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风流》风流帝王 主角是刘邦,陈平的小说 风流免费试读

更新时间:2020-03-31 08:06:34

《风流》风流帝王 主角是刘邦,陈平的小说 风流免费试读 连载中

《风流》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弹剑 分类:武侠 主角:刘邦,陈平

《风流》是弹剑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风流》精彩章节节选: (告新读此书的读者:第一卷是全文铺垫和对主角身世的交代,如果你们比较性急,急欲看到精彩情节,请从第二卷开始看起。但作者相信,你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告新读此书的读者:第一卷是全文铺垫和对主角身世的交代,如果你们比较性急,急欲看到精彩情节,请从第二卷开始看起。但作者相信,你们看了一段时间后,会有***从头再看看第一卷的,呵呵:))

云蒸霞熨,仙鸟妙啼。一位须发皆白的老道坐在云端,拂尘在一把形状古拙的长剑上轻轻扫拂,口中念念有词。旁边两个僮儿侍立一旁,大气也不敢喘。良久,老道半睁开眼,瞧了一瞧那把长剑,微微摇头。

“老君,何事烦恼?”半空里一声长笑,老道抬头一看,只见一名仙人驾鹤而来,红光满面,正是道友太乙真人。这位老道便是太上老君,他延请太乙真人在身边坐下,叹了口气道:“老道今日心有所感,想成就一把仙剑,却总不顺遂,所以心烦。”

“老君向来只爱开炉炼丹,今日怎么想起炼起剑来?”

“老道纵观下界,兵连祸结。炎黄子孙最知礼仪,治理天下,讲究我道家的清静无为。若是太平盛世,这原本再好不过。但时人只知无为,却不知此无为须以自身强大为后盾,大有为之后,四海清平,方可以无为而治。炎黄子孙搞乱了顺序,难免失之文弱,要受化外之人欺负。老道铸此仙剑,便是想保佑世世代代良善的炎黄子民,以武止戈,让本性温良的人们不受外族欺侮。”

太乙真人击掌笑道:“老君慈悲,万民何幸!”俯下身去细看长剑,奇道:“此剑头角峥嵘,跃跃欲试,分明已满蓄灵气、仙气、霸气,老君为何却说不遂心愿?”

太上老君道:“是啊,此剑经老道点化,已凝聚灵气仙气霸气,却唯独少了一丝俗气。它要管世俗之事,怎能没有世俗之气?不食鱼难知鱼味之鲜,不行万里不知行路之难,老道正在为它缺少历炼烦恼。”

太乙真人沉吟道:“老君仙法已臻绝顶,浑身上下,更无半分俗气,留它在身边,此剑纵成诛仙神剑,也难解世间疾苦。老君何妨暂将它贬下凡间,若这顽铁被物欲所侵,埋没于十丈红尘,则天意如此,神仙终难干预人界之事;若它能力挽狂澜,干出一番大事业,在民众心里树立起一种信念,则此剑修行圆满,老君功德无量!”

太上老君展颜笑道:“老道也正作此想。功德不功德的且不去说它,剑在人心而不在手,光这一重境界,已使这顽铁的使命更上一重楼。”说罢大袖一拂,身旁的云层倒卷着四面散开,露出一块明镜也似的天宇,说道:“真人且往下看,如此时事,是否已到了顽铁下凡的契机?”

白登山,汉军大帐。高皇帝刘邦来回踱步,颏下一把长髯被他抚了又抚,终于也没能想出什么妙计来。一哨探来报:“山下匈奴大军移动,似乎顷刻就要发起进攻,请陛下定夺!”

帐下谋臣陈平大惊,道:“冒顿已围了我们七日七夜,都不曾攻山,如今将士们已经饿了两天,他却发起攻击,我们如何应付?”

刘邦皱眉道:“我军粮草已绝,匈奴冒顿单于统兵四十万,将白登山团团围住,不需进攻,只要再多过几天,饿也把我们全都饿死了,犯不着冒死攻山。朕看这只是寻常军马调动,你们休得惊慌。”

话虽如此,但性命攸关,刘邦心里终是放不下,亲率左右到山顶窥看敌营。放眼望去,山下密密层层全是匈奴营帐,无边无垠。此刻营门大开,大队精骑从营门直冲出来,绕山疾奔。匈奴兵骑在马背上,比在大炕安睡还要自得,一手控缰,一手挥舞马刀,口中大声吆喝,纵马疾驰,好一番耀武扬威!

郎中刘敬道:“陛下所言极是。匈奴骑兵善于在广袤的大漠草原上奔突作战,山路崎岖,于马战不利,冒顿领兵日久,绝不会舍长取短。只要不下山,我们暂时不会有危险。但军中粮草已绝,再多捱两日,我军不战自溃,陛下万金之体,实不能有丝毫闪失,不若现在趁军中将士还有些力气,鼓勇下山,保着我皇杀出重围!”

刘邦长叹一声,道:“朕是悔不当初啊!如果听了你的话,在句注山追不到匈奴军和韩王信,便该回守晋阳,哪有今日之祸?万想不到冒顿这蛮荒里长大的莽夫,也懂得示我以弱,诱敌深入!”

刘敬连忙垂首道:“陛下以赤手打出一片天下,古来帝王,从无有如陛下般神勇者,胆识自然远在为臣之上。只可恨冒顿军中有叛将韩王信,这人身受汉恩,熟知大汉兵法,却用来对付到我汉军身上。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时间紧迫,请陛下立刻传令突围!”

