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庶色撩人:邪王强娶毒医妃》邪王强娶毒医妃 别扭受 庶色撩人:邪王强娶毒医妃父子文

更新时间:2020-07-28 20:05:46

《庶色撩人:邪王强娶毒医妃》邪王强娶毒医妃 别扭受 庶色撩人:邪王强娶毒医妃父子文 已完结

《庶色撩人:邪王强娶毒医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安福宁 分类:古代言情 主角:景绣,阿福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安福宁原创小说《庶色撩人:邪王强娶毒医妃》,主角是景绣,阿福,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这是碎玉轩的伙计阿福。”叶倾对着众人开口道:“事情的经过他最清楚。” 听了叶倾的话众人的视线立刻都看向了低着头局促不安的阿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碎玉轩的伙计阿福。”叶倾对着众人开口道:“事情的经过他最清楚。”

听了叶倾的话众人的视线立刻都看向了低着头局促不安的阿福,阿福接受着这么多人打量的目光连头都不敢抬,脑子空白一片,紧张的大气都不敢出。

“你将事情的经过再说一遍,不得隐瞒,实话实说!要是让我发现你胡说八道,小心你的脑袋!”秦氏瞪着阿福,恶狠狠地说道。

阿福浑身一哆嗦,微微抬头不经意间瞥到景绣的身影,眼里闪过一丝愧疚。景绣敏锐的察觉到了,水亮的杏眸里闪过一丝兴味,本来她还在诧异叶倾怎么会有胆子跟南宫珏作对,捕捉到阿福刚才那愧疚的目光景绣倒是忽然明白了。

叶倾没胆子得罪南宫珏,但是却可以从她身上着手,把过错推到她身上。那样的话,叶倾占了理,动手伤人也就是性子火爆了些,总比蛮横无理、无故伤人要好的多,相应的惩罚也就轻很多了。

景绣虽然并不了解叶国公,但也看得出来叶家这些人面对叶国公的时候都不由自主的透着一丝敬畏。尤其是叶倾,在碎玉轩外南宫珏刚提到叶国公时叶倾的脸色就瞬间惨白一片,估计以前犯错被罚的留下了心理阴影。所以她才会想法设法也要减轻她自己的过错,希望叶国公能惩罚的轻一点儿吧!

“那副耳环原本是叶小姐早就预定下来的,是这位姑娘,她……她说她看上的东西从来没有得不到的,一定要买下那副耳环。掌柜的没办法就只能卖给她,结果刚好被叶小姐看到就……”

阿福低着头,手指着景绣所在的方向,结结巴巴地说着叶倾让他说的话,心里的愧疚让他没办法看着景绣说出这番话。这位姑娘明明就是好心帮忙,救了他和掌柜的他却迫于叶小姐的要挟对她恩将仇报。

从阿福口中说出的事情和叶寻说的来龙去脉都是一样的,只是角色做了调换,景绣变成了那个蛮横无理,强买已经被叶倾预定下耳环的人,而叶倾不过是因为气不忿掌柜出尔反尔才会动手。

所有人的视线都顺着阿福手指的方向落在景绣身上,之前叶寻诉说整件事情的时候自然不会漏了景绣,不过称呼的是“扁鹊”这个名字。在座的人都听说过扁鹊,叶老夫人和大夫人也都从叶国公口中听说了扁鹊进宫医治三皇子的事情,所以看到扁鹊和南宫珏在一起并没觉得奇怪。

叶老夫人和大夫人其实一直都对景绣十分好奇,这十年里不断地从叶寻的口中听到景绣的名字,本来他们从叶国公口中刚得知景绣进宫的时候就在琢磨着让叶寻求个恩典将景绣带出宫来让她们看看,可没想到今天人就自己来了。

其实从刚才发现南宫珏旁边站着一位姑娘的时候,叶老夫人和大夫人就猜到了景绣的身份。叶老夫人虽然一边因为叶倾的事情生气,一边也在默默的观察着景绣。景绣蒙着面看不见脸,但叶老夫人倒是十分满意她简单素净的穿着打扮,整个人从始至终仿佛不存在一般静静地站立在南宫珏身后,这股子沉稳安静的气质叶老夫人就很满意。

大夫人眼睛更尖,从一进大厅她就发现了景绣,一直都用眼角余光注意着她,对大厅里发生的事情充耳不闻,仿佛她来大厅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见一见景绣似的。

景绣知道叶老夫人和大夫人一直都在不动声色的观察自己,却一直装作不知道,她知道她们一定是因为叶师兄的关系才会对她好奇,并没有什么恶意。此时因为阿福的话,叶老夫人和大夫人倒是可以正大光明的看向她了。

承受着众人的打量,景绣依旧一副淡淡的模样,静静地站在南宫珏旁边,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众人倒是没办法将这样的她和阿福口中那个蛮横的女子联系在一起,一时之间倒没有人开口。

秦氏见没有人开口,悄悄地推了推叶明远,示意他出声,结果叶明远气呼呼瞪了她一眼就是不开口。心里将叶倾又骂了一遍,一点眼力见都没有,这扁鹊姑娘如今可是皇上眼前的红人。即使她不认识,也应该明白跟在五皇子身后的人肯定不好惹,一副耳环而已,就当卖五皇子一个人情罢了,她竟然闹到动手的地步,哼!

见叶明远不搭理她,秦氏只好自己鼓着勇气扯着嘴角上前两步对着南宫珏小心翼翼地说道:“五皇子殿下您看,您没弄清楚事情的始末,倾儿出手伤人是不对,但也是您身旁这位姑娘不对在先,这凡事都有个先来后到,东西既然是倾儿先定下的,这位姑娘不该强买的!”

南宫珏桃花眼一眯,目光嘲讽地看向面色委屈又倔强的叶倾,冷冷一笑,根本不去搭理秦氏,掷地有声吐字清晰地开口:“不仅蛮横无理、无故伤人、抢夺东西,如今还死鸭子嘴硬、推卸责任、颠倒黑白、诬陷他人、拒不认罪、威胁无辜、对皇子不敬……”

一口气数出这么一长窜的罪名,南宫珏都觉得口干舌燥起来,低头呷了口茶,才再次抬头看向叶国公,语气好奇地问道:“叶国公,不知道按照你们叶家的家法叶小姐该受何种惩罚?”

叶国公气得胡子都翘起来了,五皇子是什么人,他是什么人,如果连叶倾这点小伎俩都看不出来他也不用在朝堂上混了,这叫阿福的伙计明显就是一副被威胁了的样子,这点手段也就拿来骗骗她娘秦氏,骗其他人门都没有!

“来人!”

“老爷……”叶国公刚准备宣布动家法,管家脸色凝重地跑到了近前在叶国公耳边轻声道:“濬王殿下来了!”

叶国公猛得从凳子上站起了身,看向叶明远,叶明远立刻会意过来看着叶倾心一横,坚定地开口:“大哥,我亲自来!”

见此,叶国公对南宫珏拱手,还没来得及开口,南宫珏就懒洋洋地摆摆手,“叶国公有事就去忙,不用多礼!”反正叶明远这个亲爹在这儿,叶倾今天休想逃过一顿罚!

叶国公也就不再多礼,带着管家匆匆忙忙的向着府门走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