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首页 > 资讯 > 《如梦戏》如梦相随全文阅读 【第二十四章】 如梦戏虐文

《如梦戏》如梦相随全文阅读 【第二十四章】 如梦戏虐文

发布时间:2019-09-21 18:11:0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一叶香扇 状态: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如梦戏》的小说,是作者一叶香扇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不过心思活动的也不止一位,天凉了,谢珺妤就不爱出门,没料着谢府的人却找上门来。 半夜里,角门上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儿,守门的小厮赶

如梦戏

推荐指数:10分

《如梦戏》在线阅读

《如梦戏》 免费试读


不过心思活动的也不止一位,天凉了,谢珺妤就不爱出门,没料着谢府的人却找上门来。

半夜里,角门上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儿,守门的小厮赶紧点了灯笼出来查看,心里嘀咕着,莫不是出了什么大事,否则谁敢晚上来敲谨王府的门?

一边询问道:“来了、来了——谁呀?大半夜不睡觉,这时候上门。”

小厮没敢开锁,提高了灯笼从门缝里往外瞧,就见着两个腰粗体壮的婆子和一个收拾得稍微体面些的妇人。

那妇人上前一步,带着笑道:“这位小哥,咱们是一等将军谢知端府上的,听闻我家大姑娘暂住在谨王府,家里老爷父母心里挂念,特遣了奴婢几人上门送点东西。”

门房瞧了瞧三人,谁家送东西会挑这样的时间,但他一个看门的,也轮不到他发问,于是利索的请了人去谢珺妤住的院子里报信。

此时谢珺妤已经睡下了,得到消息的是琼砂,院子里丫鬟多,但能凑到姑娘面前的却只有她和小环,而且她也知道府上这么安排是有原因的,因此守夜的事情多半都落在她身上,今夜也是如此,她听着门口有人小声的唤她,赶忙起身披了件披风就出来了。

神情不见半点疲倦:“出什么事了?”

“外头有人上门探望姑娘,说是谢府派来的下人,给谢姑娘送东西。”

琼砂皱了皱眉,她倒是知道谢府这样的门第,怕是将帖子送上门,也被筛完丢开了,压根没往上送,这谢家选这个时候上门,怕是以为谨王府故意为难,挑这样的时间,门房多半是来不及跟府上的主子说的,又点名了是来找谢姑娘,多半是怕被人阻挠了。

琼砂瞧了眼屋内,压低了声音:“糊涂!这时候上门的能安什么好心,不将人打发了,还留着作甚?”

传话的小厮露出几分诚惶诚恐的模样,点头道:“是小的没睡醒,这脑子也不好使了,这就关门闭户,绝不放人进来。”

小厮回身走了两步,想想又调头回来问道:“琼砂姐姐,若那几个人不肯走,非要大吵大闹可怎么办?可不敢惊动了小王爷。”

琼砂一时犯难,就听到帘子后谢珺妤道:“让她们进来。”

 

刘妈妈略有些忐忑的进了屋,见谢珺妤披着暗纹绣花的褂子,有些慵懒的斜靠着,当即陪着笑脸道:“姑娘好些日子没见,越发出落得好了。”

瞧着娇美动人的样子,刘妈妈暗中咂舌,竟是有些记不起来在谢府时,这位姑娘是何模样,若说以前与二姑娘还不相伯仲,如今却是力压一头,也不知是怎么长成这样的。

谢珺妤淡淡一笑,饮了一口温水,将杯子递还给琼砂:“妈妈今日上门非要见我,怕不是为了寒暄而来的吧?”

刘妈妈面不改色道:“大姑娘这些日子没回去,老爷夫人可一直惦念着您。”半句不提去庄子上的事:“只是知道贵人有事托姑娘办,这才不敢随意来打扰,不过您也是知道的,王家前些日子下了聘,夫人舍不得二姑娘太早出阁,本想多留两年,可架不住王家想求娶的心思,隔三差五的遣了人来说和,磨了好些日子,老爷夫人没办法,这才松了口。”

她瞧了谢珺妤一眼,见她脸上毫无异色,心里松了口气,笑道:“家里如今正在筹备婚事,日子也定下来了,虽说您在王府上有事做,可是既然同在京城里,哪有不回家的道理……”她试探着道:“若您得闲,明日奴婢就将请帖给送到府上来?”这是怕帖子送不进来。

谢珺妤低垂着眼眸,若真心请她回去,哪里需要什么请帖,怕这帖子请的另有其人,只是她做不了别人的主,也不想为了谢家去求人,淡淡道:“若愿意送,就送来吧。”能不能请的动,又是另一回事了。

刘妈妈闻言笑得更开怀,温声道:“我就说大姑娘心里还是惦念着家里的,到时候老奴让遣了马车来接您。”

见谢珺妤没有迁怒的意思,刘妈妈却觉得大姑娘果然如夫人所说,是飞出去的鸟儿,如今变成什么样子,都不再受人控制,想起往日的恩怨,她态度越发恭敬,将备好的单子放到茶几上:“虽说姑娘在王府这样的富贵之地,怕是什么也不缺,但这些小玩意是夫人的心意,都是得用的东西。”

琼砂见谢珺妤没有拒绝,这才将单子收下。

之前她被派来伺候谢姑娘,心里虽不抗拒,但也并不十分用心,然而时日久了自然就知道,谢姑娘的身份也有些特殊,便不自觉的换了态度,之前的事情她并不知晓,但寒生公子所为却是她亲眼看见的,谢家的事情稍微打听就能知道个七七八八。

