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流星泪》流星泪陈瑞 忠犬攻 流星泪腹黑攻

更新时间:2021-03-14 18:01:01

《流星泪》流星泪陈瑞 忠犬攻 流星泪腹黑攻 连载中

《流星泪》

来源: 作者:紫藤花的眼泪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上官玲,月光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流星泪》的小说,是作者紫藤花的眼泪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就在这时,一个动听的声音飘进众人的耳朵。...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就在这时,一个动听的声音飘进众人的耳朵。

“对不起,我来晚了。”

众人循着目光看去,只见一个俏影出现在众人的视线内,来人身穿浅紫色的裙衣,一条紫色的长带束扎着墨黑色的长发,瓜子脸,可爱的眼睛闪动着精光,长长地柳眉间充斥着淡淡的清冷,含着贝齿的微笑的面容给人一种如沐浴Chun风的感觉,说不出的清爽怡人。

三娘心里吃了一惊:“小玲?”

不错,来者正是三娘上官飞燕的同父异母的妹妹上官玲!只见上官玲大大方方的在无双的下面坐了下来,噙着戏谑的微笑颇有意味的看了看三娘一眼便闭上了眼睛,也入定去了。

在座的人无不暗叹,想不到堂堂的鬼帝竟然只派了个代表过来打发老大,不是一般的厉害,这魄力,就是邪帝也佩服之至。

又等了一刻钟,不见来人了,邪帝微微一笑:“看来他们是不打算来了。”

“师兄,不如我们打赌如何?”

剑圣缓缓地睁开双眼,看了邪帝几秒钟,平静的声音响起:“怎么个赌法?”

邪帝邪邪的一笑道:“赌,当然要赌大的,这样才有意思,不如,我们就赌石头剪刀布吧。”

余下之人听到均是面容布满黑线,想不到堂堂的邪帝竟然和剑圣赌石头剪刀布,真是令人狂汗!

“赌什么?”

“那就赌谁输了就闻对方一个屁好了!”邪帝轻松之极的说了出来,仿佛他赢定了似地。

剑圣的面容终于有些波动,旋即又恢复平静:“好,我跟你赌!”

余下之人听到邪帝说出这话后,冷汗直冒,这要是传出去的话,绝对是当今天下最好笑的笑话。而众人也是期待的看着邪帝和剑圣,想要知道谁闻谁放的屁。

剑圣和邪帝相望一眼,旋即身影消失在座位上,众人愕然,也对,在自己的手下面前的确不好做这些事情。

无影寒光凛凛的看向酒鬼,轻快的声音响起:“久闻酒鬼的名号,不如我们也打一睹如何,就赌猜拳,输了可要吃苍蝇……”

酒鬼睁开迷糊的双眼,看了看无影一眼,内心惊奇:什么?猜拳?不知道我是酒鬼吗?跟我玩猜拳,你就等着吃苍蝇吧。

“好啊,咱赌大点,谁输了吃一百只苍蝇,你敢不敢玩?”酒鬼玩味的道。

“好!裘兄果然有魄力!”无影对着酒鬼抱一拳中肯着道。

旋即两人消失在众人的眼前,不知道到哪里去抓苍蝇了。

还不带毒娘子开口,三娘就急忙道:“久闻毒娘子大名,不知我们赌一赌如何?”

毒娘子妩媚一笑:“既然飞燕姑娘说了,那小女子敢不从命?”

三娘身体轻轻一颤,有些受不了媚娘的媚惑,从耳朵上取下一双耳环道:“那我们就赌猜谜好了,猜中这双耳环在哪个手中就算你赢了。”

毒娘子轻轻一笑:“好,不过,赌注就是输了穿着内衣在大殿众人面前走上一圈,如何?”

三娘内心暗叹着:干脆不穿走上一遭更好!只是这话她才不会说出来,旋即是满口的答应,随即两人出了大殿来到一个角落里在那里猜谜去了。

墨小梅等几个男人相视一眼,均是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期待的目光,对他们来说,不管谁赢谁输,都可以看到美人穿着内衣游街啊,的确是难得的一道风景。

追风正要开口,墨小梅急忙道:“追风兄有君子之称,不要辱没了你的名头,那传出去可就不好玩了……”

追风淡淡一笑:“墨兄客气,在下不会跟雪蝶仙子赌那些有违背道义的赌注。”

旋即目光看向慕雪蝶,微微一笑:“久闻雪蝶仙子琴技贯古绝伦,在下不才,对琴技略懂一二,想讨教仙子一番,不知仙子意下如何?”

慕雪蝶嫣然一笑:“风君子愿意,小女子自当从命,那赌注就赌琴谱如何?”

追风笑着点了点头,旋即出了大殿,慕雪蝶对着墨小梅微微一笑,旋即跟了上去,比试琴技,当然要在大殿的房顶上最合适不过了。

到这时,墨小梅才松了一口气,看着对面的杀手——狐猫,狡黠的道:“久闻杀手狐狸,哦,不,是狐猫的大名,不如我们就赌暗器如何?输者把就当一回把子,让赢着好好地玩一玩,不知狐猫阁下敢不敢玩呢?”

狐猫嗜血的眸子一闪,深冷的声音响起:“久闻索魂郎君飞刀天下无双,今天我倒是想见识见识。”

说完,两人径直向大殿外走去。

剩下的雷虎和无双不用说就比力气了,谁也不知道他们以什么为赌注,几个功夫,大殿内就剩下上官玲一个人了,上官玲左看看右看看,无奈的哀叹一声:“怎么没人和我打赌呢?”

就在这时,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人呢?怎么就剩你一个了?该死的,上官飞燕,我要把你的女主角名头给挂了!”

上官玲诺诺的回到道:“那个老大,他们都去打赌了,一会儿就回来了,要不您先等一会儿?”

威严的声音再次响起:“算了,马上就要开工了,这时候懒得理他们,敢不给我面子,我要扣他们的出场费,哼!这样才解气!对了,你是例外,给你增加出场费!”

上官玲虚汗直冒,内心暗叹:还好,没人和我打赌,不然就惨了。

就在这时,一个狂笑的声音回荡在上官玲的耳边:“咦!墨玉仙子!我们也打一睹如何?”

上官玲有些畏惧的看着从大殿走进来的一人,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梦魇魔君!恨得上官玲牙痒痒,什么时候不来偏偏这时候来,完了,对上他,我的出场费啊……

紧接着她就听到一句话:“上官玲!我也要扣除你的出场费!”

风轻轻的抚平着白日的燥热,明亮的月光倾洒着丝丝清凉,给这燥热的大地添了一抹清爽。月光下一个快速穿越在神农架的身影,打破了这夜本应有的宁静,只见她几个闪烁就消失在视线的尽头,茂密的深林中显得格外的安静,注定着这一夜的不平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