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震惊!这个妃子居然》震惊这个妃子居然最新 章节列表 震惊!这个妃子居然全文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5-27 16:06:47

《震惊!这个妃子居然》震惊这个妃子居然最新 章节列表 震惊!这个妃子居然全文免费阅读 已完结

《震惊!这个妃子居然》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慕怀清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宓妃,薛楚铃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慕怀清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震惊!这个妃子居然》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宓妃,薛楚铃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巧的是,丧事一发完,祺淑妃的病便好了。枕春本以为,之后便能见着祺淑妃与宓妃二虎相争大权的局面。没料到祺淑妃出其不意,立刻上禀说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巧的是,丧事一发完,祺淑妃的病便好了。枕春本以为,之后便能见着祺淑妃与宓妃二虎相争大权的局面。没料到祺淑妃出其不意,立刻上禀说自个儿病愈之后精神大不如前,宓妃摄理六宫十分妥帖,不愿再受重任。慕北易无心管得这些小事,便允准了。

如此便也奇怪。早晨请安依旧是到朝华殿拜见位份最尊的祺淑妃,殿上却是祺淑妃于宓妃同坐最高位,不论尊卑。

“许久没见诸位妹妹,倒是十分想念。”祺淑妃半点病态都不见,只觉得休息一段时日倒愈发丰腴美丽。她着烟霞颜色的绸裙,饰珊瑚手钏,红玛瑙耳铛。整个人肌肤愈发雪白,明眸皓齿瞧着万般端庄柔和。

宓妃笑道:“祺淑妃姐姐真会说话,人也容色更胜之前。今日陛下说您病愈是好事儿,下朝要过来看看。若见得姐姐这一病却病得更娇美了,岂不是舍不得走?”

祺淑妃明知宓妃语带嘲讽,却纹丝不动,柔柔道:“病里家中亲眷陪伴,心里是暖的,自然好得快。”

姜嫔听得微微一笑,声音十分婉转,打着圆场:“宓妃娘娘也是关心。倒不知祺淑妃娘娘族中可是有圣手,能调养肌体,今日才如此容光焕发。”

“哪来什么圣手。”祺淑妃笑起来,“不过是得陛下恩准,族中姊妹入宫说些话。只是有个阿妹年纪轻,颇擅弹琴唱歌,陪着让人心中欢快。”

宓妃嘴角一动,有所猜测,堪堪接口:“依我所见,宫中也有女先伶人,祺淑妃娘娘大可传去取乐便是。”

枕春心中全然料到,果然祺淑妃藏的美人在此处等着呢。

如今宫中宓妃掌权,待人实在说不上宽厚。虽祺淑妃是个城府深沉的,到底面儿上会温和些。今日之事,祺淑妃想必筹谋已久,宓妃拦的住初一,拦不住十五的。索性卖个情面。便盯着手上帕子,似不经意道:“祺淑妃娘娘家是河东薛氏,听闻是世代簪缨的名门。想来娘娘族中的妹妹自然也是位才女,嫔妾小门小户的,倒稀奇那些琴棋书画样样精通的女儿家,今日不知有缘得见吗?”

宓妃眼神冷厉,刀子般扫向枕春:“安贵人的母家可是侯爵,这般急着自轻自贱?”

“安贵人不过客气罢了,是知礼的。”祺淑妃向枕春投去赞许的目光,“倒怕我那族妹没见过大场面,惊扰各位呢。”

柳安然与枕春眼神一对,便起身道:“娘娘如此宽仁端庄,又岂能说薛氏一族哪个是不好的么。嫔妾也想见见这位擅琴擅歌的女子呢。”

与枕春与柳安然不同,连月阳不曾听过这样的风声。饶是如此,见二人反应也便明白了,她如今是仅次二妃的婉仪,轻轻拨着腕子上一只银镯子,开口道:“倒是长皇子近日也初看了音律,嫔妾是个不识字儿的,不懂这些。今日娘娘殿中有这样的妙人,可不能藏着,也让嫔妾瞧瞧才是。”

既是连月阳也如此说了,宓妃倒有些无奈,脸上僵了僵,轻嗤一声别过头去。

祺淑妃早料到宓妃不得人心,要的就是如今局面,故而不急着要回摄理大权。她脸上带着柔和微笑,轻轻靠在椅背上:“既是各位妹妹要瞧,本宫又怎好藏掖着不肯。”便指使身边贴身宫女,“红依,去将九小姐带出来,给各位奏琴一曲。”

少顷,便见重重帷幔打开,一个身段妙曼的青衣女子款款而出。远远看得是纤腰削肩,乌发如云,皮肤白皙如同羊脂,似画中无骨的仙子一般有几分残荷柔媚。她娉娉婷婷上前,礼数十分周全:“民女薛氏楚铃给各位娘娘与小主请安,各位娘娘小主万福金安。”

