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奴家有儿》太子有疾奴家有药评论 耽美 奴家有儿同志

更新时间:2021-04-02 00:03:58

《奴家有儿》太子有疾奴家有药评论 耽美 奴家有儿同志 连载中

《奴家有儿》

来源: 作者:西西寻梦人 分类:现代言情 主角:穆启云,霍珉宇

独家完整版小说《奴家有儿》是西西寻梦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穆启云,霍珉宇,书中主要讲述了: 铁山堡并不是在某易守难攻的山上,也不是人迹罕至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铁山堡并不是在某易守难攻的山上,也不是人迹罕至的大川湖泊,它端端正正的矗立在汉城里,高大的围墙,朱红色的大门,门口的石狮子跟穆府几乎没有两样,唯一不同的是,它的正门高高的挂着一个牌匾,苍劲有力的“铁山堡”三个大字,显出不一般的沉稳和霸气来。

门口停着一架马车,光是看那四匹毛发黑的发亮的马匹就知道,车里一定是个很有身份地位的人。马车车身由紫檀木制成,覆盖着京城里才有的买的上好绢丝品,门帘也是由白色的丝绸做成,秀着兰花,缀着白色的流苏。

马车前后一共跟随了二十四人,步伐整齐有力,走到铁山堡门口停住,队伍竟然丝毫不乱。

一个青衣小厮飞快的从车里钻了出来,豁然是阿成。

只见他拿出脚垫放好,这才扶着一个风度翩翩俊俏非凡,手执纸扇的一个公子哥下车来。

穆启云深吸一口气,压下心中焦急的心情,跟前来迎接的霍珉宇点头,跟着他快步进了铁山堡。

一进大门,便感觉到一股不寻常的气氛。虽然以前也很沉静,可现下的气氛甚至更甚。他的眉头不自觉的皱成一团,这是为什么?心里疑惑着,却是没有开口。

穿过大堂,步过走廊,迎面路过些许的婢女仆从,见他们走来,都放下手中的事或停住脚步低头行礼。往常穆启云都会开心的让他们离开,见着顺眼的还会打赏几个钱,可今天确实没什么心情,脚步一步也没停顿的直直往铁寒山的寝房走去。

“少爷,我先去厨房找柳妈准备点吃的。”阿成到了寝房门口,自觉的请示道。

“不用,守在外面,没我的允许,别让人靠近。”他皱眉道,推开了房门。

霍珉宇没有进去,则是一脸严肃的守在门口,国字脸上全是紧张和严肃。

“看来你气色还不错,还以为你要见阎王了呢。”见到坐在床上的人,穆启云终于舒了口气,打趣道。

“启云,你来了。”床上的人见到来人是他,原本冷酷的脸上露出一丝微笑来,“难道非得要我死了你才会来吗?”

“我听林伯说你病危,吓得我衣服也没换都跑来了,结果你好端端的在这里,这得给我好好解释解释原因,不然我可要好好收拾你。”做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穆启云随手拉过一个凳子坐在床边,“是他们又有动作了?”

沉默一会。床上的铁寒山才冷冷说道,“自从父亲去世后,二叔和三叔联合起来,想要铲除我的势力,先是在我们铁山堡的产业中捣鬼,被我识破,将他们的人清除出去,没想到他们竟然下毒……”说到这里,突然捂着心口低声哼,脸色突然变得青黑交加,吓的穆启云差点跳起来。

门外的霍珉宇听到房内响动,立即推门冲进来,给他喂了一颗药,又将他扶正坐好,运功渡气,好一会才停下。经过如此这般后,铁寒山的面色终于红润了一些。

霍珉宇见他气色好些,便又去守在门口。穆启云在心里感叹,这真是个尽责的好保镖啊。

不过,这些不是要紧的事,眼下,铁寒山的病更要紧。

“难道你都没有发现吗?”穆启云将他扶正,疑惑问道。

“应该是慢性毒药,下毒的人很有耐性,应该有七八年之久,在我父亲还健在时都这么猖狂,可见他们的胆子也真的太大了。要不是昨年意外受伤加重了毒药的药性,否则我也不可能知道。”歇一会他又接着说道,“这毒性十分奇怪,先前一点感觉都没有,后来是隔一段时间就发作一次,每次都是噬心般疼痛,原来还可以服用止疼药,现在发作时间越来越短,吃药已是不管用,每次多亏了珉宇用真气才能够将这疼痛压下去,说是病危,也是不远了。”他苦笑道,原本帅气的脸上露出憔悴和无奈来。

穆启云却是不信,准确的说是不敢相信,“你既然放出风声,就一定有办法是不是,不是在找司徒延吗?他不是神医吗?一定有办法的。”

“司徒延常年行踪漂浮不定,上次听说有人在云城见过他,可是赶去后却找不到人。”见穆启云焦急的神态,话锋一转又说到,“其实只要找到凝香丸也可以,相传司徒延曾经炼制了五粒,除了三粒用来防身,这两粒分别送给了对他有恩情的人。”

“那还不去让人找他们来……”

“其中一颗已经被人服用,而另一颗辗转送入了皇宫……”他苦笑。

穆启云忽的起身,一脸坚决说道,“我这就去京城找婉清,请王爷帮忙,你在这里等我的消息。”说罢便要离去。

铁寒山将他拉住,目光里有着感激和忧伤,出声道,“启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是,前几天传来消息,说是已经被一位娘娘服用了……生死由命,我也不在乎,只是希望你在我离去后,帮我好好打理铁山堡,不要让它落到有心人手里……”

“不要这么说,只要找到司徒延,一定还有办法的吧。”

摇摇头,他病态的脸上有着一股莫名的坚持,“启云,如果我死了,再帮我查清我父母死亡的真相,还有,还有我昨年受伤的事……”

穆启云的眼眶又些发红,忽的站起来,背对着他说道,“寒山,相信我,你不会死的,你想知道一切就自己去做,我成天很忙呢,没空,我要回去了。”说完头也不回的出了屋。

留下铁寒山摇头轻叹。

不一会,想起什么,眼神变得冷酷起来,一手狠狠的打在床沿上,一个凹手印赫然出现。

霍珉宇在穆启云出门时便已经进房来,见状立即抓住铁寒山的手道,“主人,你现在不可运气。”又道,“瞒着穆少爷好吗?”

“穆家只有这么一个男子,我不想他参合进来,更何况,他的举动不是正好印证了他们的猜测吗?”

霍珉宇没有再说话,看着眼前闪着冷酷笑意的主人,心里泛出一股莫名的酸楚来。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