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我在地府做阎君》地府阎君 强强 我在地府做阎君强攻

更新时间:2020-04-26 04:05:39

《我在地府做阎君》地府阎君 强强 我在地府做阎君强攻 已完结

《我在地府做阎君》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子五月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程月衣,原钰

主角是程月衣,原钰的小说《我在地府做阎君》此文是子五月原创的玄幻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这两人,自然就是原钰与少英。 看门丫鬟脸上突然飞来一抹红晕,她的表情变得十分羞赧,眼皮要抬不抬的偷偷撇向原钰,双手绞着衣角,那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两人,自然就是原钰与少英。

看门丫鬟脸上突然飞来一抹红晕,她的表情变得十分羞赧,眼皮要抬不抬的偷偷撇向原钰,双手绞着衣角,那把充当武器的扫帚都被丢在了一边。

少英看那丫鬟的表情,心知此事已经成了。他就知道,原钰长了那张祸水的脸,天上地下,没有谁能见了他不动心的!

对着这样一张脸,谁能够说出拒绝的话呢?

少英眼里露出欣然笑意,指向原钰道:“姑娘,这位是我家少爷,我是少爷的书童。你看,天色已经这么晚了,这附近又仅有您这一处宅院,我们实在找不到别处歇脚,您就通融通融让我们在贵府借宿一晚吧?”

看门丫鬟脸上露出‘原来如此’的神色,她望着原钰,通红着脸,眼神飘忽,说话磕磕巴巴:“公,公子想借,借宿?好,好啊!你们且先稍等,待我去禀告小姐。”

少英暗笑着,深深扶了一礼:“麻烦姑娘了。”

丫鬟连连摆手:“不客气,不客气。”说着快步向院内走去。

丫鬟去后,少英深深感叹一句:“美色的力量果然强大!”然后兴奋的冲原钰飞过去一眼,眼底闪着‘还是我厉害吧!’的神色。

原钰好笑的摇摇头,对这个看脸的社会,只能悄悄的在心里叹口气。

不多一会儿,看门丫鬟便引着另外一位女子走了过来,那女子穿着碧绿色百褶裙,发髻挽成圆环,一左一右垂在双耳旁,显得娇俏可爱,穿戴上较之看门丫鬟更精致些,原是程月衣的贴身丫鬟,名唤银枝。

看门丫鬟引荐两人道:“银枝姐姐,这两位便是想要借宿的书生了。”

银枝扫量他们一眼,然后目光停在原钰身上,心里暗道:果然如小西(看门丫鬟)所说,是个人中龙凤。遂语气里也带了几分殷勤客气,笑道:“两位公子请随我来,小姐已经在偏厅等候二位了。”

两人遂跟着银枝进入宅院内,踩着青石铺就的甬路,经过重重游廊,到达一处铺陈奢华的厅堂内。厅堂上首,一位身着月白色长裙的女子正端端正正地坐在一张雕花大椅上,她头上簪着碧玉流苏,耳旁荡漾着一对绿玉坠,眉目精致,月牙般的眼睛如秋水一般,乌黑的长发盘成精致的发髻,大方,端庄,温柔,娴静。只不过她脸色颇有些苍白,怕是刚刚丧父的原因。

此人正是程月衣。在她身旁侍立着三名眉目可人的丫鬟,俱都笑意盈盈的看向来人。

程月衣听小西神色夸张的说,有一位惊为天人的男子想借宿时,原本还不是很相信。此时,看着踏入偏厅的男子,她不禁瞬间屏住了呼吸。

那男子穿着普通的素青色衣衫,身上配饰也未见得十分名贵,可他周身却散发着令人为之目眩、为之折服的气场。他还未说话,还未有何动作,只单单站在那里,那容颜气质、举止行为,便让程月衣的一颗心,砰砰的跳个不停。

她从未见过如此出尘的男子。

或者说,这世间,估计再没有如此男子。

如画伊人,仙姿玉色。

少英见程家小姐久久未说话,一双眼睛直直看着原钰出神。而原钰竟也毫无反应,两人竟像默默生情一般!自己却成了外人,心里便无端涌入一股厌烦,像是自己的东西被别人觊觎了一般,让他心生厌恶,烦躁不已。

“你就是程家小姐程月衣?”少英只想出口打断他们的视线,只是话一出口,便觉得这话说的颇有些冒昧。

当场直呼女子的名讳,那是登徒子才做的事情。

程月衣猛然回神,自觉失态,脸庞顿时通红,她用长袖掩了脸颊,调整好情绪后,才微笑着转向少英,礼数周全相邀:“两位公子请坐。”随后疑惑问:“公子怎知小女子的闺名?”

“路过此地,听说了些。”原钰淡淡扫了少英一眼,似在嗔怪少英的无礼,接过话:“小生乃上京赶考的书生,名唤原钰,这位是我的书童,唤少英。冒昧打扰,还望小姐不予计较。”

少英自觉失言,低垂了头,闷声坐在了偏厅两侧的木椅上,取了桌上的茶,一口饮了。

真是奇怪,少英想,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莫名其妙就生气了?

