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花香田园农女的悠闲生活 弱受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4-16 12:04:48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花香田园农女的悠闲生活 弱受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清水文 连载中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青华苏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余小葵,余美恒

《农女小葵的悠闲生活》由网络作家青华苏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余小葵,余美恒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有人可讲过,她没孙女儿,这会子来给人家当奶奶,不觉的是在打自个儿的脸子么?” 余小葵的话噎的魏氏险些一口气儿没上来,再看余小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有人可讲过,她没孙女儿,这会子来给人家当奶奶,不觉的是在打自个儿的脸子么?”

余小葵的话噎的魏氏险些一口气儿没上来,再看余小葵那含笑狭眼的模样,她是如何看怎不舒适,想进门又进不去,那死妮子的手掌贼有劲儿,捏的她手现而今还痛,想了又想,反而是身体一扭,旋身走啦!

余小葵撇嘴儿,啥人!

“龚力,你是想见官呢,还是自觉点自个儿离开!听闻你奶奶我病在炕床上几日了,即是不晓的这讯息如果传到郡守老爷的耳中,你觉的以咱大吴朝‘百事孝为先’如此的国家,会要你这类不孝之人有那安身之处么?”

龚力不语,却是盯着俩小孩紧狠的擦了下唇角,终是啥都没说走啦!

“你师父回来啦?”余小葵盯着人都走了,便拽了大栓,话说,她有些个饿了,这一大早的,只干架去啦!

帘子上还给她留了个热乎的荞面饽饽!

抓起来,一捭为二,塞入大栓手中半个,“帮我吃,我吃不啦!”

罗大栓倒也没客气,本来他即是一个半大的黄毛小子,半个干粮对于他而言,可以占了啥地儿?

才发觉,居然是甜的,很遗憾,吃的太快,居然没品出味儿便下肚儿!瞧了一眼余小葵才说,“我师父没回来,只是,我要听师父的话,在他院中好生练功!可你家太吵……”

“诶,谁要碰上这不要狗脸的人呢?”余小葵叹息,伸掌拍了下他,“那你继续练功,我进屋中啦!”

大栓盯着那顶着一个鸡窝脑袋的妮子进了屋,忽然间便笑了:瞧这样子,真真是给个男人亦不换,只是这样不错,起码不会被旁人欺压,嘿嘿……

余小葵进屋,余美恒方在给余敬恒换药。

余美恒的手掌便是一抖索。

余小葵接着又说,“大姑妈,我晓的方才没经过你赞同便说你们的婚姻被郡守老爷判了和平离异,可,如果不那般,他不会骇怕,亦不会……”

“翠花,一会子跟大姑妈进城罢,我想和平离异!”

却是余美恒打断了余小葵的话。

余小葵霎时瞠大了眼眸,“你想通了……”

“我不可以要他害了你们……”余美恒讲完,便伸掌拍了一下余敬恒,“不必为我担忧,我可以养活自个儿……”

乐呵呵的梳了头,套上马拉车,“大姑妈,走啦!”

余美恒今儿拾掇的倒还干净,脑袋上的包布也拿下,却是一块没脱痂的黯黑色血痂印在眼角跟日头穴的中央。

到了郡府,余小葵并不晓的这程序要怎么走,总不可以径直找毛大人罢,再说咱是啥身份儿呀,因此,唯一能求的人,便唯有施捕头了。

施捕头一听是她,紧忙走出,“妮子……咦,余家妹子儿你怎么到了郡府……”一瞧见背后的余美恒,施捕头便扔下了余小葵!

余小葵抿紧了嘴儿,你要不要表现的如此热情呀!

仅是余美恒不晓的他的心思,“想问一下,办理和平离异,要我去敲鼓么?”

施捕头一刹那间怔在了那中,眼眸眨了几下,那心却跳起,怔是半日没讲出一句来!

余小葵蹭到了他的身侧,伸掌在黯处,紧狠的拧上了他的胳臂!

即便是施捕头如此一个汉子还是痛的龇牙咧嘴儿,却还要忍着不可以要对边的女人发觉,遂忙向旁移了半步,自是拉开了跟余美恒当中更大的距离,自然离余小葵也远了半步。

余小葵便扬了下脸,“呵呵……这事儿不好办么?”

施捕头一个汉子,居然在余小葵的呵呵声中,觉察到一缕凉意!

好罢,他坦承,他第一眼看见余美恒这女人便有某种想保护她的欲望,而后再经过堂审事件,听见龚元的话,再而后看见龚力揍她,他便产生了一种忿怒,再以后又遇见她,好罢,他坦承,他想要这的女人,便如此简单!

很遗憾,好像她这侄女儿,不要看人小,那小眼眸里看事儿才喊一个毒呢!不晓的好办不好办?

“那日,毛大人已讲了,你这类状况,只须你想和平离异,随时找他便可,而你今儿的运气真非常好,督抚大人今儿才走,毛大人正闲着……”

余小葵便乐了,拉上余美恒,“施捕头,那般我们去击鼓么?”

“不必,你们等我一下,我去见见大人……”

施捕头一撩袍子便跑回了郡府.

大约有两柱香的时候,施捕头走出,眼眸亮亮的,即便声响都带着亢奋,“毛大人请你们进去……”

余小葵暗忖,不必升堂?亦是,这又不是啥刑事案件,便一离婚自不必那般麻烦。便抚着余美恒走进了郡府后院。经过施捕头时,亦不知是存心的还是无意的,一脚便踩上。

而后还辗了下,施捕头瘪着嘴儿,盯着鞋面上那小脚印,暗忖,这妮子,这报复心中还真真是重!

诶,儿子那般聪敏都被她一眼看穿,现而今她又这般,莫非,她非常不喜欢自个儿么?

一时候施捕头居然失去了自信!

“不可以!”

“不可以!”

余美恒被突来的一口同声吓了一跳,眨了眼眸,瞧了一眼余小葵,自然,侄女儿不赞同自有缘由,可,那施捕头为啥不赞同?

“恩亨!”毛大人叹息喉咙,当没看见施捕头那满面的窘迫之色!

施捕头看见余美恒的眼神,不大自在的讲道,“不可以!你不要那般想不开,你瞧,你有可爱的侄女儿,你还有亲人不是么,没到做尼姑那地步……”

若非他脸本来便黑,那臊的通红的模样还真真是遭人一眼看穿了去!

余小葵背后撇了一下嘴儿,不晓的啥喊解释即是掩饰,掩饰即是事实么!

余小葵忽然瞠大了眼眸,诶呀,这余美恒亦不是没脑筋呀!

瞧此话讲的,毛大人岂会有不赞同之理?

果真,那毛大人听过后点了些头,“要是这世间的子女皆有你如此的一片孝心便好啦……”

余美恒垂了头,却是掉了俩滴泪下来。

此刻毛大人,“和平离异,这世间又有几人有这勇气,大吴朝建国10年,除却5年前的燕国长公主提出和平离异,也即是10年后你这乡野村姑啦!只是,本官却赞赏你这类勇气!”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