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全文免费读 网盘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精彩内容

更新时间:2020-07-15 20:06:01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全文免费读 网盘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精彩内容 已完结

《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

来源: 作者:邪音 分类:穿越 主角:辛琪,仇九

邪音新书《邪王毒妃:强宠废材嫡女》由邪音所编写的穿越风格的小说,主角辛琪,仇九,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辛琪拢了拢衣服,极快的抬起头,快速的说道,“事到如今,奴婢不敢再隐瞒公主。奴婢和仇九是表兄妹,又因为父母之命,奴婢一直梦想着长大...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辛琪拢了拢衣服,极快的抬起头,快速的说道,“事到如今,奴婢不敢再隐瞒公主。奴婢和仇九是表兄妹,又因为父母之命,奴婢一直梦想着长大后嫁给仇九。可是后来黄河水泛滥,淹了房子。奴婢和仇九没法,我们一起逃到京城,因缘巧合下,才会卖身进了府里。府里的生活,极好极好,让奴婢以为得到了老天爷的眷顾。但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奴婢现在想起来,还是一场噩梦。”

“那天,奴婢有事找仇九,却怎么也找不到,这样过了好几个月。有一天,奴婢竟然梦到了仇九,他说他被驸马爷藏在黑色的柜子里,还要求奴婢救他出去。可是奴婢找了很久,都没有找到这个柜子。为了救出仇九,也为了探听清楚,奴婢才会想出这样的笨办法。”

辛琪的声音并不重,语音清晰,不止长公主听清楚了,就连姚昆嘉也听的清清楚楚。

姚昆嘉听到这里,连忙说道,“辛琪,你乱说,我哪里找过仇九?公主,你莫要听辛琪胡说。”

辛琪并不被姚昆嘉的反驳声打扰,她继续说道,“有了第一次,就会有第二次。终于,奴婢探听到了仇九的下落,原来他被驸马爷藏在书房下面。”

“不,这绝不可能。”姚昆嘉听到这里,完全愣了。书房里的一书一物,他都了如指掌。他怎么不知道还有这样的事情?

辛琪连连磕头,“刚开始奴婢也不敢相信,但后来有一次无意中打开了书柜的暗门,这才终于明白。当天夜里,仇九就托梦给了奴婢,他说感谢奴婢的搭救,还说他至死只有一个愿望,想看看奴婢的肚兜舞。”

长公主转身命令,“带上辛琪,去书房。”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即使辛琪说的天花乱坠,长公主也必须去书房探一探。

书房里打扫的窗明几净,物品都摆放的整整齐齐。原本姚昆嘉总爱在书桌上写几副字,这几个月因为去了江南,还没有来的及在书桌上留下墨宝。

进了书房,辛琪先行了一礼,“公主稍候,让奴婢去打开暗室。”

“辛琪,把衣服整理好。”

“是。”辛琪随意的收拾了一番,这才走到一处柜子前,用手扭动装饰玉石,只听“扎扎扎”的声音响了起来,书桌后的柜子对半打开,一处幽暗的石道现了出来。辛琪点亮石道二旁的烛火,这才说道,“公主,这就是奴婢发现的暗室。”

“走。”长公主当先一步,正要走,卫蓝连忙拦住她,“公主,此处不知是不是安全,请让属下先走。”

“嗯。”在极度的愤怒下,长公主也没有失去理智。她停住脚步,点了点头。

卫蓝安排了二名侍卫当先开路,又安排了四名侍卫断后,这才带着长公主进了石室。

在他们面前,是一道弯曲的小路,走在路上,空气流通,没有潮湿感。转个弯,就看到一间石室。由大块大块的青石制成,只有书房的一半大小。石室中间停了一副黑木棺。辛琪看到黑木棺,连忙奔了过去,泪如雨下,“仇九,仇九,辛琪来看你了。你怎么样,在里面冷不冷?”

长公主走过去看,打开的黑木棺里,躺着一具死尸。面目浮肿,全身腐烂,所穿的衣服也烂成了一块块的布条子。

卫蓝只看了一眼,就惊呼起来,“这不是仇一狼吗?”

原本保护着长公主的六名侍卫看了以后,也很惊讶,这根本就是他们的同伴,在府里做侍卫的仇一狼。

不是说仇一狼奉了公主的命令,陪着驸马爷去了江南吗?现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辛琪听不懂卫蓝他们在说什么,她只是无意识的喊着“仇九”。

长公主的眉心一皱,“仇一狼和仇九是同一个人?”

众人想了想,连忙摇头,“没听他说过,我们都唤他仇一狼。”

“公主,这明明是我的表兄仇九,奴婢还记得仇九的腋窝下,有一块黑色的胎迹。”

一名侍卫听了辛琪的话,连忙查看起来。当他看到那块胎迹,也很惊讶,“公主,真的是胎迹,难道他真的是仇九?可是他跟仇一狼又有什么关系?”

