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水龙》水龙晋江 健气受 水龙男妃文

更新时间:2019-08-18 11:07:03

《水龙》水龙晋江 健气受 水龙男妃文 已完结

《水龙》

来源: 作者:王雨 分类:历史 主角:幺,敬宇

完结小说《水龙》是王雨最新写的一本历史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幺,敬宇,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福生财钱庄”坐落在重庆府下城临长江的那条最繁华的大街上,门前车水马龙,人流熙攘。开门不久,那些穿西装、长衫的先生,穿旗袍、戴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福生财钱庄”坐落在重庆府下城临长江的那条最繁华的大街上,门前车水马龙,人流熙攘。开门不久,那些穿西装、长衫的先生,穿旗袍、戴珠宝玉器的女人就趋之若鹜拥进那扇大铁门。他们或是去存钱或是去取款,为的都是一个“钱”字。

成敬宇也随了人流走,想着昨天撩开水妹住房的门帘进去后,居然看见了水龙……啊,成公子早呃!有人向他打招呼。啊,早,早!他随意应答,进了幺爸开的专做银钱生意的“福生财钱庄”的大铁门。

“商业交易数额和频次的加快,势必得有与之相适应的金融支持。”幺爸就像书院的师长,总是不失时机对他讲说,“如果说,票号主要是为富翁大贾异地汇兑服务的话,那么,我们钱庄则主要是从事本地中小商号的存放业务的。重庆府钱庄的前身是‘换钱铺’和‘倾销店’。光绪二十年,重庆府统一了流通新票银,倾销业务得以发展,商家需用的资金也日增,利息也跟着上涨啰。”

成敬宇听着,并不答话。

幺爸继续对他说:“我们成家的‘换钱铺’也和其他‘换钱铺’、‘倾销店’一样,都握有一大笔客商的存款,既然有存款,就可以放款啰。敬宇,幺爸呢,胆儿大,向票号买了迟期汇票,再卖给上下货帮,也还直接把钱放给下货帮,竟然得到了上海汇票,我转过来呢,又将其卖给上货帮。如此周而复始,资金积累就多了,有二十多万两了呢。”

成敬宇听着,心里为幺爸高兴。他晓得,幺爸要办钱庄了。幺爸早就有办钱庄的想法,又得那商界巨头白老板襄助,成家这“福生财钱庄”就应运而生了。

“幺爸,你硬是会做生意。”成敬宇说。

成豁达呵哈笑:“我们钱庄开张才一年多,存款已有六百多万两、贷放款也有一千多万两了呢!你幺爸呀,为了避免客商现银支付的麻烦,就代为他们交付,用‘号片’、‘收条’为信用凭证。这样呢,既避免了现银交割的不便,又减少了鉴别、清点银两的麻烦。”

成敬宇点头。

成豁达好高兴:“这个办法呀,很得白老板和其他钱庄人士的赞赏、青睐,竟然在银钱业推广开了。白老板跟我说,豁达呀,你这是在搭建通往银行的跳板呢。”

“幺爸,你还想办银行?”

“那条路么,还长。现今我想呢,应该长期使用‘划条’办法,还得扩大代办汇兑业务,把生意做到上海、汉口去,和那里的钱庄开户往来。这样的话,既可以保证银根周转,又便于日后自己开立汇票。”

成敬宇说:“幺爸,你得把稳些。”

成豁达笑道:“放心,幺爸做事情是有数的。宇儿,现今我们钱庄业务的扩大,幺爸的人手不够呢,而且核心人员必须得是忠实于我成家的人。敬宇,幺爸就希望你来做我的得力助手呢。”

成敬宇不情愿:“幺爸,我说过了,我做不好这事情。我,不喜欢金融业。”

这使成豁达遗憾而恼火,心想,一定是宇儿对他干涉他和东方宝萍的婚事不满。可是,这件事情不干涉能行么?成豁达铁死了心,非让敬宇和白家小姐成婚不可。而且,钱庄的事情也必须要宇儿来做。

成敬宇走进幺爸办公室的时候,坐在藤条沙发上的成豁达刚点燃支雪茄烟,见英俊潇洒的侄儿来了,好高兴,开门见山问:“宇儿,想好了么?”

