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异明1561》异明1561 嗷世巅锋 著 冰山攻 异明1561H文

更新时间:2020-06-01 00:09:00

《异明1561》异明1561 嗷世巅锋 著 冰山攻 异明1561H文 连载中

《异明1561》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嗷世巅锋 分类:历史 主角:赵三立,王守业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嗷世巅锋原创小说《异明1561》,主角是赵三立,王守业,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虽是寒风凌冽、细雪飘零,但漷县码头附近的大小舰船,依旧是往来如织。 最北面的栈桥上,十几个吐着白雾的脚夫,正肩扛手提,将一船货物...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虽是寒风凌冽、细雪飘零,但漷县码头附近的大小舰船,依旧是往来如织。

最北面的栈桥上,十几个吐着白雾的脚夫,正肩扛手提,将一船货物往几辆板车上装卸。

冷不丁,就见一队衙役飞奔而来,打头的不是别个,正是刚刚走马上任的县衙班头赵三立。

脚夫们见状,顿时就有些骚动起来。

那船上的管事也有些忐忑,伸长脖子张望了半晌,确定那队衙役就是冲着这边来的,只得硬着头皮迎上前,拱手赔笑道:“差爷,咱们可是正经买卖家,绝没有私藏什么违禁……”

“老子管你是正经还是不正经的?!”

赵三立将手里的皮鞭甩的啪啪作响,扯着嗓子呵斥道:“赶紧特娘的腾地方,上差的官船马上就要到了!”

听说原来是要征调这处栈桥,那管事先是松了口气,继而脸上却又是一苦,侧身指着板车道:“差爷,您看这眼瞧着就快装完了,再要腾挪实在是有些麻烦。”

说着,摸出几两散碎银子,用袖筒掩了,悄悄塞进赵三立手心里,嘴里笑道:“还求您老高抬贵手,通融一二。”

赵三立顺手掂了掂分量,大咧咧的往怀里一踹,随即却又瞪眼道:“听不懂人话是不是?赶紧给老子挪远些!”

“差……差爷?!”

那管事也瞪大了双眼,直勾勾的盯着赵三立胸前,结巴道:“这……这……您这不是都……”

“都怎么了?”

赵三立毫无廉耻的挺起胸脯,斜着眼威胁道:“是不是想让老子给你挨个豁开,仔细查上一查?!”

那管事这才知道是撞见了滚刀肉,当下直恨的牙痒痒,却又不愿意为了些许小事,就与这些地头蛇解下仇怨。

最后只得自认倒霉,一面命人把板车赶到码头上,一面让船驶离了栈桥。

却说赵三立赶走那货船之后,便迎着寒风细雪,在那栈桥上引颈期盼。

一直又侯了小半个时辰,才见两条官船顺河而下,缓缓停靠了过来。

“叔、叔!”

虽然是昨儿才从京城回来的,但赵三立看到船头的赵奎,却还是亢奋的大呼小叫起来。

等到穿着锦衣卫常服的赵奎,在船头招手做出回应,他立刻与有荣焉的腆起了胸脯,在一众衙役里顾盼自雄。

直到船头搭好了跳板,他这才收敛了洋洋得意的嘴脸,斜肩谄媚的凑到跳板旁,将身子弓的虾米仿佛。

蹬蹬蹬~

与此同时,就有人从踩着跳板,三步一窜的冲到了码头上,插着腰昂着头,用鼻孔将众衙役挨个打量了一通。

旁人都有些莫名其妙,唯独赵三立认出来人,忙陪笑道:“李爷,您这是……”

“王六儿!”

不等他把话说完,忽听那人指着某个衙役叫道:“你这厮果然也在!”

那王六听这话茬,就知道来者不善,可仔细端详来人,却又实在想不起曾与对方又什么交集,于是只好小心翼翼的探问道:“这位爷,您……您认识小人?”

“化成灰老子都认得!”

就听来人跳脚骂道:“当初老子不过是凑巧与你那侄女撞了个满怀,就被你这贼厮好一通毒打,差点要了小爷的性命!”

“你……你是李瓦匠的儿子?!”

“然也!”

李高昂着脖子吊了句昆腔,又咬牙切齿的道:“你怕是没想到,老子会有衣锦还乡的时候吧?!”

王六迟疑的看了看赵三立,见赵三立也正对自己怒目而视,显然是毫无保留的站在了李高那头。

这也从侧面证明了,李高所谓的衣锦还乡并非虚言。

噗通~

想通了这一节,王六毫不犹豫跪倒在地,叩首道:“小人当初是被猪油蒙了心,才冒犯了李爷您——看在乡里乡亲的份上,您大人有大量,就饶小人一条狗命吧!”

说着,又抬手左右开弓,给了自己两记耳光。

见他如此模样,李高却依旧不甚满意,嗤鼻道:“你这是挠痒痒呢?来来来,把脸伸出来,爷亲自给你挠两下!”

王六身子一僵,随即挤出一脸比哭还难看的笑容,膝行几步,将脸凑到了李高面前。

李高二话不说,扬手抡圆了就往上抽!

“干什么呢?”

就在此时,一声不怎么严厉的呵斥,突然自后面传了过来。

李高的动作一僵,回头见是王守业,那那落到一半的巴掌,就顺势拍在了王六肩头,嘴里哈哈笑道:“哥,我跟他们闹着玩儿、闹着玩儿呢!”

“玩完了没?”

“玩……玩儿完了。”

“那就滚过来搬行李。”

“哎!”

李高脆声应了,屁颠屁颠的凑到近前,从红玉手里讨过油纸伞,踮着脚亦步亦趋的跟在王守业身边。

赵三立回头瞪了王六一眼,也急忙赶上去禀报道:“大人、大人!我家太尊在迎滨楼设下了酒席,请您务必赏光……”

众衙役这才松了口气,却再也无人理会王六,只聚在一处对着王守业指指点点,说些‘早就看出不是凡人’‘一瞧就是个有出息的’之类的马后炮。

远远的,忽又传来了几声呼喊喝骂,似乎是刚才被赶走的货船,被脚夫们趁机偷走了货物。

…………

王守业毕竟只在漷县待了半个月,方才从船上下来时,还真就没有什么衣锦还乡的感觉。

直到看到迎滨楼的招牌,一股恍如隔世的疏离感,才骤然自心底升起。

不过这疏离感,很快又被迎出门来的漷县知县苏明义打破了。

两人在迎滨楼前互通了名姓官职,苏明义便主动搀住了王守业的胳膊,啧啧叹道:“都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苏某今日方知其意啊!”

‘士别三日’的这个别字,总也要见过面才能称得上吧?

可当初自己被押送进京的时候,何曾见过苏明义这父母官?

不过花花轿子人抬人的道理,王守业还是明白的,当下笑着拱手道:“老母父说的哪里话,守业便再如何,也不还是您治下的子民?”

苏明义急忙将他搀起,两下里哈哈一笑,这才摆臂同行,到了二楼的包间里。

分宾主落座之后,这苏知县还想拽些文词儿,王守业却不耐这些虚的,开门见山的问道:“苏县尊,不知那六里桥弃婴案,最近可有什么进展?”

【还有】

《异明1561》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