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金狮的使徒》dnf使徒 801 金狮的使徒免费阅读

更新时间:2020-07-15 16:06:36

《金狮的使徒》dnf使徒 801 金狮的使徒免费阅读 连载中

《金狮的使徒》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拓哉与躲债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塞赫,泰特

《金狮的使徒》作者:拓哉与躲债,玄幻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塞赫,泰特,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相比于孟斐斯,亚穆算不得是城镇,顶多算个村子,但跟先前自家村比的话,还是有些不同。 在自家村子,人人努力劳作耕种,种地是生活来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相比于孟斐斯,亚穆算不得是城镇,顶多算个村子,但跟先前自家村比的话,还是有些不同。

在自家村子,人人努力劳作耕种,种地是生活来源,而亚穆不同,大小地摊儿小铺不说,在村子中心,离塞赫美特神殿不远的地方就是个小市场,叫卖声此起彼伏,老远就能听到小贩对自己商品的宣传,格外热闹。

亚穆坐落在马留提斯湖旁,环境也非常适合苍鹭等鸟类生活,一些不怕人的苍鹭就落在房顶上,常年如一日地低头看着街道上来往忙碌的身影。

但换句话说,这样的环境,一样滋养了另一种生物,那几乎是亚穆所有活物的威胁——

鳄鱼。

塞赫泰特本以为自己不会这么倒霉,刚来就能碰见鳄鱼,结果还是被现实抽了一耳光。

神殿在湖边单独的台子上,塞赫泰特跟珑穿过一排房子来到岸边,刚巧不巧跟一只刚爬上岸的鳄鱼来了个转角遇到爱。

就一瞬间的事,鳄鱼愣了,人也愣了,空气凝固了两秒,紧接着鳄鱼一声吼张着大嘴就冲上来,塞赫泰特才不傻站着,拉着珑扭头就跑,一声惨叫喊着救命就满街乱窜,结果鳄鱼来到大街上,一看到处都是移动的晚饭,大嘴一张就把街道当露天自助餐。

人群当场就炸了锅,一群人仿佛一群惊慌失措的鸭子,所到之处鸡飞狗跳,来了几个士兵,结果都变成了鳄鱼的餐前开胃凉菜,为了保命,塞赫泰特拿出小时候爬树掏鸟窝的水平,跐溜爬墙窜上街边一户人家的屋顶。

珑在旁边跟着,咋想都觉得不对劲。

塞赫泰特不是有通晓兽语的天赋可以驯化吗?

结果刚这么一问,被吓到飙泪的塞赫泰特抹着鼻涕眼泪一脸委屈嗷嗷喊着:

“这不是太突然了吗!都叫吓傻了哪还想得起来兽不兽语的啊噫呜呜噫!嘤!”

这一声壮汉嘤嘤属实气壮山河,珑揉揉被震到发麻的耳朵,耳膜还能感觉到嗡嗡作响。

又擤了把鼻涕,塞赫泰特窜下房顶,决定做一次拯救世界的超级英雄,完成人生中第一次“最美逆行”,雄赳赳气昂昂迈着大佬的步伐,穿过街道奔着正啃着士兵尸体的鳄鱼就去了。

“你***用我衣服擤鼻涕!”

在众人或诧异或害怕的目光中,塞赫泰特完全没搭理身后口吐芬芳的珑,径直来到鳄鱼身后,捡起地上掉的一个石榴直接砸向鳄鱼头。被这么一砸,鳄鱼嗷一嗓子扭头看着塞赫泰特,准备报这一榴之仇。

珑也化了金狮跟过来了,一对白色羽翼引得周围猫在各处的人们惊叹指点。

鳄鱼冲上来,珑一个转身躲开,扭头就亮牙咬住鳄鱼的小短腿,塞赫泰特抓准了机会冲上去把鳄鱼骑在身下,附身低头看着鳄鱼的眼睛念念有词。

不过这次鳄鱼不买账,只顾着发怒完全没把塞赫泰特放在眼里,反而甩开珑跑了。

塞赫泰特就这样骑着鳄鱼满大街乱窜,恐怕从此马留提斯湖就要流传一个女人骑着鳄鱼贴地飞行的传奇故事了。

脑补一下围观群众视角的塞赫泰特,撅着屁股趴在鳄鱼背上,飙着眼泪呜嗷喊叫,一骑绝尘。现在珑庆幸自己是以金狮的形象站出来的。

太丢人了。

现在珑站在原地,追也不是,不追也不是,不追吧太不讲义气,心动选手有困难就得第一时间站出来帮人排忧解难,但如果追了,只怕场面会更诡异。

最后是塞赫泰特用这辈子吃奶的劲儿,硬掰着鳄鱼头转向,冲向了湖边,在最后一刻翻身滚下来,鳄鱼冲回了湖里。

大概是它也累了,吐了俩泡泡就游走了,塞赫泰特长出一口气,拍拍身上的土,一扭头刚好看见珑举着一对大翅膀从街边笔直地窜了过去,没有一点点留恋,也没有一丝顾虑,就那样没看见自己。

于是塞赫泰特只能又拼命追过去,扯着嗓子大喊一声:

“老梆子啊!”