成敬宇坐到幺爸对面,问:“啥子想好了?”

成豁达笑了,是啊,是问他来当助手的事情,还是让他和白小姐成婚的事情,自己没有说清楚呢。

成敬宇又说了:“啊,幺爸,我想好了……”

成豁达呵呵笑:“你早就该想好的啊!要得,第一,从今天起,你就是我‘福生财钱庄’的二掌柜,日后要在上海、汉口来回奔波;第二,我马上就和你幺妈商量,近期内择吉日让你和白莉莉小姐完婚,婚礼去宴喜园办,一定要办得隆重、盛大!”

成敬宇不笑,说:“幺爸,我对金融业实在是不感兴趣。我想好了,我想请幺爸资助我办轮局,我对峡江很有感情,幺爸不是也曾经想过办轮局的事情么?”

侄儿这一说,成豁达愣怔住了。

应该说,宇儿有这想法是很不错的。是的,得办民族实业。有了自己的实业,再加上自己的金融业,他成家的飞黄腾达是指日可待的。办船运业是上佳的选择,是他年轻时曾经有过的梦想。宇儿对峡江也确实有感情,我成家这独苗差点儿在峡江丧命、断根啊,是那个峡江船工救了他。那个叫郑水龙的小伙子是他成家的大恩人,当然,也是他剁断了他成家独苗一根指头,他感恩于他又气恨他。那天,他看见侄儿那血肉模糊的右手时气急败坏,发狠誓不剁下郑水龙右手誓不为人。后来,当他从宇儿嘴里得知郑水龙是救他的恩人时,才息了愤怒。他成家的根、一条人命和一根小手指头相比较,孰轻孰重他清楚,当然是前者为重。再后来,他竟然希望有一天能够见到郑水龙,他要知恩图报,当面答谢。

成豁达吸了口雪茄,说:“宇儿,你这想法不错,幺爸我支持。只是,你得答应我一件事情,早日同白莉莉完婚,也免了我和你幺***这桩心事。”

成敬宇不想幺爸会这么痛快就答应了他的请求,很是高兴。又犯愁,那白莉莉小姐也不错,可却没法子和东方宝萍相比。这么说吧,他见了白莉莉并不反感,离了她毫无牵挂;可是宝萍就不一样,他每次见到她心里总有难抑的冲动,离开她一日竟如隔三秋。他渴望得到幺爸资助,又不想欺骗幺爸,就说:

“幺爸,谢谢你答应我的请求。至于我的婚事,我想,还是等船局的事情有个眉目后再说。男子汉嘛,总得干出一番事业后再考虑婚事为好。”

成豁达目视侄儿,说:“宇儿,幺爸没有看错你,有我成家人的骨气!你有这番干事业的宏图大志,幺爸我甚是欣慰。婚事嘛,暂时缓缓也不是不可以,只是不要拖得过久。”

成豁达又抓住时机对侄儿成敬宇进行了一番教化,说他对金融业不感兴趣是绝对错误的,世间万事都离不开金融业离不开钱,可不能小看了成家这“福生财钱庄”。纵观当今重庆商业和金融业发展,票号主要是经营官款,银行的作用目前并不大。真正支持商业繁荣、与商帮关系密切、为大多数商帮提供活动周转资金的还是钱庄。成敬宇承认钱庄重要,又觉得幺爸的看法太狭隘,认为他不该小看银行的作用,断定今后银行会替代钱庄。成豁达嘴上不服,认为,就是在银行出现的相当长的时间里,钱庄在重庆商场中的作用仍旧会超过银行。内心里却欣慰,宇儿是个有见识的男人。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