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盛世宠婚:腹黑总裁惹不起》盛世宠婚总裁轻点爱 大叔受 盛世宠婚:腹黑总裁惹不起精彩阅读

更新时间:2020-04-19 00:12:09

《盛世宠婚:腹黑总裁惹不起》盛世宠婚总裁轻点爱 大叔受 盛世宠婚:腹黑总裁惹不起精彩阅读 连载中

《盛世宠婚:腹黑总裁惹不起》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里屋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鹿灵,谢君

完结小说《盛世宠婚:腹黑总裁惹不起》是里屋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鹿灵,谢君,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天气阳光好,蓝天白云飘。 辛勤的黄毛年轻人,在谢君巡别墅门前的花园里,一阵劳作。 他忘记了昨晚耕耘的一晚,甩开了一夜女人,走出了...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天气阳光好,蓝天白云飘。

辛勤的黄毛年轻人,在谢君巡别墅门前的花园里,一阵劳作。

他忘记了昨晚耕耘的一晚,甩开了一夜女人,走出了谢少爷的六星酒店。重新做人还是一个好少年。

他摆弄了一番青草,再拨弄了一番繁花,他觉得自己身心被自然一阵洗涤。已经做好了面对纯洁一枝花谢君巡了。

他轻车熟路地爬到了谢君巡别墅二楼的阳台,再悄无声息地非法闯入谢君巡的家。

不久主人回来了。

季邵安眼睛一瞪:“在我家里让我腾地方就算了,女人居然还给抱回家来了!”

眼见着谢君巡一步一步往二楼走,季邵安一着急躲在门后。

“季邵安!”谢君巡揉着太阳Xue十分不耐烦。

“天啦!谢君巡原来你是个变态。”季邵安警惕地左摇右看,“装了摄像头的吧。”

一件沾了泥土的风衣被扔到了季邵安脚下。

“呵呵。”谢君巡冷言冷语地笑了两声,“觉得衣服碍手碍脚爬不上去,就索性扔了吗?”

家庭医生还诚惶诚恐地跟在背后,谢君巡揉着额头十分疲惫,忽而他的眼神一抬,面无表情地说道:“医生,除了开颅之外,能不能看这女人脑子有没有问题。”

医生一愣,谢君巡叹了一声气回房了。

一针一服药医生走后,鹿灵睁开眼睛,却觉得自己还在发梦。

这是哪里?宽敞的别墅客厅,落地的玻璃大开,阳光刺眼地逼近了整个院落,一两个摇椅放置在花园里,映衬着绽放的花瓣。

好美的房子。

鹿灵揉了揉眼睛,记起来了是昨晚酒会,富二代的别墅。她眯着眼睛看着阳光,和着美景一片寂静,她靠在沙发上,小腿上还有懒洋洋的阳光。

好美的梦。

一张男人的脸立在了鹿灵的面前,黄色的短发立在头顶上,却不像是张牙舞爪的刺猬。男人的长相显得轻浮,飞扬的眼角,勾起的薄唇,但是这些都不妨碍眼前的黄毛是一个略显阴柔的美男子。

啊。是昨晚酒会的结款人,富二代季先生。

鹿灵的眼睛一耷拉,不知道为什么会梦到这季先生。

而季邵安也认出了鹿灵:侯戚戚身后的白裙子女人。哦。昨晚在浴室里面的女人,是你啊。

季邵安轻蔑一笑:长得不错,动作迅速,一晚上居然就能把我们谢少爷给办了。厉害,厉害。

鹿灵读不出季邵安如此情绪,只觉得头脑晕沉还想再睡。

“喂。”季邵安不轻不重一巴掌,打在鹿灵左脸上。

鹿灵紧皱着眉头再睁开眼睛:这梦连痛觉都这么真实。

“其实我佩服你们这样的女人。”季邵安一阵善意纯洁的微笑,“你们目标明确,得你所得。相比于正大光明的外围女,穿着T恤露出大腿看似良家女人,却更是防不胜防。”

“做个梦而已,连个陌生人都跑出来说教。生活累,连梦里都累。”鹿灵一阵皱眉,摇头晃脑地嘟囔道。

季邵安可没有体贴知心,他只读到了不尊重。

他笑容尽失,反手又是一个巴掌。

“!”鹿灵感觉不能忍:生活里憋屈不能发疯,在梦里总不用忍耐了吧。

“有病吧!”她一跃而起,随手拽起沙发上的灰蓝色靠枕,便朝季邵安扔了过去!

