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妖师怪奇事件簿》 年下攻 妖师怪奇事件簿H文

更新时间:2020-04-26 00:13:28

《妖师怪奇事件簿》  年下攻 妖师怪奇事件簿H文 已完结

《妖师怪奇事件簿》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白雪丸子 分类:悬疑灵异 主角:敬罗,刘渊桦

白雪丸子新书《妖师怪奇事件簿》由白雪丸子所编写的悬疑灵异风格的小说,主角敬罗,刘渊桦,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兴旺小区四单元三零二室,这是敬罗小时候居住的地方。 敬罗的母亲曾是纺织厂的女工,温柔贤惠,待人和睦,很受四邻喜欢,而敬罗也从小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兴旺小区四单元三零二室,这是敬罗小时候居住的地方。

敬罗的母亲曾是纺织厂的女工,温柔贤惠,待人和睦,很受四邻喜欢,而敬罗也从小听从母亲的教育,尊老爱幼,懂事礼貌,总是大人们教育自家孩子的典范。

然而敬罗的父亲,却是人人都避之唯恐不及的地痞流氓。

谁也不知道为什么像敬罗的母亲那样贤良温柔的女性会嫁给一个没有丝毫道德可言的流氓,大家都传言说她是受到了男人的威胁才不得不屈从的,不过真相谁也不知道。

但这男人的人品大家却都确实的看在眼里。

男人没有工作,也没去找过工作,成天就是在外闲晃惹事,常常一言不合就取出凶器跟人斗殴,下手极其毒辣,每次都是打得旁边的人都看不下去了才会停下来。家中一切开销全都靠敬罗的母亲一人支撑,偏偏游手好闲的男人还喜好赌博,就总是不断的从敬罗母亲那里拿走一笔笔钱,导致这个家庭一直都处在极其艰难的状况,他却对此视而不见,一旦没钱可花就会对敬罗和敬罗母亲拳打脚踢,极其难听的骂声可以传遍整个小区,每次都是义愤填膺的邻居群起阻止才勉强平息下来。

看不下去的邻居曾经悄悄的建议敬罗母亲跟他离婚,可是不知是畏惧还是因为别的什么,敬罗母亲一直都没有这么做,她就一直这样默默的承受着,为了维持家计又同时兼任了好几分工,人很快就消瘦了下去。

当敬罗年满十二岁,也就是大约十五年前时,一切却都改变了。

男人入狱了。

原因是他杀了一个闯空门跑进他家的强盗。

按说这种出于保护家庭而犯罪的举动都会受到四邻的同情,可是对于这个男人入狱一事,大家非但没有同情,反而交手称赞,而且他们深深怀疑男人根本就不是为了“保护家庭”才杀了那个强盗,而是因为他无法抑制自己的暴力倾向了所以才动的手。

但真实情况谁也不知道,也没谁真的去问过男人,大家只是对于男人竟然会去自首一事好奇了一阵子,而后便平息下来了。

更令大家在意的,是敬罗母子俩的情况。

那时候由于男人不断的赌博,敬罗家已经负债累累,总是会有凶神恶煞上门讨债的人,虽说在这个时间男人入狱并不会改善他们家的情况,但好歹也不会再增加负债,这起码也算是一个好消息。

身兼几份工努力了三年多后,敬罗母亲总算将所有外债还清,而后为了升上高中的敬罗,她便搬离了这个小区,离开了那还属于男人名下的房子,之后大家就再没见过这母子俩了,只是大概三年前听说敬罗母亲因病过世,想来也是那些年Cao劳过度留下了顽疾所致,大家着实唏嘘了一阵子。

“听说现在小敬罗出人头地了,有时候电视上也能看到他,一表人才真是让人欣慰,要是他母亲也能看到就好了……”

看着摇头叹息不已的几位老人,苍狐看了看三零二室,询问道:“他是什么时候出狱的?”

“半年前吧。原本是判了十六年的,但好像因为那个什么……什么来着?”

“‘减刑’。”另一个老人接话道,“听说是在牢里面表现不错,减了一年多,这不就提前出来了嘛?”

“对对,就是那个!唉……什么‘表现不错’,我看他根本就没有丝毫悔改,一把年纪了还是成天游手好闲,时不时还跟别人产生冲突,这跟十五年前有什么区别?”

“要我说啊,他迟早还会回牢里去的!”

“肯定的,都说狗改不了吃|屎啊!”

看着意见一致的几位老人,苍狐若有所思,没有再询问什么,她抬眼又看了看那边,发现刘渊桦已经下来了,便礼貌的跟几位老人告辞,起身迎向刘渊桦。

“怎么样?有好好询问吗?”

“你当我是谁?”瞥了苍狐一眼,刘渊桦一面往小区外走一面开口,“他承认三个月前那小子带着女人来见过他,也承认过了一个月后那女人单独来过,不过他说那时他就跟那女人说了几句话就把她‘请走’了,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你觉得呢?”

刘渊桦不屑的轻哼了一声:“他在撒谎。都两个月了房间里还留有那个女人的气息,绝不只是‘说了几句话’而已,肯定还发生过别的事情。”

回头看了眼身后的小区,苍狐思索了一下,又道:“渊桦,陪我去查点东西。”

刘渊桦不耐烦的皱起了眉:“你还想查什么?”

“十五年前的故事。”

虽然满脸不情愿,但刘渊桦还是陪着苍狐去了她的目的地——市图书馆。

这座城市的市图书馆早已将老旧报纸进行了数字化处理,只要进入图书馆数据库就能查阅,而原版的报纸现在都存放在仓库里,一般是无法翻阅的。虽然这是为了方便市民而做出的改变,但苍狐看着图书馆里的电脑却不禁头疼了起来,举起手指在触摸屏上晃悠了半天都不知道该从何下手,直到旁边的刘渊桦实在看不下去低沉的说了一句“让开”,她的查阅才终于有了进展。

屏幕上的画面不断变化着,很快刘渊桦就停了下来,转头看向一脸迷茫的苍狐:“你要找的就这个吧?”

眨了眨眼看清上面的标题,苍狐顿时笑了起来:“没错,应该就是这个了。”

说着她凑过去细细的看着上面的报道,看了一会儿却发现下半截看不见,不由向刘渊桦投去困惑的目光。

没有开口说话,刘渊桦冷着一张脸随手划了一下,见后面的内容就这样出来了,苍狐立即一脸新奇,也学着刘渊桦那样伸出手指跃跃欲试,但是半晌都没有落下,见此刘渊桦皱了皱眉,终于开了口。

“看你的报道去。”

闻言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苍狐便收手站立老实的查看起了报道。

报道所言与老人们说的并没有太大出入,唯一的区别就是报道花了更多的笔墨来渲染就此与父亲“长久分离”的小敬罗而已,略过这些没什么实际意义的句子,苍狐的视线停留在了几个文字上,轻轻的念了出来。

“‘因防卫过当致死,判处十六年有期徒刑’……”

报道上除了刊登有嫌犯和死者的照片以外,还有一张现场尸体的照片,虽然不少细节经过了模糊处理,但还是能看出躺在血泊之中的死者身上有许多严重的伤痕。

“是有多‘过当’才能做到这地步呢?”

眯起眼睛低声自语,苍狐又看了一眼十五年前的敬罗父亲的照片,便收回了目光。

“回去吧,差不多该从小曼身上找最后的答案了。”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