宓妃一听,讪讪笑起来,好整以暇靠在软垫上,不冷不淡道:“闻听河东薛氏的嫡女都是从衣单字的闺名,有三衣以贤惠闻名。这三衣分别是衫、袖、袆三女,取女四德之妇容之意。盥浣尘秽,服饰鲜洁,沐浴以时,身不垢辱,是谓妇容。这其中袆字便是咱们祺淑妃娘娘的闺字,是宗族嫡出的长女。”眼神便落在那小薛氏薛楚铃的身上,冷笑道,“你叫薛楚铃,名字倒有趣儿,还能响。”

言下之意,这薛楚玲既不是嫡女,名字取得轻贱也不尊贵,是卑微的。

那薛楚铃生得姿容柔弱绝美,眼中雾气氤氲。便是顾盼之间自有温婉风情,她不卑不亢道:“回宓妃娘娘的话,薛氏一族对嫡庶女儿的教养是一般严厉的。”说着抬头看宓妃,毫不避讳,“闻听宓妃娘娘名字叫做施琳琅,是美玉诗文的意思,尊贵无比。琳琅也说玉石相撞时的清脆声色,环佩琳琅,不也是个响吗?”

“你倒是伶牙俐齿。”宓妃十分不谢屑,“看来祺淑妃娘娘这可是寻了个宝。”

枕春心中暗忖,倒是个才学机敏的。祺淑妃这步棋下得有趣,往后可不是要唱大戏么。

如此正说着,外头听见冯唐唱礼,慕北易下了早朝,阔步径入朝华殿。众人悉悉索索起身唱礼。慕北易今日着赤玄二色朝服,宽肩玉冕,威严挺拔。他略略一扫,便看见殿正中俏生生的薛楚铃:“这是哪个?”

祺淑妃连连迎其上座:“这是臣妾族中庶妹,是由着陛下恩典进宫侍疾的。如今臣妾身子好了,便与诸位妹妹说起她来。”

连月阳应和道:“正是呢。说这位薛妹妹擅琴曲,便闹着来让她给诸位饱饱耳福。”

“嗯。”慕背易颔首,“朕也听听。”说罢拂袖坐在殿上,品一口祺淑妃奉上的香茗。

宓妃一阖眼睛,脸上才露出了十分倦怠,知道如今是无力回天。

薛楚铃毫不怯场,叩首道:“民女拙技,给陛下与娘娘小主们献丑了,便奏唱一曲《绸缪》。”

此话一出,众嫔御皆是交头接耳。柳安然讪讪之态,以绢掩面却红了脸。枕春往椅背上靠了靠,余光打量那小薛氏。瞧着是温柔腼腆的,一开口倒是胆大包天。

“……今夕何夕,见此良人。子兮子兮,如此良人何……”

薛楚铃音律果然精妙,不负祺淑妃一番算计。最难得的是,其音色婉约高亢,绕梁不散,使人回味无穷。只见得玉色的纤指拨琴,朱唇贝齿微微开阖,便是一段柔情蜜意的歌声,正是眼睛耳朵都觉得舒坦。

“……今夕何夕,见此邂逅。子兮子兮,如此邂逅何……”

《绸缪》此曲是坊间嫁娶常奏的曲子,说的正是绸缪束薪,夫妻同心。曲子讲究一个浓情蜜意的吉祥欢喜之乐,由得薛楚铃款款吟唱,更有几分深情。这样的曲子不是女子随便唱得的,曲中所唱的和合邂媾,是让柳安然这等名门嫡女羞于启齿的。可若要说她唱得不好,诗三百思无邪,谁人又敢站出来斥其淫词艳曲呢。

“……今夕何夕,见此粲者。子兮子兮,如此粲者何……”

薛楚铃指尖一拂,琴弦一断,清脆结束。其面不改色,双眼含情朝上位者递去。

慕北易虽尚且青俊,如今内宫妃妾也有十来人,算得上遍尝男女情事滋味。眼前祺淑妃是否有意安排已不必深究,薛楚铃很合心意便已足够。只见得他点点头,淡淡称赞一句,一边取茶一边道:“琴艺不错,薛氏一族教女有方。”

众人见得这等场景,便知之后该是这大小薛氏的名堂,纷纷赞和几句便识相起身告退。

宓妃万般不甘,却也只得凉凉说道:“果真薛氏一族是名门,庶女都精心调教,臣妾实在大开眼界了。”便起了身,“便也是时候去瞧六宫琐事了,臣妾告退。”

《震惊!这个妃子居然》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