她如今是姑娘身边的丫鬟,万事自然以主子的喜恶为主,见姑娘对谢家的态度不温不火,但也并非恼怒怨恨,她也就是收起了原先排斥的姿态,不温不火的对待刘妈妈等人。

见单子被收下,刘妈妈也不纠缠,带着两个婆子起身辞行。

琼砂将单子放到谢珺妤面前,看得出来准备的人花了心思,谨王府没有女主子,谢珺妤住在王府上难免有些时候会有疏漏,如今这些东西算是补全了一些贴身之物。

只是……谢珺妤垂了垂眼帘,谢珺瑶还未到应该成婚的年纪,王家这般急于求娶,倒是有些奇怪了。

 

刘妈妈带着喜讯回了谢家,此时万籁俱寂,只有谢夫人院子里的灯笼还点着。

谢夫人早早的就将下人打发走了,只留下两个守夜的小丫鬟坐在外间的墩子上,时不时说着悄悄话,打发不断冒出来的睡意。

如今谢老爷已不大回来这边休息了,自从王家的事情闹出来之后,谢老爷终究还是觉得有些对不起长女,心中有气,对着谢夫人颇有几分看不顺眼的意思,谢夫人原本还想着温柔小意的将人哄回来,结果转身,谢老爷就让管事买了两个年轻貌美的丫鬟回来,放在书房里红袖添香。

谢夫人也是看出来了,这哪里是恼了自己,不过是把她当做出气的借口,好显得他谢知端不是那么没良心罢了。

如今谢珺瑶出嫁的事情已经让她忙得焦头烂额,自然也无暇顾及谢老爷新收的两个狐媚子。

见刘妈妈满脸笑容的进来,谢夫人提着的心顿时放下了,缓缓舒了口气,她拍着刘妈***手:“委屈你了。”

刘妈妈亦是一副感动的神色:“夫人说哪里的话,老奴这张脸算什么,纵然被扒下来踩烂了,也是物尽其用,若没有夫人,谁认得老奴是谁?”

谢夫人道:“我知道你的忠心。”她撑着手坐下来:“只要能让谨王府的人出面,那无论其他人私下怎么嚼舌根,往后瑶儿进了王家,都不会受委屈。”

一想到下聘时,红绳竟然齐齐断裂的事情,谢夫人就一阵头疼。

她自然不相信这是个意外,但查来查去都没找出结果,心里便有些发虚,怕是看不得谢王两家联姻的人在背后使坏。

至于谢珺妤——她若有这般的能耐,当日就不会乖乖听话去了庄子上。

刘妈妈跪在谢夫人脚边,伸手替她轻捶腿:“只是……夫人,大姑娘当真能将人请过来?”

谢夫人半眯着眼,缓缓道:“今日你去谨王府可还顺利?”

刘妈妈道:“很是顺利,那门房原本不想放咱们进去,后来知道是找大姑娘的,不过通传了一声就让奴婢等人进去了。”

她说完也觉得有些不对,细想片刻,谨王府的规矩定然是极为严格的,却能因为大姑娘破例……她记得,那小厮当时说的是,通报给谢姑娘?

刘妈妈睁大眼睛,这么说来,大姑娘在谨王府不仅有脸面,定是还颇为被看重。

谢夫人道:“别说是王府那样的门第,就是咱们家里,若半夜找上门来,哪有随随便便就放进门的道理?”

刘妈妈点头应道:“夫人说的极是。”若非谢家的帖子三番两次的递进去却没个音讯,也不会初次下册,到底是失礼了些,若让人看到,说不得还以为他们谢家嫌弃谨王府照顾不好姑娘,又惧怕权贵,这才偷偷摸摸半夜上门探望。

只是想明白了,心中的不安却更甚,她犹豫道:“也不知大姑娘被小王爷如此看重,是好是坏……”

谢夫人明白她的未尽之意,当日王家三郎的事情,是她们母女做得不地道,夺人姻缘,不过若是将来谢珺妤正的有机会攀高枝,谁还在在乎王家三郎是谁呢?何况有谢知端这个父亲在,谢珺妤做事总是要顾虑几分的。

她轻笑一声:“怕是老爷也以为小王爷看上了妤姐儿,只是你想想,若真是上了心,怎么会让一个女儿家无名无分的住在王府上?”

那日传话之人,将事情说与他们听,虽然觉得大姑娘认识药材有些奇怪,不过提到什么古方秘药,她记得以前谢珺妤也喜欢看书,许是性子沉浸,几岁时就已经能在书房里安静的坐上许久。

因此瑶儿还在识字的时候,妤儿已经开始读《幼学琼林》,谢知端也因这个缘故,更偏爱着长女一些。

于是谢夫人不动声色的让伺候谢珺妤的下人,在她房间里摆放许多杂书,免得她太出彩,将瑶儿衬托得越发不好。

如今想来,一饮一啄皆有定数,兴许谢珺妤便是从中读到过什么旁人不知道的东西。

 

第二日一早,谢府就将帖子送上门,这次门房没有筛选,直接送到了谢珺妤手中,而谢珺妤拿到帖子就放到一旁,简单的收拾了一番,去了晋玄的书房。

如梦戏

作者:一叶香扇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如梦戏》的小说,是作者一叶香扇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不过心思活动的也不止一位,天凉了,谢珺妤就不爱出门,没料着谢府的人却找上门来。 半夜里,角门上传来一阵阵的敲门声儿,守门的小厮赶

小说详情