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衣角沾星斗》衣角 同人志 衣角沾星斗激H

更新时间:2019-08-22 10:28:19

《衣角沾星斗》衣角 同人志 衣角沾星斗激H 连载中

《衣角沾星斗》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朴杨盛兰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沈星,孙河

《衣角沾星斗》是朴杨盛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衣角沾星斗》精彩章节节选: 向晚晚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不想骂你了,你还是走吧。” “囡囡!”修远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不由分说地就往屋里闯。 向晚晚宿醉未醒...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向晚晚无奈地叹了口气,说:“我不想骂你了,你还是走吧。”

“囡囡!”修远哪里管得了那么多,不由分说地就往屋里闯。

向晚晚宿醉未醒,懒洋洋地倚着门,看着他像没头苍蝇一样在这个沈星汝的小天地里到处碰壁,末了只能灰头土脸地走回房门。

“她在哪儿?”

向晚晚捂着嘴巴,打了个哈欠,然后冷笑着说:“现在问这个还有意义么?她在哪儿我为什么要告诉你?你比我们老好几岁,很多事情,不用我说,也该自己想明白。而且我说了,我今天不想骂你。”

“晚晚,我知道她恨我,你也恨我。可是你告诉我她在哪儿好么?我确认她没事就好。”

“别这么叫我,我们没那么熟。所以说这么多年了,你的长进就仅仅在于不会害怕面对到直接消失了是么?她在哪儿,她有没有事,都不关你的事,你走吧,再不走我就叫保安了。而且我还要告诉保安,以后都不要放你上来。”

向晚晚说完就把他推了出去,咣当一声关上门。

从猫眼望出去,他似乎没有要走的意思。

回过身来,向晚晚给沈星汝打了个电话,果然是关机。

她眼睛扫过屋里的一草一木,想起之前的一个月她作为单身狗每天遭受连环暴击的日子。

从前她觉得,沈星汝是个挺有毅力的人。

文字工作不好做,文学创作尤其难。

沈星汝自从吃上这碗饭,每天至少伏案工作十二个小时,除了自己的公众号日常更新、雷打不动以外,还有很多其他的稿件邀约要处理。

沈星汝得天独厚,但是她也是憋着一口气活着的人。

她想证明自己,证明自己在白富美的头衔以外,除了混吃等死还有别的价值。

很多事情,她不但能做,还能比任何人都做得好。

在这个社会中,最能证明自己的就是挣钱的能力。

从心理学上讲,沈星汝属于严重的神经质追求。

她觉得生活本身是没有价值的,不断证明自己比别人强才是有意义的,同时她也靠这种信念活着。

但是这一个月向晚晚明显能感觉到她心志涣散、心猿意马,精气神儿完全都不在挣钱上了。

别说一天工作十二个小时了,能推掉的邀约都推掉了,写稿子也变成了三天打渔,两天晒网。

最近每天的推送都是之前设置的定时推送,不知道存稿还能坚持几天。

剩下的时间做什么?

买衣服,插花,收拾家。

跟向晚晚一起追剧追综艺,还有打游戏。

每天早上五六点钟,沈星汝已经醒了,下楼跑步一小时,回家洗澡换衣服吃早餐。

八点半左右,修远通常就会按门铃了。

然后沈星汝就会缠着他喋喋不休地说,哎呀,我昨天又什么正事都没干,一个字儿都没写,好奇怪啊我怎么什么都写不出来了呢。

这时候的向晚晚通常都埋头吃早饭,让全麦面包、还有沈星汝难得贤惠地切成小丁的新鲜水果淹没她,然后心中默念:我是透明的,我不存在……

只有在修远说“没关系,我养你”的时候,向晚晚会情不自禁地吐槽一句:“学长你知道她随便写一个软广多少钱么?单算这一项一年就过百万了。”

沈星汝肯定会狠狠瞪向晚晚一眼。

可是修远倒是也不恼,仍旧笑笑,手臂落力将沈星汝揽得更紧了一点,说:“等明年我升了P8,算上股票一年差不多有四百万,到时候我再说养你的话。”

所以现在程序员都这么有钱吗?

向晚晚想想似乎好像也差不多。

年初网上爆出一个互联网大厂的中层辞职卖面膜,对外宣称自己是高管,却被真正的高管光速打脸的事。那个女人差不多也是阿里P8的层级吧,据说年薪200万,还不算股票。

当然是税前。

可是向晚晚还是觉得太受刺激了……这就是旱的旱死,涝的涝死吧。

童话里公主不都是会爱上穷小子吗?为什么沈星汝已经这么有钱了,还有人拿着百万年薪等着养她,不是有情饮水饱就可以了吗?

控糖控不下去就是在这种时候,向晚晚清楚地记得那天早上她破例喝了一盒酸奶。

对了!游戏!

向晚晚突然想到,虽然沈星汝手机关机,她也不知道她另一处房子究竟在哪儿,可是最近几天沈星汝掉进一个游戏的坑,说不定游戏里还在线。

说到游戏,又是对单身狗极其不友善的连环暴击。

以前上大学的时候,修远就教过沈星汝打dota,可是沈星汝完全学不会。

她的智商没发展在这方面,dota对她来说太复杂了,她看到屏幕上密密麻麻的不知所云的东西就想摔东西骂人。

前几天,修远说,最近特火的一款手机游戏可以弥补以前咱们没能一起打游戏的遗憾,而且上手特简单,不是靠反应和手速,而是经营策略类的,特别适合沈星汝这种大富翁游戏的资深玩家。

沈星汝表示有点感兴趣,于是拉着向晚晚一起入了坑。

此时的向晚晚赶紧摸出手机,打开多多自走棋,沈星汝果然在线。

向晚晚突然有些暴躁,心情不好的时候,睡一天一夜,或者不写稿不更新都能理解,可是一大早不见人影儿却在打游戏算怎么回事儿?

“嘛呢?”向晚晚多一个字儿都懒得打了。

“打野呢。”沈星汝回复得倒快,怎么好像心绪平稳,没啥大事。

向晚晚仔细看了一下,沈星汝成绩上升得有点快。

“还有心情打游戏?他一早就来了,现在还没走呢。”

“放心,过不了多久肯定会走,996是免不了的,毕竟还要养家糊口。”

沈星汝像是胸有成竹的样子,向晚晚已经不能把现在这个纵横捭阖、决胜千里之外的人和昨天晚上在三里屯买醉的人联系起来了。

“说不定他今天就休一天年假呢,就在门口等你回来。”

“那也没用,我不会回去。”

“你有没有跟他提过具体的地址?”

“幸好没有,只说过孙河。不过孙河别墅区太多,龙湖、万科、保利……就算他高考680多,计算能力再强也分析不出来我到底住哪儿。”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