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书库 > 《谁与清风共》清风明月共天涯全诗 别扭受 谁与清风共大叔受

更新时间:2019-10-20 06:05:49

《谁与清风共》清风明月共天涯全诗 别扭受 谁与清风共大叔受 已完结

《谁与清风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色质丹漆 分类:玄幻言情 主角:封家,封兮阳

新书《谁与清风共》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色质丹漆,主角封家,封兮阳,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这至凶的红月天象极少出现,近万年来,只发生了三次,都与封兮阳有关。 封家人得天独厚拥有独步天下的医术,历代家主更像天之骄子一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至凶的红月天象极少出现,近万年来,只发生了三次,都与封兮阳有关。

封家人得天独厚拥有独步天下的医术,历代家主更像天之骄子一般。只是天道有常,得到总是要用失去去换去,封之家主每一代自继承灵脉以后就会引发自己的命劫,也正是因为有命劫缚束药神家族,使他们虽然卓然于世,却并不庞大,方可偏安于乱世一隅。

从初代至九代家主,每一代命劫都不相同。封家老祖宗封缊是曾经的三代家主,命劫是“残颜”,历劫后长相奇丑无比,好在封缊洒脱超然并不将羽毛看得太重,一生过得还算和顺,成为封家活得最长寿的老祖。第八代家主封栖云就没那么幸运了,他的命刧是“桃花”,封栖云活了几万年,数次入世,为情所迷,强行逆天,以药杀人,最后死于太白山中峰的“丹墀雷阵”之中。

封兮阳是封家九代家主,命刧是“血月”。他出生在血月之夜,母亲异界迦兰公主被戾气灼伤而死,他亦身现七层赤红血晕,奄奄将死,突然太山一十六峰齐声震荡,天择其为封家之主,传承药神灵脉,扶正祛邪,才保住了性命。在封兮阳六岁时,神魔大战,九界动荡,血月再次降临之际,他的灵脉被封栖云用“血祭”之法借走,为此差点丢了性命。

时隔三千多年,血月突然临空,封兮阳整个人都罩在血气浓重的层层血晕中,血晕是戾气所化,普通神魔触之即伤,浓浓的一圈儿血晕如刀割锯在他头上,他脸色惨白,痛得不能呼吸,勉强以灵力护住心脉,就失去了知觉。

-------------------------------------------------------------------------------

神界应天门外,金甲士卫环绕着一座琼台,左右由瑞兽侍立,凤凰翔于华盖之上,好一副热闹景像,天帝濛汜坐在高高的紫金宝座上,正与最宠爱小帝女青鸾品着琼浆,看仙娥们举起的一面镜子。

“青鸾,这可是父帝从三十六天借来的宝物,在瑶光宝镜中能看到九界中所有的青年才俊,只要你心中有所想,必能显示出你要的人。怎么这大半天了,你还没挑出个中意之人?”天帝转着琉璃杯,揶揄着自己宠爱的小女儿。

“父帝,人家翻看了一半天,胳膊都酸死了,哪里有什么入得了眼的青年才俊。都是些土鸡瓦狗罢了,女儿不要嫁!”青鸾撑着香腮,百无聊赖地丢着白玉棋子,那棋子一个个击入镜中,如同入水,泛起阵阵涟漪,便消失不见。

天帝无奈地摇摇头,“这些神仙逸士,在你眼中就如此不堪?你究竟想嫁个什么样的人?你到说出来听听?”

“我要的人?……,嗯,他不要像那些老神仙一样刻板,不要像魔族峥嵘锐气,要卓尔不凡,逸才破尘,我要嫁的,必是九界中一等一模样才貌……”青鸾一颗颗把玩着棋子,用心描摹着心上人的模样,瑶光宝镜一阵晃动,出现一片蔚然蓝天,白云移转,一只金麒麟兽正穿云而走。

青鸾才起双眸,见那金麒麟兽上一人仰面闲闲的躺着,容颜绝世,更带一种可言状的风流形容,让人明明看着很近,却像永远不能岂及的遥远。青鸾呆了呆,手指上的棋子答的一声掉入棋盘。天帝亦坐直了身子,疑惑的望向镜中,继而又看了看发呆的女儿,青鸾玉手一指:“父帝,我就要此人!”

东仙正急急地在云里穿行,过了神界的应天门,再向前行三千七百里就是太白山脉了。一舸在他身前,拔转云雾,劈风开路。一队金甲神将突然出现,把他们拦了下来,口口声声让他们去见驾,一舸哪有闲功夫跟他们费话,见三句两句说不清楚,便直接亮出封家令牌。

太白药神封家,飘然于九界之外,不受任何召令。领队的两个神将接了令牌,无奈的互相看看,只得垂着头回去复命。

青鸾听了神将的复命,不怒反笑,杏子眼中泛着兴奋的光,天帝有些为难道:“丫头哇,你说你挑谁不好呢,偏偏要挑封家的人,封家家训,不许与天界皇族通婚。唉,你换个人吧,只要不是封家,九界之中,任你挑选,哪怕你挑魔族的人,父帝也不管你。”

“为什么不能挑封家人呀,这人女儿要定了!”