少英使劲甩了甩头,想把这莫名其妙的情绪甩出去。

“既如此,两位今夜便在这里安心住下吧。”程月衣站起身,望着原钰的一双眼睛里有喜悦有羞涩,她微微低下头,再抬头时,仍是大方模样,她关心问道:“钰公子可用膳了?若是不曾用膳,不妨在府上稍微吃些罢。”

原钰想了想,点头表示同意。

不大一会儿,偏厅内的桌子上便摆了几样精致菜肴,金盘银碗,十分奢华。

两人入坐,边吃边聊。

少英作为一枚正经书童,只能在原钰身后站着,并不能入席吃饭。他看着两人吃的津津有味,还聊的挺嗨,心里瞬间窜起一股邪火!他摸了摸肚子,伸出一根手指头,使劲戳了戳原钰的后背。

原钰突感背后一阵生疼,微微侧了侧头,只听少英用传音术向他抱怨:“你是不是看见美女把我忘了,你想饿死我呀!”

听闻此话,原钰的眉眼不经意的向上挑了挑,面上露出了一抹促狭笑意,他起身离桌,对程月衣道:“程小姐,我家书童也不曾用膳,你可否也为他准备些膳食?”

程月衣愣了愣,随即起身,仍旧笑着,礼数周全道:“这是当然,不如就随我们一起用膳吧。”

少英听程月衣如此说,立刻上前走了两步,坐到原钰与程月衣中间的位置上,豪爽拱手道:“谢了啊!”

程月衣见少英没规矩至此,不满的皱了眉头。她心想,这书童怕是被钰公子惯坏了,如此无礼!转念又一想,这也好,说明钰公子是一个不拘小节的男子。想到此,便也没有计较少英的无礼,仍旧面带微笑的在一旁坐了,不经意说道:“钰公子既上京赶考,想必是饱腹经纶之士……”

话未说完,少英抢道:“这是自然,我家少爷可是文武双全!尤其是一手围棋下的那是出神入化,打败天下无敌手!”说着,不免叹息一声:“唉!若是能有人能与我家少爷匹敌,那该是何种壮观的场面啊!”

程月衣身边的银枝甚是能揣测主人心思,听闻此话,立刻答道:“钰公子,不瞒你说,我家小姐自幼勤学琴棋书画,不止如此,这围棋也是下的极好,两位倒是可以切磋一下。”

程月衣听自家丫鬟如此说,心里不免默默的夸赞银枝机灵,嘴上却斥道:“银枝,莫要胡说!”然后转向原钰,谦逊的说道:“围棋,我确实懂一点,若是钰公子不嫌小女子棋艺不精,不妨指点指点小女子?”

原钰点了点头,还未说话,少英便瞪了一眼原钰,然后不咸不淡的抢着回话:“不嫌不嫌,你们就下一盘吧。”

少英既如此说了,原钰也未反驳,点头表示同意。

少英更生气了,拿着一双沉甸甸的银筷子,瞧着满桌的食物却毫无胃口,心里默默抱怨:什么呀!一个个的菜这么难吃,还不如我们家大妞做的饭菜呢!哼!

天色慢慢转暗,原钰与程月衣在偏厅内下围棋,少英却偷偷的溜到了程月衣的闺房房顶上,今晚夜色格外好,月明星稀,将大地照耀的一片亮白,少英能清晰的看清周围的一切,他潜伏于此,等着恶霸现身。

深夜子时,整个程府静悄悄的,少英趴在房顶,正无聊的发毛,就见,暗夜里,一名黑衣男子悄悄的从程家高高的外墙上翻了进来,身法利落,悄无声息。

男子穿着黑色紧身夜行衣,头发利落的朝后束起,脸上围着一块黑布,只留出眼睛来,他身法奇快,闪身腾挪几无声息。

少英暗道:怪不得他能在如此严谨的程府得手,原来他竟不是凡人!

少英嗅着空气中隐隐散发的妖气闭上了眼睛,等再睁开的时候,双眼隐隐发出蓝光来,那男子的元身在少英眼前一闪而过,原是一只斑点豹。

豹精蹑手蹑脚的来到程月衣闺房外,经过外堂,闪到内室,他的脚步极轻,未曾惊动值班的丫鬟。一路顺风顺水,他站在程月衣的香榻前,看着朦朦胧胧的纱帘,想象着程月衣曼妙又香甜的身躯,不禁欣喜若狂,一双眼睛仿佛要喷出绿光来!

他伸出因激动而颤颤巍巍的右手,缓缓的掀开榻前的浅黄色帐幔,却见……

床榻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被褥,却不见程小姐本人!

豹精眉头一皱,心头纳闷儿,按理,程小姐此时应该已经就寝了啊?!他隐隐约约觉得不妥,感到此地不宜久留,便未曾耽搁,转身快步闪出了程月衣的闺房。

闺房外,少英趴在房顶,捏起嗓子,装作程月衣身旁一位小丫鬟的声音喊道:“快来人啊!有贼!”

这声音如同一颗炸雷,将程府的安静彻底打破!

程府众丫鬟婆子以及小厮们自睡梦中惊醒,匆匆披上衣服,拿上扫把铁锅等物,循着少英的声音喊叫着赶来!

而在偏厅下围棋的程月衣以及原钰明显也听到了,原钰心里默默抚额叹息:少英这家伙不默默的将事情办了,偏偏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实在是令人头疼。一旁的程月衣见原钰脸色略有些不虞,便起身抱歉的看了原钰一眼,道:“钰公子,实在抱歉,是我招待不周,让你遇上这种事。”

“无妨,我们且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原钰说完,便随着程月衣以及丫鬟们向着程月衣的闺房处走来。

而那豹精听到声响,心里猛然一惊,未曾想到会被人发现,于是,脚步越发快速,他奔至院落,忽然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