的手臂,同时,专心致志地处理着食材,秦蹇好奇地问:“顾先生在手术台上也这么性感么?”

顾容与手指一顿,嘴角弯了弯,“性感?”

“嗯。”

“过来一下。”

秦蹇咬完最后一口,将果核顺手扔进了垃圾桶,朝他靠了过去。

“再近一点。”

顾容与一边切着肉一边说。

这面无表情切着肉,又一边让她靠近一点的样子,实在是很像那种斯文型的变态,秦蹇心里突然就有些发毛。

又朝他走了几步,昂着头,“嗯?”

“唔。”

顾容与转过头,微微低首,精准地含住了她的唇,细细描绘她的唇形。

秦蹇踮起脚,勾住他的脖子,伸出舌头与他共舞。

一吻作罢,顾先生离开了她的唇,还伸出舌头舔了一下自己的唇瓣,意犹未尽的样子。

秦蹇眯着眼睛,勾着他的脖子,道:“顾先生,我真想办了你。”

“好啊,等我把肉切完。”

暧昧的气氛瞬间消失得一干二净。

秦蹇这才发现他的双手还未离开过砧板。

她轻轻推开了他,问:“要不要我帮忙?”

“你会?”

“当然,我只是懒。”

想想也是,她别墅里没有佣人阿姨,张姨也只是跟着秦父秦母来的,她一个人住的时候,肯定会做一些的。

于是,顾容与点头。

后来....反倒成了顾容与打下手了。

怎么厨艺可以遗传么?

“夫妻搭配干活不累”,顾西洲看着满桌子菜调侃。

顾容与瞪了他一眼,旁边的温南意见此,夹了一块鱼肉给顾西洲,“你话少点。”

顾容与这才有空打量起自己弟弟的女朋友,看着看着眉头就皱了起来。

一旁的秦蹇在夹菜的时候故意碰了一下顾先生的手臂,后者转头,跟她对视一眼。

他发现自己越来越了解她了,不然怎么一眼就看出她眼中的信息:回头好好交待。

“姑父吃菜。”

清脆的声音响起,打断了两人的对视。

小宝的小肉手舀了一勺在自己面前的专门为他准备的玉米炒火腿粒,伸长手想要把勺子里的东西递给顾容与。

“谢谢。”

顾容与见状,把自己的碗递了过去,然后由衷地朝这个小孩子笑了笑。

“他倒是跟你亲近,很少见。”

出声的人是阿色,她转头看向自己的孩子,眼里满是怜爱,摸着小宝柔软的头发,小宝抬头朝自己母亲笑得很温暖。

阿色面带笑意,转过头朝顾容与道:“大概是因为顾先生你帮他接生的原因?所以他对你比较亲切。”

顾西洲有些震惊,还从未听老哥提过这件事,用眼神示意,而顾容与只淡淡地说了一句,“有缘罢了”,便望向小宝,暗自感叹缘分的神奇。

秦蹇听了阿色的话,把视线转向了秦修。

秦修面部虽然没什么变化,但他稍稍垂下了眼帘;动作依旧优雅,却比平常慢一些。

他不爽了。

小宝和秦修,不是很亲。有可能是前几年他缺席他成长的原因。

还有一点,阿色一向不苟言笑,她现在笑着对顾容与说话,自己老哥这个醋坛子估计要翻了。

秦蹇把自己调整到“作战”状态,她可不能让这个变态把自己老公给欺负了去。

“这里有两个顾先生,你注意一点。”

秦修慢悠悠地吐槽阿色,却是把顾家两个公子置于有些尴尬的位置。

阿色闻言看了他一眼,似是恍然大悟,“哦,是,刚刚没有造成困扰吧?”

一直和温南意自顾自品尝这桌盛宴的顾西洲知道这话是对自己说的,于是连忙道:“不会。”

“没事,他们理解的,一孕傻三年。”

秦修在一旁插话。

依旧是吐槽自己老婆,但顾西洲从他低沉的话语中突然就听出几分威胁,明明是在威胁说,敢说“有事”你就死定了。

秦家的人,果然浑身上下都散发着恐怖因子。

顾西洲礼节性地道:“可以直接叫名字的,不用这么见外。”

阿色擦拭了下嘴角,然后云淡风轻地道:“那就大顾和小顾吧。”

“......”

秦蹇和顾容与不约而同地扯了下嘴角,顾西洲面色有些尴尬,旁边的温南意想笑不敢笑,小宝不清楚发生了什么。

秦修则勾起一抹笑,心情大好,对自己妻子这行为甚是满意,“你倒是从善如流。”

阿色朝他看去,一本正经地道:“谢谢夸奖。”

众人:“......”

“你叫什么名字?”

顾容与之前一直在厨房忙,还未来得及询问,此刻问也是想化解一下这诡异的尴尬。

“我叫小宝。”

小宝唆了下自己的手指,朗声回答。

“不许吃手指。”

阿色在旁边警告,小宝一下子就将手放了下来,端正地坐好。

“小宝,跟人自我介绍的时候要说大名。”

秦蹇不咸不淡地说了一句,阿色抬起头看了她一眼。

“我就叫小宝”,小宝往自己嘴里舀了一勺米饭,吧唧吧唧着。

顾西洲突然插嘴,“韦小宝的小宝?”

空气突然安静。

“韦小宝是谁?”小孩子问。

“韦小宝是谁?”秦家几个大人跟着问。

顾容与、顾西洲、温南意:“......”

秦蹇知道韦小宝是谁,要多归功于她母亲,她曾经陪着她看了几集TVB版的鹿鼎记。她看了一眼秦三比墨汁还黑的脸,选择闭口不言,更不必说事情起因是她。

阿色见状,拿出手机,打开搜索页面,输入了“韦小宝”三个字。

“给我看一眼”,秦修出声示意。

阿色有点不想把手机给他,但从小到大,她都习惯了听命于眼前这个男人,几乎是本能,就把手机递给了他。

气温骤降。

顾西洲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看向自己老哥求助。

顾容与咳嗽了几声,正打算说什么,却被秦蹇放在桌下的手拉住了衣角。

他偏头看向她,只见她朝他微微摇了摇头。

然后秦蹇望向阿色,后者点点头。

“人家不过开一个玩笑,你这么小气吧啦的干什么。”

秦修没说话。

阿色知道他在气什么,不是因为韦小宝没有文化、花心、是个混混,也不是因为韦小宝是在妓院出身,而是,韦小宝没有父亲,韦小宝的母亲也没有得到相应的关爱和照顾。

有很长一段时间,他没有办法将阿色护在自己羽翼之下,同时也错过了小宝的成长。

他不是在气别人,是在恼自己。

“好了,再闹脾气就矫情了,这可是你妹妹妹夫家,那可是你妹夫的弟弟。”

秦修瞥眉,道:“谁闹脾气了?”

然后扫了一眼其他人,道:“怎么都不作声,我有这么可怕么?”

一桌子人只有小宝不受影响地大快朵颐。

“呵、呵。”

秦蹇故意笑得很嘲讽。

“........”

众人再一次沉默,并憋着笑。

而被嘲讽的人则瞪了她一眼,然后感到有一道视线扫向自己,稍一偏头,便看见了顾容与带着些寒意的眸子。

不怒反笑,这丫头现在有人护着了。

他朝这个妹夫举杯。

几乎是一瞬间,顾容与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