“胡闹!”天帝面现不悦。

“我听母后说,长姐月缦当年不是也与封家家主有一段情么,还生了个儿子呢,估计怕是也有几千岁了。父帝偏心,姐姐都可以,为什么偏不准我?”青鸾倔强地还口。

天帝脸上陡现寒霜,一脚踢翻了面前的案几,转身拂袖而去。

红豆折腾了数月,没睡一个安稳觉,最后终于九死一生取了灵药,心一松,便困的不行,趴在床上呼呼大睡了几日才醒。醒后立刻带着田田和重楼去了北海,与那赢芮退了婚书,放下心口一块大石,再回到泊禹川的灵穴中补眠,睡梦中她的小身子隐隐泛着红光,经过这段时间的历炼,她的修为又进了一层,身体也长大了一点点。她却不知她呼呼大睡努力长身体的这些日子,有一个人,在遥遥千里之外,日夜惦念着她。

“太白群山十六峰,药神飘渺居其中,青炉金丹玄冥火,自在逍遥有不同。”这段话讲的就是闻名九界的药神之家封家,以及他们居住之地太白山。太白山位于神界以西,梵界之东的荒泽之中,药神世家封家世代传承繁衍与此,远离九界喧嚣,只专研医术,制药救人。是以九界之中无人敢得罪封家,任由它遗世独立于九界之外。

太白主峰是封家族人聚集之地,族中之人大多居住于此。其余十五峰或藏书,或种植草药功用各有不同。

第五峰连璧峰挺拔秀丽,山中灵穴洞府混然天成,封兮阳回山之后便在此闭关修养,血月之劫虽然凶险,但有医神灵脉护体,却也伤不到他。半月后出关,已看不出任何伤病形容。

他也曾一夜飞渡到妖界雪顶寒峰下,玉箫响起,无人应答,伊人香踪远遥,已经无从觅及。摆弄着那个她送的木球,封兮阳嘴角露出笑容,漫漫仙途,余生终于可以有所期许。

他并不急于和她相见,来日方长。老祖寿辰马上到了,封家老祖封韫是封家的第三代家主,刚历完小劫,合十二万九千六百岁,世元混一,合该普天同贺。虽然近几千年来封家十分低调,可是在三代老祖这个大喜日子,九界中一定有不少朋友前来,他这个当代家主自然要留在山上。

老祖寿辰过后不久便是他正式继承家主的仪式,因为封家以往每代家主都是在成年封家子弟中,由上天所选,只有他是在一出生被选成家主,虽然这些年来家中上上下下都家主家主的叫他,传位仪式却还没有正式举行。

连璧峰山腰的一带屋舍,是封兮阳时读书休闲之地,此时屋内灯影摇曳,他单手撑头,斜坐在罗汉床上,面前案上求鱼儿正摇摇摆摆地跳着舞,唱着欢快的童谣小调,那声音婉转玲俐分明就是那小家伙的。几天下来,求鱼儿已经把所有会的故事、笑话、童谣翻来翻去表演了不下百遍,他依然百听不厌,玩的津津有味。

六月仲夏,泊禹山草庐前芙蓉开得灿如烟霞,接天的碧叶洋洋洒洒铺满了河湾,“田田,今晩吃藕吧!”红豆在温凉的河水里凫了半日水,在河湾里挖了两节白白胖胖的莲藕,两手举着藕从河里踩水上来,嚷着从高高荷叶中探出身来,果见岸上田田阴得老黑的脸,哈哈大笑地把手里莲藕向她抛过去,田田怕摔坏了不敢躲,只能伸手接了,等那两节藕抢入手她才发现上当了,又滑又腥,乱拍乱跳,竟是两条一尺余长的大个鲤鱼。

田田舒了一口气,向红豆扮个鬼脸,转身向草庐走去。红豆笑吟吟地背手跟在后面,踩她走过的脚印,“两条鱼一条糖醋一条红烧哈,上次你做的溜鱼段也挺好吃的……”她正在后面念叨着,冷不防斜刺里有人向她躬身道:“川主真是好兴致!”

红豆听声音猛一机灵,怯怯抬眼一看,不是相丞重楼还是哪个,身为一川之主,贪吃本川水族,若是被川中一众顽固长老知道,会不会拖她回去施以极刑呀?她想到这层,脑袋上马上冒了一排冷汗,呐呐地退了两步,心里盘算着此事如何了局!

一身青水色衫子的重楼丰神俊朗依旧,笑容一如往常地恭敬和蔼,是一位称职的好管家,对红豆如父如兄,照顾得无微不至,可是红豆总感觉既他彬彬有理眼神中跳动着不羁与桀骜的火苗。重楼见红豆一脸紧张盯着自己,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子,从衣袖中摸出一个帖子递了过去:“六月二十六日是太白封家三代老家主世元混一寿诞之期,重楼已精心备了礼物,来问一问川主何时动身?”

《谁与清风共》 免费阅读章节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