嗐,尴尬。

珑刚一掉头回来,周围瞬间就围上来一群人,在塞赫泰特以为是要像电影里那样开始感谢救命英雄,结果人群中一个就只剩三颗牙的大爷挥着擀面杖大喊一声:

“就是她把鳄鱼带到街上的!”

哈?

“收拾她!”

不等塞赫泰特反应过来,周围已经群情激愤,冲上来就要削塞赫泰特跟珑。

事到如今,跑的是孙子,不跑是傻子,塞赫泰特被珑带着又是一通乱窜,迎风大喊着“对不起”,直奔神殿就跑。

进了神的地盘,看你们还敢不敢造次。

见追不上,人群纷纷喊着“没劲”渐渐散开了,塞赫泰特跳下来抻着头看看,确定没人跟来,松了口气。

现在应该可以放心去找大祭司了,塞赫泰特回过来,抬头看看神殿大门,一条长廊,两侧整齐排列着卧姿母狮像,地上散着各式花瓣树叶,白纱在两侧高大石柱间松松跨过,垂下来的部分随风轻轻飘扬。

走了没两步,迎面碰见一个身披豹子皮的男人朝自己走来,正当寻思着对方是什么人时,那人看见了珑身上的羽翼。

长翅膀的白金雄狮,男人喜上眉梢,快步向塞赫泰特走来。

“是塞赫泰特吗?普塔祭司说的塞赫美特的女儿。”

蛮好,不用自己去挨个打听了。

塞赫泰特拿出普塔祭司的莎草纸,核对了身份后男人便引着塞赫泰特往神殿里走。

“我就是这的大祭司,安提翁。”

塞赫泰特了然,跟着安提翁大祭司进入神殿,其实说句实话,在第一眼看清安提翁长相时,那是真的很特别。

特别到塞赫泰特一时想不出合适的词来形容。

最后塞赫泰特只能找一个最符合的形容词:

潦草。

不过话说回来,人不可貌相,能当上大祭司,绝对是有两把刷子的,对于安提翁,塞赫泰特还是佩服又感激。

毕竟没有他的同意,自己也难心站在这里。

带塞赫泰特和珑大致参观了神殿内部,安提翁把塞赫泰特带到后门外右侧的小院子,是个二层小楼房,门前有侍卫轮班把守,内部还有小花坛。

“这里以后就是您在神殿的房间。”

塞赫泰特站在外头打量着房子外部,感慨着安提翁也太大方了。

“您的家人我们会派人去接应,带他们到房子那里去。您的俸禄可以提前支出来,去给家里出些力,做些小生意之类的。”

不愧是当大祭司的,考虑问题这么周全,也怪不得普塔祭司说他很得人心,是个十足的好人。

等从神殿出来,也天黑了,塞赫泰特带着安提翁支来的帮手接到爹妈,来到了市场北边的一栋房子,据说是以前安提翁大祭司的老宅之一,经常空着,就匀出来给塞赫泰特家里用。

啥条件啊预支工钱又送房的,这安排得也太到位了,就冲这个,塞赫泰特都决定要好好干,不让安提翁对自己失望。

正式入职是在明天上午,晚上塞赫泰特就在新家休息,等收拾完东西吃完晚饭,塞赫泰特又来到房顶,坐在天台边上看着月色下的马留提斯湖,月光,水波,士兵的大战船,人们的草船还有白帆船,虽没有白天时忙碌,但一样别有一番风味。

珑跑湖边去搓衣服了,临走前还指着塞赫泰特擤鼻涕留下的印子骂骂咧咧,不过塞赫泰特并没把他当回事。

珑哪次不说想掐死自己?哪次动手了?等这边一声“在吗”一准儿又屁颠屁颠地贴上来,说不准还喊着“来啦来啦来啦”。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舔狗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

也可能是应有尽有。

不过塞赫泰特都觉得跟自己关系不大,反正自己铁了心要做个快乐的光棍,继续蝉联寡王的名号,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当然,也没有万花,就只有一支狗尾巴花,还死皮赖脸的就非要跟着自己了。

刚想到这,下面珑就带着衣服回来了,为了方便长发难得的束起马尾,白衣挽起窄袖,衣摆随着迈步轻轻摇曳出好看的曲线弧度,在清透月光下一股仙劲儿散发得淋漓尽致。

就这么一眼,塞赫泰特竟然有点与平时截然不同的心跳感,发自内心的觉得,眼前人竟这么好看。

一只猫咪窜出来,险些撞上珑,抬头看看这个模样与众不同的人,猫咪轻轻“喵”了一声便跑开了。

谁不喜欢可爱的小猫咪呢?看着猫轻快跑远,珑展眉一笑,殊不知一切都被坐在天台边的塞赫泰特尽收眼底,然而等珑来到门前的晾衣架子,无意抬头一看,发现塞赫泰特已经不在天台边上坐着了。

这边人把衣服展平晾起,塞赫泰特在天台躺在地毯上,打了鸡血一样原地打滚,心情复杂。

这老梆子竟该死得好看!为什么世上会有这种男人啊!盛世美颜也太可了吧!呜呜呜呜老娘坐怀不乱多年,难道要真香警告了吗?

真恨死这个狗东西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