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有牧场物语》边缘世界 耽美狼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有牧场物语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7-31 04:02:31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有牧场物语》边缘世界 耽美狼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有牧场物语清水文 连载中

《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有牧场物语》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入潼关 分类:二次元 主角:都更

火爆新书《边缘世界里不可能有牧场物语》是入潼关所创作的一本二次元风格的小说,主角都更,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一天,护林人哥茨扛着斧头依然走在熟悉的林间小路上。 他的工作就是每日定期对树林里的树木进行清理,砍伐那些干枯、旁逸斜出、得病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一天,护林人哥茨扛着斧头依然走在熟悉的林间小路上。

他的工作就是每日定期对树林里的树木进行清理,砍伐那些干枯、旁逸斜出、得病的树,使它们规规矩矩地生长。

最后他再把这些木头扛回去收集起来,卖给镇上的人,作为他们房屋维修、家具建造的材料。

自从那人生中最糟糕的一天起,这样的生活,哥茨依旧过了二十年。

幽谧的林中,只有微弱的光线能够通过茂密的树冠投射下来,虬结的树根也三不五时地称为哥茨走路的阻碍。

但他的脚步依然十分坚定,长满大胡子的脸上,眼神已经十分清澈,就好像一团永恒燃烧的火焰,将他心中的杂念一扫而空。

当他走过一个熟悉的山坳时,一道细微的声响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声音大概是从前方一百米的地方传来,本来应该已经几乎微不可闻。

但是那种尖锐到极致的破空声,划破了百米的空气,将声音原汁原味地传递过来,令人毛骨悚然。

哥茨停下了脚步,慢慢地分辨这个声音。

只听见这个声音每一秒左右就会响起一次,化成连绵不绝的声响,就像是疾风扫过细密的篦子,将每个空洞都吹奏出了尖啸。

但是这个声音往往只持续半分钟,随后密林又恢复了极端的安静,只剩下哥茨强健有力的心跳,在稳健而决绝地跳动着。

为了听清这个声音,哥茨已经屏息凝神,呼吸放缓到微不可闻,他恨不得连心跳都直接暂停,只为了听清楚前面的声音是怎么来的。

等了许久,哥茨决定上前一探究竟。

当他走出十多米远的时候,另一些痕迹引起了他的注意。

好几棵大树的树干上,在他们皱褶的树皮之间,哥茨分辨出了被洞穿的痕迹!

那些痕迹入木三分,而且集中分布在某个固定位置,呈现环状分布,密密麻麻地绕成了一个圈。

单纯从技术上讲,这样的痕迹可以由任何带着刃口的道具砍出来。

但是试问哪有人,能够将每个创口都均匀分布在相互距离一公分的地方,没有一个创口有重叠、勾连、锅中、过轻的情况!

难道是有一个用刀技巧非常高明的人,在这里无聊地做着这些标记?

哥茨出神之际,那破空连发的声音又一次在耳边响起,那连绵不绝的声音在他的默数下有了个数字。

二十二声!

而他急忙在树干上计算创口的数字……

二十二个!

