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所遇的都酸涩》所遇之人 18禁 所遇的都酸涩GAY吧

更新时间:2020-07-07 00:09:12

《所遇的都酸涩》所遇之人 18禁 所遇的都酸涩GAY吧 连载中

《所遇的都酸涩》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丸子不好吃w 分类:浪漫青春 主角:贺织,陈芸

经典小说《所遇的都酸涩》由丸子不好吃w所编写的浪漫青春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贺织,陈芸,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邵偿到一楼的时候,贺织班里的门是半掩着的,脾气上头的他看什么都是不顺眼的,直当伸了腿把门踹开。 门撞到后面的墙上,发出刺耳的声音...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邵偿到一楼的时候,贺织班里的门是半掩着的,脾气上头的他看什么都是不顺眼的,直当伸了腿把门踹开。

门撞到后面的墙上,发出刺耳的声音,接着又反弹回去,邵偿用脚抵了门的下面,接着快速往贺织位置上看了眼,依旧没人。

贺橙洋看到门口站着的明显脸色不善的那位,双手攥了校服的一角,唇角抿的紧绷,死死盯着邵偿的动作。

“……谁发的。”邵偿把手机屏幕转向班里,上面是那条帖子。

班里的同学互相看了几眼,那帖子里的事儿他们都清楚,一个女生犹豫了几下,然后回答问题似的悄悄举了下手:“那个,我只知道班长前几天被贺织关在班里了一晚上。”

那女生似乎怕邵偿不知道谁是班长,不顾黄毛瞪过来的凶狠的眼神,伸手朝着黄毛指去。

邵偿认得这张脸,也多亏那一脑袋黄色有辨识性:“出来。”

他只说了这两个字,接着就转身走了。

黄毛不知道被谁推了一下,她回头的时候,身后的人都离她不近,不知道人堆里哪一个嘀咕了一句:“哎哟,叫你去就去,那么墨迹干嘛?”

紧接着就有人应和:“就是…等会儿邵偿真疯起来,遭殃的还是咱们班。”

黄毛咬了咬牙:“你们谁没有骂过贺织,谁没有欺负过她?!凭什么这时候让我去背锅?!”

有人不满:“啧…这帖子难道不是你发的?邵偿今天来可是为了这帖子来的喔!”

“不是我!”黄毛身体紧绷着,眼睛里面渗出了些血丝,朝着那群人吼了一句。

有人低声道:“不是你你跟邵偿说去,跟我们说有个屁用?”

黄毛还想说些什么,但是在猛地想起了什么之后,她住了口,接着又慢慢朝着贺橙洋的位置看去,还没把人看完全,门口邵偿的声音就又飘了过来:“你是想在这儿解决么?”

黄毛几乎是被半推出来的,推着她出去的那男生,讨好似的对邵偿笑了笑:“偿哥,你要的人。”

贺橙洋不知道黄毛会怎么被邵偿整,但是刚刚黄毛那一个眼神足够让她出了满身的冷汗。

黄毛跟在邵偿身后,对方往前走一步,她就跟着往前挪一步,保持着她以为安全的距离。

邵偿脚步骤停,黄毛立刻往后退了下,那人转过身:“我只给你一次解释机会。”

黄毛刚刚在班里吼得那句他听到了,再加上瞧这女的的怂样,他约摸对方应该没那个胆子,在看见自己护了贺织之后还那么拗。

“我…我不知道是谁发的…”黄毛脑子一片空白,头都不敢抬的,接着停顿了两秒钟之后,她又开口,“贺…贺织那个同桌!对!她也知道这件事儿!贺织请假前一天!她来问过我!那个贱人!那个贱人还偷偷录音了!”

邵偿皱着眉从这番语无伦次的话中组织好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还没怎么着,这女的就怕成这样?

可惜这副样子他看了只会更烦。

“滚吧。”邵偿没再多问,送了两个字给黄毛后,就转身上了楼。

李乐没想到人会回来的这么快,看着邵偿平静的回了位置,问了句:“这么快?”

“快什么?”邵偿反问。

“解决好了?”李乐道。

邵偿沉默了一会儿,他看了看手机上给贺织发的那个句号,前天的消息,这人还没回复。

刚压下去的那股烦劲儿又要上来,邵偿抿了唇,觉得牙根痒:“老子管她呢!?”

李乐:“……”

**

贺织去了尚娱之后,就一直被陈姐禁在里面不让出来,那个所谓的老董从开始就没露过面,贺织第一次踹门是在被关的第二天,陈姐被迫打断了对新生的辅导,上楼去那间临时收拾出来的休息室看贺织:“你闹什么?”

贺织眼神冷的厉害:“我闹?现在是谁在闹?”

陈芸无奈,只能叹气:“贺织,老董时间暂时空不出来,你就委屈几天,现在这儿住着,学校那边我帮你请了一星期的假……”

话没说完,贺织就哑着嗓子打断她:“你要关我一星期?”

“……”陈芸沉默了一会儿,老董没有下达贺织可以走的意思之前,贺织都得留在这儿,可她该怎么跟这姑娘说呢?

贺织看穿了陈芸的心思:“是不是那所谓的老董不来,我就得在这儿一直呆下去?”

陈芸安抚着贺织:“他很快会来的。你是他第一个主动要求见面的练习生……”

“我要解约。”贺织握紧拳头,她手机早在来的那一晚上就没了电,事后发觉被关起来更是不想问陈芸要充电器,每天只能看见却出不去外面的煎熬比舆论更能折磨人,她受不了这种折磨!

陈芸怀疑了一下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在高强度工作中幻听了,她不可置信的看着贺织:“你说什么?!”

贺织重复着,一字一字的说:“我,要,解,约!”

陈芸伸手把贺织推进屋里,接着转身把门锁上,让自己背对着贺织冷静了几秒,确保自己不会按着贺织打一顿之后,才转过身看她:“你疯了是不是!?”

面前的女孩儿眼睛通红,模样跟半年前风风光光的样子完全不像是一个人,陈芸突然就心疼了,她好好培养着护着长大的贺织,怎么就变成现在这个模样了呢?

“尚娱早就不想要我了吧?”贺织语气有些哽咽,“你们一手打的一手好算盘,就在要收货结果的时候,被我搞砸了,你肯定也特恨我吧?”

陈芸无言,看着贺织情绪一点点崩塌。

贺织继续着:“陈姐,放弃我吧,就当自己看错眼,养了个璞玉。”

贺织这幅自甘堕落的样子,跟前段时间两眼坚定告诉她自己要翻盘的人完全两个模样。

陈芸忍了许久,终究还是抬手给了贺织一巴掌:“你废什么话?!”

贺织两眼放空,就着被打歪脑袋的姿势低下头,不去看她。

可陈芸还是能看到贺织垂下的,握成拳头的双手在微微颤抖。

“你不服,我也不服。”陈芸恨声道,“贺织,我把难听的话就摆在你面前!你养母出了大价钱,要我把你送到这条路上!我在见你的第一眼之后,钱我就没收!你养母等同是把你卖给我了!你想也得想,不想,也得给我忍着!”

陈芸气急了,转过身去开门:“我不想听到你说任何关于解约的话!你赔不起那个钱!”

她手转动门把手的时候,贺织小声叫了句:“陈姐,借一下你充电器。”

陈芸默,几秒钟之后,说道:“我让人给你送上来。”

相关内容推荐: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