季邵安有耐心,可是那只针对他的铁哥们儿谢君巡。

他的脸色一黑,接住了靠枕往地上一扔,身子一探伸到了鹿灵的面前去,右手一来掐住了鹿灵的下颌,鹿灵一阵吃痛却挣扎不开。

“喂。”季邵安的眼睛半睁,“你真的以为,反抗富少博取关注这一招,真的会奏效。”

鹿灵的眼神一斜,只觉得:这季公子果然傻不拉几,自我意识过剩,满脑子都是被害妄想。

鹿灵的下颌还被季邵安紧紧拽着,她感觉后颈疼痛,却挣扎不出男人的蛮力,她无奈地说:“富二代,是,所有女人都应该围着你们转,因为婚姻可以改变她们的后半生。”

这时候她的嘴角忽然流出了一抹轻蔑:“可是巴结你们有用吗?插不上手的富二代,我巴结你让你深爱我,可是你们真的有能力主宰自己的婚姻吗?”

“哼。”鹿灵冷冷哼了一声,整张脸都写了两个字“不屑”。

她看着眼前的黄毛,吐出了三个字:“窝-囊-废。”

季邵安的脸色,冰冷。这女人说出的是实言,随即善良又纯洁的眼神,蔓延到了脸上去:“可是你们如此女人,以为自己一具身体独一无二,想要交换出更多利益来。”

他的眼睛睁开,一字一顿地说道:“你们难道不是,寄-生-虫吗?”

“哼。”鹿灵的脸上笑容竟然更甚了,她的下颌已经被捏出了五道鲜红的痕迹,“你认识我吗?还是认识我妈?”

她的眼神落在自己小腿跳跃的阳光上:“我暂且不评价自己,可是兄弟,你站在什么立场上来评价我?”

季邵安的眼睛睁大,他讨厌这个女人:自以为是,但是一针见血。

他被看做纨绔子弟,日夜与这样的投机女人厮混。他既与她们融为一体,却又深深,深深地看不起她们。

鹿灵一手挣扎再抓来了一个抱枕:“这么喜欢练握力,用它捏着玩儿吧。”

季邵安不能理解女人的冷幽默,他看着鹿灵,鹿灵困顿的眼眸里除开一片黑色,什么情绪也没有。

她看着自己,像是在看待一团空气。这样态度,让季邵安心中生出了一股无名火来。

“喂。”季邵安的眼睛一眯再一睁,笑盈盈地说道,“办了一个谢公子,就已经目中无物眼前无人了?”

谢公子?鹿灵皱眉:这做梦果然逻辑不清,这梦里的前因并没有我睡了“谢公子”啊。

季邵安的眼眸一黑,一双大手抓了过来,按住了鹿灵的脖颈,将她往沙发内里拽了几分,身体一覆,便压住了鹿灵。他感觉到女人的温热体温,掺杂着几分香气。

季邵安吃惯了浓妆的满汉全席,他吃不下素颜的清汤小菜。

他压住女人两条光洁的长腿,整个人笼罩在温热的身躯上。

鹿灵本就生病,一米八的大男人再这样一压,鹿灵只觉得胸闷气短呼吸不畅。她努力要挣脱,满嘴都是精致古龙水的气味,她努力挣扎只为呼吸一口新鲜空气。

鹿灵很无奈:这梦的节奏感很强啊!

季邵安不紧不慢地脱下衬衣纽扣,露出性感的锁骨来。女人没有口红印不出暧昧的红唇,于是他一手拽住鹿灵的腿,强行把女人光洁的长腿锁在他的腰上。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季邵安的嘴角牵出一个笑容来,可是他的声音却是急迫的。

他说:“谢君巡!管好你的女人!”

季邵安顿了一顿,看着身下拼命呼吸挣扎的女人,他变回了无表情。

季邵安尖着耳朵,听见谢君巡打开房门的声音,所以他的戏码开始了。

他的头一抬,惊惶地看着谢君巡,一把将拽住的长腿推开,将温热的体温扔出了怀抱。

他十分无奈又遗憾的表情:“她居然还在,勾-引-我。”

一个认识不足一月的女人。

一个认识十五年以上的铁哥们儿。

二人身体交织缠绕,这让谢君巡忽然感到一阵厌恶:投机的女人,又一个投机的女人。

本就疲惫的谢君巡更是感觉头痛欲裂,他半睁着眼睛,看着衣衫不整的二人。

谢君巡感觉肩颈的咬痕,又是一阵莫名的疼痛。

他面无表情:“季邵安,帮我把她给扔出去么?”

“自然。”季邵安露出了一个受伤却治愈的笑容,“我最擅长扔掉粘糊糊的女人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