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不可思议的美好》不可思议的美好的句子 straight(直人文) 不可思议的美好玻璃

更新时间:2019-08-26 05:24:07

《不可思议的美好》不可思议的美好的句子 straight(直人文) 不可思议的美好玻璃 连载中

《不可思议的美好》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yiyiw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谭家伦,杨斌

yiyiw新书《不可思议的美好》由yiyiw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谭家伦,杨斌,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谭家伦重新给婉晴联系了一家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由于肿块比较大,陈医生建议尽早做手术,还要看活检结果才会有定论。 “你对事情的态度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谭家伦重新给婉晴联系了一家医院做了全面检查,由于肿块比较大,陈医生建议尽早做手术,还要看活检结果才会有定论。

“你对事情的态度一向是既来之则安之,这次也不要有什么负担,多余的话我就不说了。”谭家伦把婉晴送到病房,“这几天我都会陪着你,别害怕啊!”

“我又不是小女孩了。”婉晴嘴上说着心里却在打鼓。

“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好好吃饭好好睡觉。”

“真啰嗦!”可心里却在想:“哪里睡得着啊!”

“乔陆那边怎么说?”

“你千万不要告诉他,否则他明天就会飞回来。”自己的儿子自己知道,不能告诉他。

“也不能一直瞒着吧?”

“他学校的事情快处理完了,应该下下周就回来了。”

“你公司的事情安排一下吧,是否让他们知道你自己决定。”

婉晴点了点头给杨斌打电话简单说了一下,项目也交给杨斌全权处理。

谭家伦静静地看着,都说工作的女人美丽,果然是这样:“这是你最有魅力的时候。”

“你太婆婆妈妈了!我不用你照顾,你快去忙吧!好歹也是个老板!”婉晴把谭家伦往门外推,她心里最恐惧也最厌恶的就是医院,所以不希望谭家伦留在这里。

“那我晚上再过来,你不要胡思乱想!”谭家伦不放心地叮嘱着。

婉晴住院的消息只让杨斌和吴晓华知道,她不想公司其它的人多想。

吴晓华和杨斌商量:“我们明天下午去医院看一下吧!”

“她上午手术我们下午就去,这是不是有点添乱啊?后天吧,或者你自己去,我去不太方便。”

“谁做手术啊?”李越走过来问。

吴晓华看了杨斌一眼,“婉晴病了。”

“什么病啊?还要手术,这么严重吗?”

“好像是微创,具体的她没说。”吴晓华简单说了一下。

李越若有所思地走出了会议室,“婉晴生病,那就是说第三轮投标她不能参加了,这个消息要不要......”易扬的钱一直在烫着李越的心,她曾经想过要把钱和包退回去,可是虚荣心占了上风,加上对婉晴的一丝丝恨意,她决定只做这一次,然后收手。

犹豫再三,李越发了一条微信:“陆总生病,投标应该由杨斌带队。”随即把这条微信删掉了。

“李小姐,还有四天时间,你要抓紧了。”

看着这条催命的微信,“杨斌把电脑看得死死的,晚上都会带回家,他们去探望陆婉晴是我唯一的机会。”此刻烦躁的李越有些后悔了,“如果拿不到技术方案,钱和包这七八万块钱也不是小数目......”李越不敢再往下想了,只能寄希望杨斌和吴晓华一起去探望婉晴。

夜晚的病房格外安静,婉晴无聊地靠在病床上,手里的书也一直没有翻页,脑子不受控制地胡思乱想。

进来一条微信:“睡不着吧?偷偷下来吧!”是谭家伦。

婉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九点十分了。她探出头,楼道里面静悄悄,护士站没人,就这样婉晴溜了出去。

找到谭家伦的车,“你怎么又来了?”

“就知道你睡不着,过来陪你啊!还不算太晚,要不要去兜风儿?”

“出去啊,能行吗?我穿着病号服呢......”婉晴有些小兴奋。

“给你准备了一件外套。”

“你心太细了。”

“只对你!说吧,想去哪儿?”

“二环跑一圈,三环跑一圈,看看北京的夜景。”

“你不会跑完三环跑四环吧?”

“先跑着再说吧!出发!”此刻的婉晴,抛开了烦恼和不可知的明天,像个小女孩一样。

“就应该这样!”谭家伦宠溺地说道。

今晚的二环路格外地配合,少了往日的拥挤车流,“这路况太给力了!”

婉晴左右张望着,“夜晚的北京太美了,真是久违的风景!”婉晴指着东二环的银河SOHO,“以前做个这个项目的部分改造,当时觉得这个项目特别傻,现在有了灯带,还挺好。”

“你做过的项目不少啊,也一定吃了不少苦吧?”

