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脸谱下的大明》脸谱下的大 LOLI控 脸谱下的大明全文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03 16:04:09

《脸谱下的大明》脸谱下的大 LOLI控 脸谱下的大明全文阅读 连载中

《脸谱下的大明》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狂风徐徐 分类:历史 主角:钱渊,金宏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狂风徐徐原创小说《脸谱下的大明》,主角是钱渊,金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百年前,金家原本只是苏州走街串巷的货郎,直到二十年前金宏接手家业。 从一个货郎到买下第一间铺子,从战战兢兢参与海贸到后来投入张四...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百年前,金家原本只是苏州走街串巷的货郎,直到二十年前金宏接手家业。

从一个货郎到买下第一间铺子,从战战兢兢参与海贸到后来投入张四维门下,金宏用了二十年让金家成为苏州商界不容忽视的存在。

不过金宏也有烦心的地方,已经二十出头的长子花天酒地,家中产业如果交到他手上,估计几年时间就能败光了,还好就在去年,新纳的小妾给自己生了个幼子,活泼可爱,看上去像个读书种子呢。

自己至少还能再干二十年,到那时候幼子也长大了,说不定都中举甚至中进士了,到时候长子稳重点让他经商,次子出仕……

金宏捻着胡须在想心事,冷不丁边上钱家仆人高呼一声,“少爷回来了!”

“哎哎,真是抱歉。”大步走进来的钱渊连连拱手,“都说绍兴师爷不好惹,小侄随口抱怨几句,结果中丞大人还真留饭了。”

“贤侄得中丞大人看重,这是大好事啊。”金宏那张肥脸上满是笑容,绿豆大的眼睛里满是忌惮,这小子还真和太仓王家拉上关系了。

“只可惜了金叔点的这桌素斋了。”钱渊惋惜的看着桌上琳琅满目的菜肴,哎呦,卖相还真不错呢,可惜都冷了。

“明天,明天还有。”金宏哈哈笑着说:“张把总明天设宴,不知道贤侄能否赏光?”

“明天?”

“是啊,这桌素斋临时去点的,明天一早我让人去预定……不,今晚就让人去,招牌菜素鸡非得长时间浸泡熬制才得味。”金宏啧啧赞道:“吃起来极似陈年好火腿!”

“行,那就明天!”钱渊咬着牙点头,“要是迟两天还真吃不到呢。”

“怎么?”

“三天后出发去余姚。”钱渊拉着金宏坐下,端起茶杯喝了两口才漫不经心的解释道:“余姚孙家有丧事,中丞大人让我带着二公子代为拜祭。”

“余姚孙家?”金宏懵懵懂懂,他毕竟不是官员,也不是读书人,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

“对了,小侄还有事和金叔说呢。”钱渊笑眯眯的挥手让随从退下。

虽然不知道孙家的来历,但能陪同王世懋代王忬前往拜祭,这已经很能说明关系远近了,金宏打起精神笑道:“贤侄请说。”

“父亲和兄长均亡于倭寇之手,魂魄不得归乡,要不是金叔仗义冒雪报信,小侄和家母……”钱渊起身行礼,“再谢过金叔。”

金宏嘴角抽搐了下,饶是他心黑皮厚也有点脸红,“哪里话,你我两家交好十多年,分内事分内事。”

“是啊,父亲当年和金叔多有生意往来,后来两家交好。”钱渊笑吟吟的说:“小侄刚到杭州城金叔就前来帮衬……”

金宏用力揉了揉脸,这话儿越听越不是味儿了。

“金叔也知道,小侄去年承蒙大宗师点中,理应专心举业,只是家中无依不得已来杭州经商,如今也算有些积蓄了……”钱渊支支吾吾的说:“那马管事是二叔的人,总不能老留着,所以……”

金宏那绿豆大的眼睛越睁越圆进化成黄豆大了,“贤侄的意思是?”

“其实呢……”钱渊身子左倾,压低声音做神秘状,“铺子卖的白糖都是用红糖提炼出来的,是我去年在古书里找到的方子。”

金宏一愣后才竖起大拇指,“贤侄真是……老话说得好啊,书中自有黄金屋!”

“以后铺子不往外卖白糖了,只给金家一家。”钱渊详加解释:“这样一来,省了好多事,也省了好多人手,另外金家帮忙在外地收购红糖,现在杭州城的红糖价格……涨得也太离谱了!”

“我说为什么红糖价格升了,原来都是贤侄闹的。”金宏两眼精光四射,“也就是说,金家承包所有钱家铺子的白糖?”

“不错,钱家铺子只管提炼,金叔那边负责销售,采购红糖,两家五五分成。”钱渊挥挥袖子,“反正金叔家里铺子……我听父亲说各地都有,都是现成的嘛。”

看金宏敛须不语,钱渊咬咬牙说:“要不干脆把秘方卖给金叔,不过价格可不低,毕竟小侄如今只是秀才,后来乡试、会试……还不知道要熬多少年呢。”

“哎,以贤侄的才学还不是手到擒来。”金宏笑着说:“秘方……为叔还真不敢买,这可是能传家的宝贝,买了秘方,为叔日后在九泉之下哪里有脸去见你父亲啊。”

钱渊无奈的坐回位置上,一副垂头丧气的模样,心里暗骂,弄得你现在还真有脸去见他们……

不过金宏拒绝秘方倒是钱渊没想到的,在明军即将攻舟山的时候,这份秘方落到海商金家手里,那就是一份毒药,钱渊有的是手段让金宏家破人亡。

瞄了眼神色变幻不定的金宏,钱渊在心里苦笑,戏演过头了,自己和王家走得太近把人给吓着了。

的确如此,在金宏看来,钱渊和王忬父子关系如此近,这份秘方还真不太敢收,而且张四维也交代过不要再窥视那份秘方。

“贤侄别急嘛。”金宏笑着看向垂头丧气的钱渊,“秘方先放到一边,倒是合作经营的事可以谈谈。”

钱渊精神大振,“金叔,五五分成……要不四六,我四你六……库房里还有一大批白糖呢。”

“一大批?”

“是啊,每天散货太慢了,我想找个大户全丢掉。”钱渊叹了口气,“倭寇四处劫掠,我想在杭州城买栋宅子,举家迁过来,但城里宅子太贵了……”

“的确,杭州内城的宅子都贵。”金宏点点头,“而且杭州毕竟不靠海,虽然商业旺盛,但说出价高,还得数宁波那边。”

“知道知道,宁波那边的舟山。”钱渊眨眨眼,“我记得兄长说过,金叔在舟山也有铺子的?”

“是啊,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掌总。”金宏瞪着眼道:“每天都在宁波花天酒地,气得我真想大义灭亲!”

“那不正好嘛。”钱渊大喜道:“三天后官船货船一起出发,巡抚衙门派了兵护送,万无一失!”

金宏眨眨眼,“那……那就这么定了?”

“就这么定了!”钱渊大手一挥,“明天就定下契约!”

金宏还习惯性的要商议其中细节,钱渊只懂得点头,最后干脆让暗骂败家的马管事出面。

最后把人送走,商量好明天去张四维家里拜访,钱渊才松了口气,面对愤怒的马管事也不生气,只笑着东拉西扯。

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