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神启者说》神启者说全文免费阅读 冰山攻 神启者说总攻

更新时间:2020-06-25 12:11:30

《神启者说》神启者说全文免费阅读 冰山攻 神启者说总攻 连载中

《神启者说》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江南南丶 分类:武侠 主角:阿布,荆吴

《神启者说》由网络作家江南南丶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阿布,荆吴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阿布耷拉着脑袋,听着讲课声,有些昏昏欲...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修身践言,谓之善行。行修言道,礼之质也。礼闻取于人,不闻取人。礼闻来学,不闻往教……”

阿布耷拉着脑袋,听着讲课声,有些昏昏欲睡。这倒不是他不愿意认真听讲,只不过这会儿他真有些提不起精神来。昨天晚上诸葛宛陵一句话,结果他就在书库里抄了一夜的书,等到黎明鸡叫的时候,他才放下笔揉了揉发酸的手腕,浅浅地睡了一会儿。

有些时候他其实也有些委屈,近来宫中要整理书稿,有那么多执笔宦官,更有无数的学者大儒,他每日都有功课要做,却被无数次叫去抄写书简,而他学堂这边的功课却还要在每月底迎接诸葛宛陵的一次考较,实在心累。

但想到这里,他又很快地抬起头来,拍拍自己的脸颊,对自己道:“阿布你这个混账,怎么能怪罪先生?你今天能坐在学堂里上学都是先生的恩赐,让你抄书应该是荣耀才对,怎么能有所不满?”

这时候,坐在上方的教授正说到:“谋于长者,必操几杖以从之。长者问,不辞让而对,非礼……”但看见阿布的异状,这个本来持着竹简的的老学究仔细地看了一眼阿布,突然一声大喝,“阿布!”

“啊?”阿布一惊,意识到是教授在喊他的名字之后,立刻慌乱地握着书稿坐直了身体,道,“先生。”

教授捋了捋自己银白的胡须,眯着眼睛道:“你来说说,什么是为人子的礼?”

阿布一呆,有些匆忙地摆弄着竹简,尴尬咳嗽着,寻找着其中有关于为人子的那一段,但越慌就越找不到,只能靠着记忆里的片段艰涩背道,“夫为人子者……”

教授静静地看着看着他那窘迫的样子,摆了摆手,道:“罢了,今晚把今天的课程抄上三遍,明天记得交给我吧。”

学堂之上,响起几声笑声。

“是。”阿布愁眉苦脸地回答,想到自己昨天没能抄完的书稿,发出长长的叹息。

他听见耳畔传来几声嘲笑:“一个放牛娃,终究还是只能放牛,读不来圣贤书。”

“这你就不知道了吧。朝廷开办学堂,让这些穷小子学习,不过是做个礼贤下士的样子,吸引人才罢了,真要治国,哪儿有这些‘贱民’的位置?”

“贱民?”阿布低低地对自己道。

不用猜,他也知道嘲讽他的是哪些人,在这座太学堂里,并不仅仅只坐着他们这些穷人孩子,更正襟危坐着那些精英士族的子弟。

这本就是荆吴内部相互利益交换的结果。

当年,吴国历经数代内乱,各个士族门阀都鼓吹着“吴国正统”的口号相互征伐,若非是诸葛宛陵以一人之力舌战士族群儒,把这些人辩得无言语对,再借着利益把这些分裂的士族硬生生捏到了一起,也无现在的荆吴了。

而这些士族虽然在争斗之时混乱如泥沼,在聚拢起来的时候却能发挥出足够的能力与效率,诸葛宛陵能在五年之内收拢起荆吴,最终把这个国家治理得民殷国富,这些士族可谓功不可没。

在荆吴如今的朝堂之上,有大半的官员都来自于这些士族,这些人联合起来的力量之大,就连诸葛宛陵也不得不在对这些士族之家报以足够的尊敬与容忍。

而这座本来只有寒门子弟的学堂,最终也因为那些老臣数次谏言,被塞入了不少士族子弟。这些士族子弟出生便是含着金钥匙,哪里会对他们这些出生平凡甚至低贱的人有什么好感?