“大大小小的项目没有一千也有八百吧,有时候想起来还是挺有成就感的。要说苦,挣钱哪有不苦的,天上不会掉馅饼!”婉晴悠悠地说着。

“你平时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要学会放松再放松。”谭家伦时刻不忘劝解婉晴。

“晓姝跟我说,SOHO里面有几家餐厅装修的很有特色,菜也好吃,运气好的话还能偶遇一些明星,一直说去呢,唉!”

听到婉晴的叹息,谭家伦忍不住问了出来:“你为什么总是叹气呢?”

“可能是习惯问题,从记事起听到最多的,就是母亲的叹气。遗传吧!有的时候感觉叹口气会舒服一些。”

“我以后不会让你再叹气了!”谭家伦摸摸婉晴的头发,“以后只要有时间我们就出门,北京那么多的地方都没去呢。”

“是啊,总以为熟悉的地方没风景!其实风景就在身边。”

“人也在身边!”谭家伦补了一句,“我会抽更多的时间陪你。”

“我不用你陪啊!偶尔有一次这样的相处就满足了。男人在这个年龄正是做事的年龄,我不想拖你后腿。”

“你这么善解人意让我很开心!”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我不是小姑娘。”

“可我想把你当小姑娘宠啊!”谭家伦捶了捶方向盘,开心地笑了,“你以后要减少工作量,否则我会担心!”

婉晴侧脸看着谭家伦,暗影中的脸庞真帅,伸手摸了一下他的下巴,“习惯了。如果能逢凶化吉我不会再这么拼了。”

“就怕你记吃不记打......”谭家伦用玩笑的口气说出了心里话。

“瞧你说的,这两天想了太多的事情,也理解了放下两个字。等今年的几个项目有结果了,我会减少工作,把公司交给杨斌他们,计划一下如何享受生活。”婉晴拍拍手,“开心过好每一天!”

“嗯”

“你为什么不配合我讨论啊?”

“我想听你说说话,特别是现在。”

陆婉晴陷入了沉思,她想把自己的心敞开,把自己的经历和家庭说个清楚,也想后半生与他风雨共担,几次话冲到嘴边,都被她生生地咽了回去,有些过往她无法说出口也不知道从哪里说起。

“你起个话题吧?”婉晴不希望继续冷场。

“你随便说吧,想说什么说什么。”

“你上次提到你儿子是做模特的,我还八卦搜了一下呢,谭卓应该算是新秀吧,去年还得了一个新人奖,挺不错的。”

“其实我原来是不赞成他吃青春饭,也不相信他能坚持下来。后来我是服他了,也就尊重了他的选择。他比我年轻的时候有脑子,有定力。”提到儿子,谭家伦脸上堆满了笑意。

“我一直不赞成现在网上说的什么流量啊、鲜肉啊,好好的男孩子没一点儿血性。我觉得韩国适龄青年必须服兵役,挺好。年轻人,就应该到部队去锤炼一下。”谭家伦说得有些激动。

“看事情要一分为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不是都要去部队的。而且娱乐圈竞争更加残酷,他们也付出了很多。”

“是啊,谭卓在某些方面给我上了一课。”

“现在的选择这么多,变化这么快,你应该让孩子自己选择,否则没准酿成什么呢。”

“我啊,就是觉得自己亏欠他太多。从出生到小学毕业一直是奶奶和大妈带着。我从心里感谢嫂子,她对谭卓比对自己儿子还上心。”

“真羡慕你们一家,能从你的话里感觉出来,是特别和睦相亲相爱。”婉晴的话是发自内心的。

“等乔陆回来让两个儿子见个面吧,先预热一下。”

听谭家伦这么说,婉晴笑了,“你这么急吗?你和谭卓说了吗?”

“已经渗透过了。”

“那就回头再商量一下吧。”

谭家伦略一沉思,试探着问道:“我几乎没听过你提家里人,他们,”

“我家吗,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母亲在我初三下学期去世了,两个双胞胎弟弟,还有,”婉晴停顿了一下,“还有父亲。”

“你父亲恢复的还好吧?”

“挺好。”婉晴的回答非常简单。

谭家伦看婉晴没有继续说下去的意思,也不想猜测原因,他相信婉晴会有愿意吐露的那一天。

谭家伦把婉晴送到住院部楼下,把她拥在怀里:“我们都是经历过死别的人,明天也不要太担心,相信陈医生。”

“你不要安慰我了,本来我都快忘了这事儿,让你一说又开始闹心了。”婉晴娇嗔着说道。

“我知道你的定力,不过这程序吗,还是要走一下的。”刮了一下婉晴的鼻子,“好好睡觉,明天你睁眼就会看到我!”

婉晴悄悄地回到病房,护士跑了进来:“三床你去哪儿了,这么长时间外出,不知道明天要手术吗?你......”

婉晴又是拱手又是作揖的,“我错了我错了,马上睡觉马上睡觉。”把护士推出了病房。

躺在床上,婉晴没有一丝睡意,思前想后她决定无论手术后的结论是喜是悲,都把父亲的事告诉谭家伦,搬掉心里的这块石头......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