也就是说,这人用在半分钟内,用二十二声制造出了二十二个创口,呈中心离散,宛若天成。

哥茨按下心中疑惑,根据判断两人相距还有八十多米,在他明我暗的情况下,应该不会被发现。

所以他决定继续靠近。

黑暗的密林中要行进,其实是需要很多技巧的。

每一片枯叶、每一根树枝、每一处积水,都有可能制造出不必要的声响。

而那些枯枝落叶下,谁也不知道掩盖着什么离奇古怪的东西。

但哥茨早已与这片树林融为一体了,他的目光看透那些树林中的掩饰,脚步能够挑选那些最坚固的土地踩踏,整个大汉就像一棵生长了百年的古树,在树林中存在得浑然一体。

当他来到了离那个声音只有五十米的地方,他发现树干上那些密密麻麻的痕迹不见了。

难道他发现我了?哥茨想道。

可是他认认真真地摸索着树干时,粗燥的手指却触及到了一个熟悉的东西。

那里依然有创口。

但是只剩下一个了。

一个入木三分的痕迹,扎扎实实地遗留在那里,形单影只。

哥茨若有所思,到身边另一棵树检查,果然也有一个痕迹。

经过他统计,边上一共有十五棵树,每一棵都有相同的创口,

他相信,只要他继续检查下去,还可以在边上每一棵树的树干上找到这些痕迹。

随着越发的接近,哥茨的心也越发急切,那种即将揭开谜底的感觉,让他口中发干,往日闲庭信步的一小段路都让他呼吸略微急促。

又往前了十几米,哥茨几乎能够感觉到那些破空声从他的耳边飞过。

但如果真的是这样,他的躯体恐怕没办法像大树一样安然无恙了。

因为他看到了一些新的痕迹。

当时他只是按照惯例摸一下树干的痕迹,作为方向的导引。在触觉和听觉双重辅助下,密林对视觉的削弱已经微不足道了。

可是这一次,他在树干上触摸到的是一个与众不同的痕迹。

一个巨大、深刻、暴烈的创口。

比之前任何创口都要大,都要深,都更具有破坏性。

他可以想象制造出这个创口的人,一定是引动了巨大的力道才做到的。

但是那个创口周边压制平整、纹理清晰,一定是有人怀着无比平静的心情,施展出的攻击。

甚至带着点恭敬?

不,绝不可能是恭敬。

更可能的是满不在乎吧。

哥茨加快了脚步,往前方走起。

这一次,他放弃了所有的掩盖,大大方方地踩在那些乱草枯枝之间,坚定地向前方走去。

他感觉自己像是穿梭在重重迷雾中的行人,每一次不正常的扰动都会刺激到他的神经。

但幸好,他的神经早已坚韧得如同岩石。

…………

在今天,这片树林里,给他带来的惊讶已经够多了。

但是眼前的这一幕,还是引动了他毫无保留的震惊之感!

眼前的密林间,有一个人影在树木间极速地闪动,就像是一个播放出错的电影,徒劳地进行着既定的运动,却逃不出控制。

每一次抬手,都停留在与肩平齐。

每一次举弓,都引动到半满半松。

每一次拈箭,都停放在弓弦正中。

每一次瞄准,都注视于密林正中。

那动作死板而又僵硬,带着一种毛骨悚然的既定感,宛如早已设定好的机器,虽然会射箭,但是远远称不上懂得。

这样的行为就和吃饭喝水一样属于本能,但是你永远说不出吃饭喝水运用了哪几块肌肉、呼吸了几口的空气。

但是这个人的站位,搭箭,举弓,开弓,瞄准,撒放,收弓,已经进入行云流水的状态,不会被呼吸、心跳、杂乱的心绪所影响。

这样的每一箭都是巅峰。

但也可以说从来都没有巅峰。

那只是一种漠然,仿佛天下万物的死活都与我无关。

我只负责射出贯穿一切的箭,而不带着任何目的,

你挡在我的目标上?

抱歉,你也会被贯穿。

可是更诡异的出现了。

那个人射出了三箭之后,那机械的行动就停止了,忽然一个转身,朝着另一个方位举起了弓!

哥茨以为他已经成为了这个人的攻击目标,连忙一个闪身躲到了一棵大树的后面。

但当他好整以暇地再次观测,却发现那个人并不作停留地再一次转身,面向另一个方向张弓搭箭。

连续十二个方位。

连续十二次支箭。

破空声此起彼伏地响了起来,在密林里持续不绝地回荡着。

哥茨听到的声音却不知是这样,他还听到了十二声巨大的碰撞声。

光从声音便可以知晓,那棵树被箭击中的位置,已经像他无数次斧头落下的时候那样,木屑横飞,支离破碎!

而僵硬机械的射击姿势,也在那一瞬间连闪十二次后,再次回归平静。

“多重攻击命令:射击树木*12。”

“判定成功。”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