陈平大叫道:“不可!山下匈奴精骑达四十万之众,我皇在晋阳击败韩王信后,一路赶来,只带了三十二万人越过句注山。又因为欲奇兵突袭,随陛下赶到白登山的不过八万轻骑!以八万对四十万,敌军又是以逸待劳,万一突围不成,后果不堪设想。窃以为我皇绝不可轻身犯险!”

刘邦目注刘敬,道:“如果突围,爱卿觉得有几成把握可以成功?如果成功,朕十成兵马,还能够剩下几成?”

刘敬叹息道:“成功的几率,不过五五之数而已。匈奴精骑来去如风,最怕我们尚未突破他们的营寨,便被他们在平原上合围。但冲出去,至少还有五成把握,困守山上,却连一分机会也没有。陛下放心,臣下等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护卫陛下的周全!”

刘邦叹道:“便算突围成功,八万将士,可能连一停也剩不下来。此番随朕北来的将士,其中不少跟随我南征北战,出生入死,替朕打下这一片花花江山。若让他们埋骨异域,朕于心何忍啊!”

刘敬感激无已,垂泪道:“陛下体恤将士,臣等万死不足以报主隆恩。”

陈平道:“臣有一计,可以不费一兵一卒,脱此大难!”

刘邦大喜,目射异光,道:“说下去!”

陈平道:“塞北大漠,匈奴人除了马匹和风沙,还有什么?贼人屡屡犯我疆土,无非就是贪图我南朝的金银和女子。咱们投其所好,他想要什么,咱们就给他什么。比如说你本来要打别人一拳才能得到的东西,现在不用打,别人就送到你面前,这一拳你还打不打呢?臣探得冒顿单于的阏氏(匈奴单于妻之称号)十分贪财,咱们悄悄遣使以重金**于她,由她出面游说冒顿,或许可以让冒顿网开一面。”

刘邦抚须出神,并不回答。

陈平又道:“匈奴人素来彪悍,我大汉立国日短,民弱兵疲,国库空虚,要想站稳脚跟,开创长治久安之局,对匈奴的政策须‘和’而非‘战’。臣还有更深一层想法,匈奴人出身于荒野不毛之地,虽然野蛮,其实内心里自卑得紧,陛下若能将公主择一下嫁给单于,单于附凤攀龙之下,身价倍增,定然感恩戴德,永不来犯。”

“大胆!”刘邦一声怒斥,拔剑出鞘:“朕的公主是何等的金枝玉叶,岂能下嫁给化外莽夫?亏你说得出口!”

陈平吓得滚倒在地,连连叩头:“臣一心为大汉江山社稷着想,虽然出言无状,但请陛下三思!”

“不可呀,陛下!”刘敬也拜伏于地,道:“君子宁折而不弯,况我大汉天子乎!如与匈奴和亲,用公主的千金之体换来胡马不南,我堂堂大汉尊严何在,国威何存!”

陈平高呼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当年淮阴侯也曾身受胯下之辱!来日方长,请陛下以龙体为重,以天下苍生为重!”

刘邦手持利剑,两眼暴睁,脸上神色阴晴不定。山下,匈奴铁骑仍在嗷嗷怪叫着纵马驰骋,耀武扬威,山上汉军营里,却不知是谁带头,唱起了望乡:

“望乡,望乡,

道阻何长。

亡我良驹兮,

归途茫茫。

天水纵横兮,

去向何方?”

这小调也不知是何人所创,这两天在军中颇为流行。歌声低沉哀怨,此起彼伏,整个军营弥漫着一片忧伤绝望的氛围。刘邦悚然而惊,不自觉地想起生平大敌项羽被困垓下时英雄末路的凄凉。他的内心,正在进行一场激烈的交战。他手里拿着的,依然是当年斩白蛇起事时的那把宝剑,可是比之那时的意气昂扬,现在的心境是多么彷徨落寞。

良久,刘邦不发一言,陈平与刘敬两名臣子匍匐于地,不敢起身,心中都是无比惶恐,惴惴不安。直跪得两腿发麻,才听刘邦缓缓叹了口气,幽然道:“想当初,朕亡秦灭楚,得意洋洋,曾作一首大风歌云:‘大风起兮云飞扬,威加海内兮归故乡,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谁知一转眼匈奴南下,朕御驾亲征,却被困白登山,一筹莫展,真正是‘安得猛士兮守四方’!”言罢举剑下击,火星四溅中,身侧一块山石被他劈作两半。

刘敬与陈平见皇帝发怒,更加忐忑,又听出刘邦抱怨身边无可用之将才,无法保境安民,为他分忧解愁,心中说不出的羞愧惶恐,只是一个劲磕头。眼角余光却见刘邦颓然掷剑,仰天叹道:“难道我刘邦纵横一世,临到老来,却要向蛮族屈膝,骨肉分离?”

陈平忙道:“说是那样说,难道咱们真把公主嫁他?陛下只需选一个可人的宗室女子,封她个公主的称号,便可代表大汉和亲匈奴。冒顿又没到过长安皇庭,哪里分得清真公主假公主?大漠上风沙日照,匈奴女子大都粗犷难看,见了我汉朝姑娘,定天仙也似地宠着,也委屈不了我们这位假公主。”

刘邦叹息道:“和亲之事,以后再议。**阏氏,陈爱卿着手去办吧,朕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