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腹黑狂女:惊世幽王妃》相府嫡女腹黑郡王妃 架空小说 腹黑狂女:惊世幽王妃cp

更新时间:2019-10-15 18:08:33

《腹黑狂女:惊世幽王妃》相府嫡女腹黑郡王妃 架空小说 腹黑狂女:惊世幽王妃cp 连载中

《腹黑狂女:惊世幽王妃》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君璃 分类:架空 主角:苏沁,柳言旭

火爆新书《腹黑狂女:惊世幽王妃》是君璃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苏沁,柳言旭,书中主要讲述了: “旭哥哥,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小姐,可否介绍给媚儿认识?”媚儿虽然心中有怒气,可是她却不想在柳言旭面前破坏了她的淑女形象,皮笑肉不...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旭哥哥,不知这位姑娘是哪家小姐,可否介绍给媚儿认识?”媚儿虽然心中有怒气,可是她却不想在柳言旭面前破坏了她的淑女形象,皮笑肉不笑的冲着苏沁微微福了福身。

柳言旭见媚儿独自一人过来,不由问道:“怎么?韵儿刚刚不是和你在一起吗?怎么这会儿倒独自过来了?”

媚儿瞪了苏沁一眼,嗔道:“难道我自己不能过来吗?还是说,我打扰了你们两个的好事?”言语里满是连她自己也没察觉的酸气。

柳言旭见媚儿如此言语,心中不由怒气暗生,说话的语气也不由重了些。

“媚儿,我和这位姑娘不过在此偶遇,相见甚欢互为知己罢了,你怎可如此妄断,我则是不打紧,但若坏了这位姑娘的名声,那岂不是害了她?你说话何时变得这么轻浮了?”

“我……”媚儿本想回嘴,但想到柳言旭的脾气,只好悻悻的朝着苏沁福了福身,算是道了歉。

苏沁莞尔一笑,丝毫不理会媚儿,转身对柳言旭说道:“今日之事倒是小女子失礼了,惹的这位姑娘心有不快,还望公子见谅。”

柳言旭抱歉的说道:“刚刚之事是媚儿不对在先,还望姑娘不要介怀才是。”

苏沁嘴角扬起一抹姣好的弧度,走上前拉着媚儿的手,笑道:“怎么会呢?媚儿姐姐如此貌美,似天仙下凡一般,想必定不会与妹妹一般计较。”

媚儿见被苏沁抓住双手,心底虽然厌恶至极,但碍着柳言旭的面子,也只好笑着拍了拍苏沁的手,道:“刚才是姐姐失言了,妹妹可别往心里去才好。”

苏沁左手尾指轻点,微不可见的白色粉末飘落在媚儿手上,“姐姐直言快语,Xing子甚是豪爽,妹妹羡慕都来不及呢?又怎会往心里去呢?”

“公子,芙蓉楼那边人流攒动,小女子先行一步,就不打扰二位了。”说着,苏沁也不待柳言旭挽留,径自撇过二人向着芙蓉楼的方向走去。

“我去找上官他们,你去找韵儿和她一同过去吧。”说着,柳言旭便把媚儿独自留在那儿,迈开步子向临江轩走去。

媚儿懊恼的揪着手里的帕子,望着苏沁的背影,一抹狠辣一闪而过,复又恢复那副温婉和煦的笑容。

芙蓉楼顶楼的雅间内,冷梓潇白衣飘飘坐在窗前,手边放着竹笛,自斟自饮,好不惬意。

“你刚刚在耿媚儿身上下了什么?”

苏沁坐在他身边,拿过他手中的茶杯径自喝了起来,微微隆起的眉头显出她身心的疲惫。

“不过是一些用幻莲提炼出的药物,能轻易引起她内心深处一切的欲望罢了。”苏沁懒懒的靠着窗檐,脸上一阵疲惫之色,这咬文嚼字动不动就行礼的规矩可真不是她能轻易做得来的。

见苏沁如此轻描淡写,冷梓潇不由咧了咧嘴角,那幻莲的禁制就连他都逃不过,更何况是耿媚儿了。

“你倒真不怕为自己找麻烦,耿媚儿为人绝对不像她表面看起来那般温婉。”

苏沁时不时的瞄着摆在楼中的那些奇异花草,懒懒道:“这我知道,但她作为耿毅唯一的女儿,入宫是她注定的命运,反正早晚也要对上,倒不如我先发制人来的好。”

“原本以为噬月阁只是个训练杀手的地方,没想到你竟然还懂得谋略之术,倒是我小看你了。”柳言旭食指轻叩着桌沿,他现在觉得当初的交易好似变得更有价值了。

苏沁脸色微微一变,复又恢复那般懒散,调侃道:“我看你是把我想的更加有利用价值才是,你要是真的会小看人,恐怕你这左相的位置早就不保了。”

冷梓潇邪魅的笑了笑,没有言语。

正在此时,苏沁察觉到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笼罩着整座芙蓉楼,内心不由一顿,他终究是来了。

“皇上来了,你不要下去吗?”

苏沁微微摇了摇头,“现在还不是时候,等时机到了,我自然会出现。”

冷梓潇也不勉强,径自出了房间上了行船向历皇所在的行船驶去。

行船之上,历皇一身玄青色锦衣,腰间系有黑色莽形花纹锦带,衣摆处用暗金色搭配银色丝线绣有鹰翔于空的图案,花纹栩栩如生,走起路来仿若冲天而飞。

青色的发丝用纯白玉冠高高的束起披在身后,剑眉星目,五官英俊,宛若雕刻一般,棱角分明,目光深邃,不自觉的给人一种骇人的压迫感。

“人人都说皇上今日会莅临芙蓉楼,却不想行船自此,到真是让那些渴望一睹天颜之人白白费了心思。”冷梓潇笑着走到历皇身边,拱了拱手权作行礼。

历皇拍着冷梓潇的肩膀大笑道:“哈哈,这普天之下敢如此说朕的不是的便也只有你了。”

“臣下只不过是实话实说罢了,若有触犯天子威仪之处,还望皇上不要介怀。”冷梓潇一副温润有礼的模样,任谁也不会想到这样一个柔弱书生竟是当朝无出其右的宠臣。

“父皇怎么会介怀呢?这满朝文武上下,若连父皇都容不得梓潇哥哥说真话,那父皇才不是惠宁心中的好皇帝呢!父皇,你说我说的对不对?”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蹦蹦跳跳的搂着历皇的胳膊,模样甚是天真可爱。

“惠宁,别闹。”皇四子历秋乾对着小丫头摇了摇头,示意她不得如此无礼。

惠宁朝着历秋乾吐了吐舌头,手上却依旧搂着历皇不放手,冲着历皇撒娇道:“父皇,你说惠宁说的有没有道理?”

历皇宠溺的揉了揉惠宁的脑袋,笑着打趣儿道:“有道理,当然有道理了,凡是惠宁说的话,都有道理。”

惠宁公主是历皇唯一的一个女儿,因着对她也特别宠溺了些。

“父皇。”惠宁见历皇也来打趣儿自己,跺了跺脚躲到冷梓潇身后,却不想脚下被船上的绳索一绊,竟然摔了出去,身子直直的朝着湖面落下。

“惠宁!”冷梓潇欲伸手,却只抓了个空。

船上的侍卫正要跳船救人,却见水面砰的一声溅起一阵水花,一个黑色人影从水中飞越而出落到甲板之上,将怀中的人儿放在软椅之上。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