带着心里的几分阴郁,结束了一天课业的阿布走下木地板,穿起自己爹娘纳的那双千层底鞋,吐出一口气,看了看云端那艳红的晚霞,缓缓向着学堂外走去。

身旁几个平时要好的学子凑了过来,道:“阿布,晚上我们去大明湖看看吧?听说最近来了个布偶戏的艺人,说故事说得特别好。”

“不了。”阿布摇了摇头,道:“我今晚还要入宫,先生有事情给我做。”

在学堂内,能被所有人称之为先生的人并不少,毕竟这座学堂的教授,大多是荆吴内屈指可数的学派大家,就算他们不是,既然授业解惑,也当得起一声“先生”。

但阿布口中的“先生”却与这些不同,谈到入宫,所有人都知道,这荆吴,宫里还有哪位先生?自然只有哪位万人敬仰的丞相,诸葛宛陵了。

严格来说,学堂里的这些学子,都是他的学生,只不过诸葛宛陵国事繁忙,并不可能天天来学堂给他们上课,所以也制定了一个规程,每个月四天,诸葛宛陵会来学堂里上上课,回答回答学生们的问题。

对于学堂内的寒门学子来说,诸葛宛陵对他们可以说是有再造之恩,所以他们对于诸葛宛陵也十分尊敬,甚至崇拜,知道阿布竟然又是入宫做事之后,自然有些羡慕道:“真好。阿布,你真是羡煞我们了。唉,我要是哪天也能进宫给先生做事就好了,就算是让给我给他磨磨墨,也是好的。”

但很快有人嗤笑道:“还磨墨呢。前些日子宫里还传出来一件美闻,先生深夜处理国事,国主亲自站在他身旁给他磨墨到黎明。你说说,你何德何能,能配得上给先生磨墨?”

那位学子有些不服气地反驳道:“那国主也不可能天天给先生磨墨吧,怎么就轮不上我?”

阿布摇了摇头,道:“先生自有宦官磨墨,国主那天也是心血来潮,说到底,贪玩罢了。”

“看看,这就是你跟我们的不同。”那位学子哈哈笑道,“这种事情也只有你能知道得这么清楚,你这个月已经入宫第几回了?十三回了吧?学堂里都有人私下说,你现在已经是先生的关门弟子,准备承袭衣钵了呢。”

阿布苦笑道:“承袭什么衣钵?先生今年不到四十,还在最好的年纪,何况我有什么资格?”说道这里,他情绪又有些低落,“我觉得我还是跟长恭哥从军好了。”

有人应和道:“那也不错。跟着长恭哥冲锋,就是战死,也觉得不枉此生了,何况,说不定还能捞个将军回来,跟着长恭哥一起骑着高头大马从城门进去,那威风,我父母亲知道了,只怕当天就要拉着我去祖坟扫墓,怎么的也是光宗耀祖了。”

“光宗耀祖?怕是里面得多葬一副尸骨吧。”有人冷冷道。

阿布突然抬头,越过面前的学子,他看见了那个身穿锦衣,腰佩昂贵玉璧的身影。再向上看,那张英俊而又坚毅的脸庞上,双眉几乎要昂首飞翔。

他看着几人,宛如在空中俯视地上的匍匐的野兔。

他的身旁跟着几个同样衣衫华贵的学子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神情倨傲。

“孙青……”阿布低声道。

几位寒门子弟被这位来自于士族的骄傲子弟嘲讽了一声,自然不甚高兴,反唇相讥道:“哟,这不是孙家的公子嘛。我们毕竟不像是你们,生下来就戴着金锁,长大了又有爹爹安排好一切。不过我倒是怀疑,你这从小到大都像是一只躲在老母鸡屁股底下的小鸡,是不是看见战场就尿了裤子哦。”

“你!”孙青身旁的几位士族子弟上前一步,面色被怒火所涨红,却被孙青单手拦住。

他冷冷地看着众人,道:“这荆吴是我们父辈的荆吴,将来也是我们的荆吴,你们这些人,就好像几条路边野狗,不过是受了几口怜悯而摆下的饭食,竟然真的以为自己就是座上宾客了。是什么东西给了你们那可笑的希望?难不成真以为你们认几个字就能在荆吴朝堂之上指点江山了?可笑。”

寒门子弟都愤怒起来,纷纷指责道:“什么你们的荆吴?这荆吴本就属于我们荆吴的百姓的!”

“哦?”孙青冷笑道,“那还要官员还要朝堂做什么?难不成荆吴得靠百姓自己来治理?”

《神启者说》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