一名侍卫一拍额头,“属下想起来了,有一次我们一起洗澡,曾听仇一狼提起过,他的脚底心有二颗黑痣。”这名侍卫一边说,一边脱鞋子查看,“公主,这具尸体真的有二颗黑痣。”

在如此多的证据面前,众人不得不认可,仇九就是仇一狼的事实。

看到昔日的同伴,死在不知情的地方,这些侍卫的心情并不好,卫蓝更是如此。“公主,属下请求公主彻查仇一狼的事情。”

“抬棺出去。”

“是。”

此时的柴房,被府里的侍卫围的水泄愤不通,姚昆嘉也被放了出来,只不过他被人绑的紧紧的,压在地上。他费力的抬起头,“公主,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长公主一指黑木棺,“这是本公主从书房暗室起出来的一具棺木,里面的死尸,既是府里的侍卫仇一狼,也是辛琪的表哥仇九。姚昆嘉,你现在可以告诉本公主,为什么陪着你去江南的仇侍卫,会死在暗室里?”

姚昆嘉被人压着,看到了黑木棺里的尸体,他不由愣了,“这不是我做的事情,这是陷害。”

“谁陷害你?在府里,除了你,谁还知道书房里竟然藏着暗室。本公主倒不明白了,只是一介小小侍卫,你为什么会费尽了心机去害他?是不是他有你的把柄。”

“没有的事情。”

“姚昆嘉,你实话实说,本公主可以放你一马。如果你打算死也不说,那本公主就如你的愿。”

“公主,不是我不愿意说,实在是我不知道要怎么说,这些事情我都没有参与过,怎么说?”

长公主终于不耐烦了,挥了挥手,“卫蓝,交给你了,无论如何,都要拿出东西。”

“是。”卫蓝用布塞住姚昆嘉的嘴,把对方拖走了。要是以前,卫蓝或许会给姚昆嘉提供一下小小的帮助。但是现在,自己的属下死的这么惨的情况下,他是绝对不会放过杀人凶手的。

长公主疲惫的揉了揉眉心,这才看向辛琪,“今天你有功,想要什么封赏?”

辛琪连连磕头,“奴婢什么也不要,只希望公主能让奴婢和仇九葬在一起。”

“好。”长公主答应下来,“本公主可以在仇侍卫的坟墓旁,给你留一道明路。”

“谢谢公主。”辛琪五体投地,拜服在地。

“走吧,本公主要回去休息了。”一夜未睡,即使保养得宜的长公主,也有些受不了。

旁边伺候的管嬷嬷却突然叫唤了一声,“公主,奴婢看辛琪,似乎是去了。”

早有侍卫翻过辛琪,但见辛琪眉目舒展,嘴上洋溢着微笑,再探鼻息皆无,竟然在长公主答应,他们二人合葬的时候,高兴的死去了。

长公主感慨道,“辛琪,是个有情有义的女子。传本公主的话,厚葬二人。对了,姚昆嘉的事情先保密吧,不要告诉青音。”

这边发生的事情,姚青音自然不知晓。她一觉醒来,觉得脚暖暖的,手暖暖的,如同泡在温泉中,整个人都懒懒的,舒服极了。

姚青音在床上怔忡了半晌,这才掀起了帐子,清喊一声,“青桃,毛桃,进来。”

“来了。”青桃和毛桃带着小丫鬟,带着洗漱物品,走了进来,“郡主,您醒了。”

“嗯,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姚青音看了看外面,阳光正烈,想必时间还早吧。

“郡主,现在刚好是正午时分。您饿不饿,有什么想吃的,奴婢过去传膳。”

“今天有什么好吃的?”

“有大闸蟹,有刚抓上来的鲜虾。”

“毛桃,你去办吧,让他们都上一份。睡了一上午,本公主也饿了。”

“是。”毛桃答应一声,很欢快的出去传膳了。

“我娘怎么样了?后来府里有发生别的事情吗?”

青桃想了想,凑过去,极轻的在姚青音的耳边说道,“郡主,上午发生了二件事情。一件是辛琪赶到柴房,给驸马爷跳了一段肚兜舞。奴婢听说,辛琪非常的勇敢,脱的只剩下一件肚兜,光天化日之下,辛琪也太拼了。而且据说,当时长公主也在场的。”

姚青音想了想,“当时辛琪说了什么话?”

“有啊,提到了她的表哥仇九。对了,郡主,您不知道,原来辛琪会承欢于驸马爷,是为了给她的表哥报仇。”

“嗯。”

“辛琪还说出了一个大秘密,长公主就是听了辛琪的话,在书房的暗室里找出了一具黑木棺。”

“什么?”姚青音不由一愣,“书房里有暗室?”

“是啊,如果不是辛琪说的,我们谁都不知道。据说,黑木棺抬到柴房门口的时候,驸马爷的脸整个都黑了呢。”

“然后呢?”

“然后?”青桃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长公主下了严令,余下的事情谁也不能提。所以奴婢也没有探听出来。”

“好吧,既然我娘已经下了命令,应该是不想让我知道,不想让我担心。”

“奴婢也是这样认为的。”青桃捂了捂脸,“公主对郡主,真是太好了。”

“是啊,本郡主为有这样的娘亲而骄傲。”姚青音非常赞同,长公主不仅给了她高贵的出身,也给了她无限的关爱。

“可是郡主,驸马爷闹出这样的事情,您说,府里以后会如何?”

“会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本郡主为人子女,只能替娘亲分忧,无法替娘亲下决定的。”姚青音看着镜子里的自己,那么的年轻,眉眼那么的富有朝气。这一世的她完全有能力和机会,改变所有的一切。陷于过去是笨蛋,积极的面对才是正常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